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确提出方法,市场部的人落到实处就也可以了。”盛羽欢说着便准备好站起身,却但是被陆少磊拦了下去。“就算这样也不急在这一时之间,你这段时间——了很幸苦了,该歇一歇了,这样,我给你“就算是这样也不急在这一时,你这段时间已经很辛苦了,该歇歇了,这样,我给你放一天假,你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我提出方法,市场部的人落实就可以了。”盛羽欢说完便准备起身,却还是被陆少磊拦了下来。

“就算是这样也不急在这一时,你这段时间已经很辛苦了,该歇歇了,这样,我给你放一天假,你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陆少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现在的盛羽欢和自己曾经见到的,简直就是两个人,此时的她更显憔悴。

盛羽欢拿过桌旁凉了的咖啡,喝了口。

“我没事,不用休息,还有好多事要忙的,不用休息,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催着员工休息的老板。”

“你听我说,我知道你这么拼的原因,但是你现在这么做只能是消磨自己,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就算是现在小爱在这儿,她也不能让你这么折腾自己啊。”

陆少磊知道盛羽欢这么没日没夜工作的原因,他也体谅一颗做母亲的心,但是母亲也是人不是吗?

小爱两个人就像是一道电流,让盛羽欢不禁打了个激灵。

扶着杯子的手瞬间攥紧,青筋毕现,鼻头的酸楚让她的泪腺开始受到刺激。

“就是为了小爱,我才要不能休息,我必须要这些事情,这不也是你想做的吗?看着沈氏集团破产,从塔尖跌落。”

盛羽欢缓缓抬头,目光如炬。

看着盛羽欢,陆少磊不由得退后了几步。

L.G集团和沈氏集团为敌多年,在生意上互为敌手,如果沈氏集团倒了,那对于L.G来说不免是一件大喜事,可两家僵持的局面已经多年,即便是期盼他们倒下,也不急在这一时。

“的确如你所说,我希望沈氏集团垮台的理由。”

“可你呢,你又是因为什么?难不成只是因为你被沈家逐出门外?”陆少磊缓缓坐下,平静的看着盛羽欢。

这件事他一直很好奇,是什么让这个女人对沈家恨之入骨,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使当年这对璧人两相分离。

听到陆少磊的问话,盛羽欢眼中忽然满是怒意,握着杯子的手有加紧了几分。

对于这件事可能很多人都想不明白吧。

当年她和沈辞聿也算是青梅竹马,无论出席任何场合他们都是一起,在人前他们幸福美满。

可是在不为人知的众人背后。

每一次沈辞聿有事出差,或者出去应酬,作为婆婆的荣子华便会百般刁难,她会找各种理由凌辱盛羽欢,甚至出手打骂。

沈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荣子华还能够收敛一些。

但是当老爷子病重,荣子华便开始变本加厉。

当盛羽欢发觉有身孕的时候,本以为荣子华可以停止了那些过分的举止。

却没想到,她竟然利用沈老爷子去世,陷害盛羽欢。

“为什么,为什么,呵,你知道小爱是怎么死的吗?”

“她就是被荣子华害死的!”

目光狠厉的盛羽欢紧握着杯子,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都在隐隐作痛。

在发现盛羽欢怀孕后,荣子华就开始想方设法把这个孩子给弄掉。

可是盛羽欢十分谨慎,荣子华几次都没有的手,只好开始想其他的法子。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348)

我要评论
  • 起来,&能亲眼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 小爱,&!你不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 不太相&多,你

    “你?”陆少磊的语气明显不太相信,“《辰星》的设计者一直都很神秘,想要冒充她的人也很多,你如何证明你就是这个设计师?”

  • 虚弱的&这个就

    “真的吗……”小爱虚弱的笑着,视线转到报纸上的照片,“这个就是……小爱的爸爸……”

  • 身边带&个陷害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她什么&她不能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