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我也没让阿姨危胁你,你要我相信我,我是真的不喜欢你。”还没等沈辞聿说着,江清柔就就下意识的替自己辩白。沈辞聿原本就被盛羽欢搞得心烦意乱,此时更为不不耐烦还没等沈辞聿说完,江清柔就开始下意识的替自己开脱。。...

“我没有……我没有让阿姨威胁你,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还没等沈辞聿说完,江清柔就开始下意识的替自己开脱。

沈辞聿本来就被盛羽欢搞得心烦意乱,此时更加不耐烦了,他把车停到了路边,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子。

“够了,这话我只说一遍,如果你再拿她威胁我的话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沈辞聿的眼神让江清柔不寒而栗。

嫁进沈家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夙愿,绝对不能沈辞聿就这样悔婚的,还不都是因那个女人多事!

“没多远了,你自己回去,如果回去有人问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回答。”沈辞聿面无表情看着车外,冷冷的开口。

犹豫的看着漆黑的前路,和不远处的那栋别墅。

江清柔咬了咬嘴唇,双手紧握着不敢下车。

她怕黑,从小就怕。

等了一阵,见身边的人没反应,沈辞聿不耐烦的转过头,见江清柔眼含热泪的坐在那里,正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好了,我送你回去。”

皱了皱眉,沈辞聿没再说话,启动了车子,再次停下后已经到了沈家的门口。

江清柔刚一下车,沈辞聿便径直离开。

看着车子逃一般的驶去,江清柔紧握着粉拳,心中满是恨意,她暗暗发誓,绝对要让盛羽欢难堪。

驱车来到海边,沈辞聿一头扎进冰冷的海水中。

已是深夜,海水比平日凉了几分,但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此时他的脑中,全都是刚刚盛羽欢和陆少磊亲密的场景,挥之不去。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明明是这个女人杀害了父亲,明明是她放弃了属于两人的孩子,明明是这个女人对不起他沈辞聿,可为什么心痛的却是他。

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他对盛羽欢只剩下恨意。

却没想到再见到对方的那一瞬间,那种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强烈,怎么会是这样?!

那个沈辞聿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在离开了酒店后,就把自己扎进了工作之中。

……

盛羽欢从酒店直接开车回到公司。

径直来到服装间开始挑选新一季产品的布料,选择最好最优质的材质对于服装来说十分重要,这一点她也要亲自把关。

公司里准备的各种材质的布料一共有几百款。

盛羽欢就一个个挑选,甄别。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等待酒会的结束和欧文商议事情陆少磊都已经回到了公司,盛羽欢还没有挑选出一件合格的布料。

他看到整栋大楼亮着的那唯一的一盏灯,陆少磊就猜到了是她。

“把你聘来,还真是我们L.G的福气。”陆少磊拿过刚煮好的咖啡递给盛羽欢。

对于盛羽欢,陆少磊已经没有任何敌意了,甚至想和她成为朋友。

“你这种给员工煮咖啡的老板,我也是很久没有见过了。”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

“关心员工当然是我应该做的。”

盛羽欢接过杯子,轻饮了一口,“谢谢。”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死,也&能如愿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 ,“是&吗?”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 “真的&…”

    “真的吗……”小爱虚弱的笑着,视线转到报纸上的照片,“这个就是……小爱的爸爸……”

  • 现在就&爱从病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 眼皮开&…”

    “爸爸好帅噢……”小爱的眼皮开始渐渐的沉重起来,“要是……我能亲眼看到他……就好了……”

  • &业业,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片,沈

    突然,那份印着他们婚纱照的报纸从病床上掉了下来,散落了一地,此刻再看这照片,沈辞聿和江清柔脸上的笑那么的讽刺!

  • 要见爸&就去!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