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会在这里?”盛羽欢惊诧的问着。“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为什么不能够在?”沈辞聿身穿轻松休闲装,上下上下打量着盛羽欢,一双黑瞳看起来悠远深遂,“怕你和陆少磊之间的事情被我“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为什么不能在?”沈辞聿身着休闲装,上下打量着盛羽欢,一双黑瞳显得悠远深邃,“怕你和陆少磊之间的事情被我揭穿?”。...

“你怎么会在这里?”盛羽欢诧异的问道。

“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为什么不能在?”沈辞聿身着休闲装,上下打量着盛羽欢,一双黑瞳显得悠远深邃,“怕你和陆少磊之间的事情被我揭穿?”

陆少磊挡在了盛羽欢的身前,“我们之间只是同事关系,没有什么怕揭穿的!反倒是你鬼鬼祟祟的跟在后面是想图谋不轨吧?”

沈辞聿瞪着猩红的眸子,双手紧握成拳,“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盛羽欢看到情况不对,立刻拉开了陆少磊,“这是我和沈辞聿之间的私事,你先回避……”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陆少磊清楚盛羽欢在想什么,或许她要和沈辞聿做一个了断,“如果有麻烦的话随时打我电话。”

“恩。”盛羽欢点了点头。

陆少磊回到了车上,这才想起来刚才要给盛羽欢的眼药水还在手里,看来今天不是时候,改天再送给她。

“沈辞聿,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我们孤男寡女的见面恐怕不好吧,让你的未婚妻知道那可就有趣多了。”说完,盛羽欢便转身离开了。

见盛羽欢准备离开,沈辞聿跨步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纤细的手臂,将人拉到身旁。

“我不管你在做什么,你必须立刻停下来。”

话音刚落,盛羽欢直接把沈辞聿的手甩开。

她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保持着安全距离,双眼平静的看着对方,“我做了什么?”

突如其来的警告让盛羽欢更不痛快。

“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清楚?”

沈辞聿冷哼了一声,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在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都是假装给他看的。

皱了皱眉,盛羽欢不想再纠缠。

这个男人今天就是来无理取闹的,莫名其妙的来这儿说些不明所以的话,她完全听不懂。

见对方没有反应,沈辞聿沉吟了片刻,“你以后不要再针对江清柔,对你没什么好处。”

虽然他很不想说出这几个字,但还是勉强的从口中挤出。

听到这句话后,盛羽欢更是糊涂了。

她什么时候和那个贱人有瓜葛了,难不成是哪天的晚宴?想到这儿,盛羽欢冷笑了起来。

“你这是来给你未婚妻出头了,沈辞聿,我和你在一起那么久,还真没看出你有一个做好丈夫的潜质。”

每一次荣子华和沈辞聿说什么,他常常会深信不疑,并且前来质问自己,对于沈辞聿的这一点,盛羽欢感到既厌恶又无奈。

皱了皱眉,沈辞聿的眸子阴沉了几分。

“我这不是为了她,你抢了她的供货商,那就是对阻碍了沈家的生意,这件事我必须要解决。”

对于江清柔沈辞聿并不是那么在乎。

“供货商?”

听到这几个字盛羽欢大概猜出一些端倪。

一定是江清柔又和沈辞聿扯了什么慌到自己身上,这女人还真是蠢得可以,用这种事做手笔。

见盛羽欢的反应,沈辞聿的眼中掠过片刻迟疑。

其实他也并不是完全相信江清柔的话,只是听到这件事和盛羽欢有关,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怎么?你是想说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沈辞聿低声询问。

盛羽欢紧了紧衣服,上下打量了一番沈辞聿,她愈发的觉得,这个男人绝对没有看起来精明。

“是不是江清柔说什么你都信啊?”盛羽欢讽刺的说道。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371)

我要评论
  • &泪,缓

    她俯身拿起报纸,站在原地深呼几口气压制住自己的眼泪,缓了好一阵,然后才笑着推开小爱的病房门。

  • &找设计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设计《辰星》的人吗?我,就是。”

  • 好帅噢&……我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 么老天&身边带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的家庭&望,只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 失望的&!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小爱&……爸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