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羽欢愣在了原地。他们结婚了多年,每次晚归,沈辞聿都要赶过来接,那时候他曾说副驾驶仅有她盛羽欢能坐。“外面冷,有什么事里面说。”陆少磊忽然发现到盛羽欢走了回去,便跟在了她的他们结婚多年,每次晚归,沈辞聿都会赶来接,那时候他说过副驾驶只有她盛羽欢能坐。。...

盛羽欢愣在了原地。

他们结婚多年,每次晚归,沈辞聿都会赶来接,那时候他说过副驾驶只有她盛羽欢能坐。

“外面冷,有事里面说。”

陆少磊发觉到盛羽欢走了出去,便跟在了她的身后。

看到盛羽欢只穿了一件单板的衣衫,脱下西服上前,动作轻缓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动作在不远处的沈辞聿看来,份外刺眼。

被那磁性的声音唤醒,盛羽欢侧过头看了眼陆少磊,微笑着点头示意,“不用了,有点累,我想回去了。”

脱下身上的衣服,还给了陆少磊,盛羽欢快步走下台阶,此时服务生已经把她的车开了过来。

盛羽欢刚准备上车。

沈辞聿上前一步,一手握住了车门。

“我告诉过你,离陆少磊远点。”他的心里清楚这个陆少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盛羽欢挑了下眉,斜睨向沈辞聿冷笑着开口,“沈大少爷管的太宽了,您未婚妻在里面呢!”

话音刚落,就看到江清柔小跑着过来,上前直接挽住了沈辞聿的手臂。

“亲爱的,这么晚还要你来接我,真是辛苦了。”江清柔声音娇嫩的在沈辞聿耳边撒着娇,目光却挑衅般的看着盛羽欢。

本想直接离开的盛羽欢注意到了对方的挑衅,直接探过身子,在沈辞聿耳边说了句。

“好了,你的未婚妻在就不要放肆了,要不然的话可是会让媒体说闲话的,我可不想上明天的头条!”

说完,盛羽欢钻进了车里。

盛羽欢的话清晰的落到江清柔的耳中,这让此时正挽着沈辞聿手臂的她愣住了片刻。

沈辞聿并不在乎盛羽欢的话。

此时的他只想拦住盛羽欢,告诉这个女人无论如何不能和陆少磊走到一起,沈辞聿又一次打开车门。

盛羽欢不耐烦的看着他,“当着未婚妻的面阻拦我恐怕有些人会吃醋吧!”

说完便她夺过车门,驱车离开。

看着车子扬尘而去,沈辞聿的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转身走回车内,完全没理会此时泪水噙满眼眶的江清柔。

那句话始终在江清柔的耳边回响着。

这些年她在沈辞聿的身边,总是小心翼翼,生怕她的一个动作会引来沈辞聿的不耐烦,可是不管她做什么,对方都是漠不关心毫不在意。

如果不是荣子华能够制约沈辞聿,恐怕他们俩人之间这一层表面的关系都会消失,归结原因这一切都怪那个盛羽欢。

如果没有她,沈辞聿早就是她江清柔的裙下之臣了!

自始至终站在酒店门口看着这一切的陆少磊打量着女人落寞的身影,缓缓上前,轻声提醒。

“你再站一会儿,他就走了。”

回过神来的江清柔侧过头,傲慢的瞪了眼陆少磊,快步离开了。

陆少磊撇了撇嘴,转身回到酒店内。

他还有事需要和欧文商量。

……

车子快速行驶着,在即将到达沈家时,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我想阿姨她一定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回家的。”江清柔把手放在了他的臂弯处

可没想到的是沈辞聿竟然躲开了,“以后不要再利用我妈威胁我……”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82)

我要评论
  • 离开这&!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眼睛,&妈咪啊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 虚弱的&爸爸…

    “真的吗……”小爱虚弱的笑着,视线转到报纸上的照片,“这个就是……小爱的爸爸……”

  • 《辰星&吗?我

    “你们不是一直都在找设计《辰星》的人吗?我,就是。”

  • &亲眼看

    盛羽欢攥住她的小手,眼眶不听使唤的红了起来,“你再坚持坚持,一定能亲眼看到爸爸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