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她的供货商!这样的鬼话你也信,你把心放进肚子里吧,她用过的东西我都没兴趣,嫌脏。”说着,盛羽欢被人嫌弃的斜睨了眼沈辞聿。她的眼神被沈辞聿完美的的捕抓到。他一瞬间明白了她的眼神被沈辞聿完美的捕捉到。。...

“抢她的供货商!这样的鬼话你也信,你把心放进肚子里吧,她用过的东西我都没兴趣,嫌脏。”说完,盛羽欢嫌弃的斜睨了眼沈辞聿。

她的眼神被沈辞聿完美的捕捉到。

他瞬间明白过来盛羽欢这不仅仅是在说供货商的事情,不满的情愫瞬间涌上心头。

他沈大少爷长这么还没被人嫌弃过,这个女人她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自己。

“我说过我和她没发生过关系。”

话一出口,沈辞聿就有些后悔,这话听起来就是在解释什么,可是他并没有这个打算,也不在乎她会不会多想。

“沈大少爷不需要解释什么,我不感兴趣,既然你已经得到了答案,那可以走了吧。”

盛羽欢此时只想要快点回到家里,她不愿这个男人在自己家楼下多待一秒钟。

盛羽欢说完转身准备离开,却又一次被对方拦住了去路。

沈辞聿不知道什么自己看着她那种不耐烦的神情会感到不舒服。

四目对视。

盛羽欢的眼神中尽是不耐烦和疲惫,当她对上沈辞聿那双深不可测的双眸时,心中竟然还是激起了丝波澜。

“盛羽欢,我警告你,离陆少磊远一点!”

直到现在他才说出了实话。

“我有我的生活,凭什么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凭借沈家少爷的身份就要管我吗?”

“我就是管着你怎么了?”

这段话一出,盛羽欢感到十分可笑。

明明是沈辞聿几次三番的出现在她的眼前,明明是沈辞聿那天故意来找她,把她带进的房间。

这一次也是沈辞聿自己出现在她家楼下。

怎么都在沈辞聿的眼中,这一切都变成了她的主动,以前她还真没发现,这男人的幻想能力这么好。

“沈大少爷,你是不是搞错了。”盛羽欢无奈的说道,“这几次的见面全都是你自己跑到我的面前,我避之不及好吗,从今以后只要你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相信我们就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际。”

沈辞聿的眉头蹙了蹙,心中泛起了一番苦涩。

“哦,对了,还有你的未婚妻,我也请你们俩不要再缠着我了。”

说完,盛羽欢躲过沈辞聿,打开房门,径直向楼上走去。

留下一脸愠怒的沈辞聿自己站在楼下。

沈辞聿完全没想到曾经那个不善言辞的女人,如今变成了这样一副伶牙俐齿的模样,被她一阵冷嘲热讽感到愤怒之余又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有趣。

匆忙上楼的盛羽欢回到家中,便直接把房门紧锁。

她完全没想到沈辞聿会出现在这里,此时的她心跳加快,完全没有了刚刚的盛气凌人。

依靠着房门,肩膀上的背包缓缓滑落,盛羽欢瘦弱的身躯也随着背包一起落到了地面,紧紧靠着门板,深呼吸着。

如果说盛羽欢对这个男人全然没有感情,也不是那么的准确。

只不过那份感情,在小爱的离开后,全部被转换为了恨。

尽管小爱的死和沈辞聿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他的母亲荣子华却不能说全然无关。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277)

我要评论
  • 吗?我&。”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设计《辰星》的人吗?我,就是。”

  • 找爸爸&。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 &眼皮开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 风光光&的嫁给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气明显

    “你?”陆少磊的语气明显不太相信,“《辰星》的设计者一直都很神秘,想要冒充她的人也很多,你如何证明你就是这个设计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