耳边传来热水器的警报声把她从思索中拉了回去。盛羽欢随手拿过一旁的浴袍裹在身上。全部关闭了热水器,擦干净头发,回了房间。当她靠坐在床边的时候,她才行为意识到自己又一次下意盛羽欢顺手拿过一旁的浴袍裹在身上。。...

耳边传来热水器的警报声把她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盛羽欢顺手拿过一旁的浴袍裹在身上。

关闭了热水器,擦干头发,回到了房间。

当她靠坐在床边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下意识的走到了小爱的房间中。

纤细的手指下意识的抚摸着身旁的玩偶,环顾着房间的每个角落,盛羽欢感觉自己心如刀绞,身子缓缓下沉,蜷缩在那张小床上。

盛羽欢紧紧的抱着巨型玩偶,静静的躺在那里。

睡梦中的那副景象倏地袭来,撞击着盛羽欢的大脑,放肆的把所有的痛苦全都逐层放大,加深,它们就像是一把把刀子,狠狠的割裂着盛羽欢。

身边巨型玩偶湿润了起来,盛羽欢完全没有察觉,她就那样躺在那里好久好久。

忽然,她起身向客厅走去。

在客厅的一个角落放着被小爱藏起来的酒。

小爱以前总是怕盛羽欢喝酒对她身体不好,小爱不喜欢,就把东西全都藏了起来。

可是家里就这么大,盛羽欢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些东西藏在了哪儿,只是默许了小爱的关心。

一口又一口自虐式的灌下。

盛羽欢的酒量本就不好,一瓶威士忌就足够让她酩酊大醉。

双眼渐渐模糊,靠在沙发上的身子渐渐失去了重心倒在了地毯上,盛羽欢就那么抱着酒瓶,蜷缩在地板上,泪眼婆娑的看着对面那张巨幅的小爱的照片。

“小爱,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啊,就这样抛下妈妈,你知道么,妈妈什么都没有了,小爱,你,你原本是妈妈活在这个,这个世界上的希望啊,可是连你也离我而去了……”

盛羽欢对着小爱的照片,口齿不清的诉说着心中的苦闷。

“离我而去了,都离我而去了啊……”

宿醉一夜,当阳光打在那明眸皓齿的时候,盛羽欢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酒醉带来的剧烈头痛,让她锁紧了眉头。

茫然的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盛羽欢才艰难起身。

一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

盛羽欢赶紧洗漱,换了身衣服,匆忙的向公司赶去,赶到公司楼下,正好碰到电梯刚刚准备关门,急忙挤了进去,盛羽欢深呼出一口气。

“这一大早的,哪来的这么大酒味啊。”

“也不知道是来干嘛了,这么大的味道自己不知道处理一下么,真是讨厌。”

“人家有公司的老总冲着,和你们能一样吗!”

盛羽欢身后的几个人议论纷纷,她缓缓转过头,瞪了眼那几个缩在一起七嘴八舌的人。

盛羽欢还没等走进办公室门口,心蓝就通知她陆少磊要她去办公室,挑了挑眉,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心蓝,你有口香糖吗?”

当盛羽欢嚼着口香糖出现在陆少磊的面前时。

陆少磊愣了愣,这副模样的盛羽欢竟然生出些痞相,看起来让人不免感到好笑。

“找我什么事?”

在陆少磊的示意下,盛羽欢坐到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当她坐定,陆少磊的表情出现丝细微的变化。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228)

我要评论
  • 始渐渐&…”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 警报声&下小爱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 ,小爱&的眼睛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 都不管&所谓!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爷要连&人!自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瞬间瘫&地上,

    盛羽欢瞬间瘫坐在了地上,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万念俱灰。

  • 从病床&!

    突然,那份印着他们婚纱照的报纸从病床上掉了下来,散落了一地,此刻再看这照片,沈辞聿和江清柔脸上的笑那么的讽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