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子华不明白在哪儿据说借助磁场但是使胎儿会出现极其,更有甚者胎死腹中,她便就加紧准备好。故意地笑面迎合市场盛羽欢,接着带着她到重新布置好的地方。见磁场的方法也不是那么较为明显,就就故意笑面迎合盛羽欢,然后带着她到布置好的地方。。...

荣子华不知道在哪儿听说利用磁场可是使胎儿出现异常,甚至胎死腹中,她便开始着手准备。

故意笑面迎合盛羽欢,然后带着她到布置好的地方。

见磁场的方法不是那么明显,就开始在盛羽欢饮食上做手脚。

还没等盛羽欢和肚子里的胎儿有什么问题,沈老爷子就病危了,之后盛羽欢就被赶出了沈家。

当月数大了起来。

盛羽欢带着孩子去做产检的时候还没什么问题,可是等孩子出生还不到两个小时就进了重症监护室。

医生那时候就提示盛羽欢,孩子的这种情况很可能和她孕期的饮食和所处环境相关。

四年来,盛羽欢带着小爱不知道跑了多少次医院。

但是她从不放弃,但随着小爱病情的逐渐恶化,当小爱彻底离开后,盛羽欢才冷静下来,思考一切发生的原因。

想起那段时间荣子华的一切怪异举动,盛羽欢瞬间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恨意在她的心底彻底蔓延开来。

陆少磊一言不发的听着盛羽欢的讲述,震惊之余,他对盛羽欢的又增添了几分好奇。

随着盛羽欢不再作声。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盛羽欢把脸埋进臂弯,身子微微颤抖着。

有些事情就像是一把刀,只要触碰到,就会让她满身伤口。

这些事情她从没和任何人说过。

在沈家的这些年她失去了所有的朋友。

当她发觉到这一切的时候,才知道全都晚了,所以当她把心底里压抑了这么久的话全都倾诉了出来后。

她感觉自己没有那么难过了。

陆少磊将外套陪在盛羽欢的身上,便一言不发的坐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

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眼前这个女人,只好一次又一次给她的水杯子重新注入温水,整个晚上,他几乎都在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天亮。

释放过情绪的盛羽欢不知道是因为心底的压力减少了些,还是因为实在了累极了,她就那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当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放亮。

而手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份早餐。

陆少磊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但他的衣服还在盛羽欢的身上披着。

渐渐苏醒的盛羽欢起身环顾了下四周后,活动活动被压麻的手臂,简单的整理自己,拿着陆少磊的衣服来到他的办公室门前,轻轻叩门。

此时公司的员工已经陆续上前。

当大家看到盛羽欢拿着陆少磊的衣服出现时,三三两两的人群聚集到一起低声议论着。

“羽欢姐,陆总不在,你有什么事需要我转达吗?”

陆少磊的秘书走过来低声说着。

看了看手上的衣服,盛羽欢挑了下眉,“哦,没什么。”

说完转身离开,刚走出几步后。

她还是转过头把手中的外套递给了陆少磊的秘书,“把这个还给陆总,顺便谢谢他。”

盛羽欢拎着早餐,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手机忽然振动,屏幕上赫然两个大字,‘陆总’。

“不客气,给你一天假,回家好好休息。”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气明显&信,“

    “你?”陆少磊的语气明显不太相信,“《辰星》的设计者一直都很神秘,想要冒充她的人也很多,你如何证明你就是这个设计师?”

  • 个世界&!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盛羽欢&亲眼看

    盛羽欢攥住她的小手,眼眶不听使唤的红了起来,“你再坚持坚持,一定能亲眼看到爸爸的!”

  • 当年能&己,如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