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掌声是给那些默默的付出过的工作人员,而我而已其中小小的一份子,更更何况这最后的产品并也不是出自于我手。”盛羽欢也曾做过产品开发人员,明白那当中的不容易。陆少磊笑了笑,盛羽欢也曾做过产品开发人员,知道那当中的不易。。...

“这些掌声是给那些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员,而我只是其中小小的一份子,更何况这最后的产品并不是出自我手。”

盛羽欢也曾做过产品开发人员,知道那当中的不易。

陆少磊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但心中却对眼前这个女人愈发的好奇。

随着前来恭贺的人增多,陆少磊便离开了盛羽欢的身边,而她也默默的站到角落,免得被人注意。

可即便是这样,却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她。

江清柔一整晚都在人群中寻找盛羽欢的身影,终于被她找到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总要好好羞辱她一番才得意。

“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一出现即便是穿着昂贵的服饰,还是散发着廉价的味道啊,盛羽欢,你骨子里这贱人的味道这么多年还真是没变呢。”

江清柔踩着八厘米高的高跟鞋,扭动着妖娆的身子走到了盛羽欢的面前。

闻声抬起头,见到来人盛羽欢并没有半分惊讶,反而更加淡然。

随手拿起桌上的葡萄放进口中,微笑着咀嚼,吐出果核。

“你说葡萄这种水果的果皮是不是很多余啊,尽管被人吃进了嘴里,却还是在被榨干果肉后,还是会被吐出来。”

说着,盛羽欢嫌弃将手中的葡萄果皮扔进垃圾桶,身子靠在桌边,顺手拿起纸巾轻柔的擦拭着手心,“看江小姐现在这副模样,也快被榨干了吧。”

原本想着来羞辱盛羽欢看她愤怒的模样,却不想对方反而不气,倒是讽刺起她来。

这让江清柔有些不快,扭了扭身子,她瞪着盛羽欢,冷哼一声。

“哼,我没有你那么廉价,被沈家赶出来以后,就爬上了陆家的床,你的这身皮这么容易脱,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水果啊,我想应该是那些摆不上桌的烂橘子吧。”

盛羽欢看着她,轻笑了下,挑了挑眉,缓缓站直身子,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怎么说我也曾经上过沈家的床,有过沈家儿媳的身份,你呢?江大小姐恐怕现在还没得到这准儿媳身份呢吧,当初费尽心机的想爬过沈家的门槛,现在爬进去了吗?”

“你……”江清柔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记得在我和沈辞聿还没离婚的时候,江小姐就已经蠢蠢欲动了吧,你说你当初那么缺个男人安抚,倒是选一块好啃的骨头啊,沈辞聿的这块又臭又硬的骨头也不知道你怎么下的口。”

冷笑着说完,盛羽欢转身离开。

她快步离开,留下江清柔一脸铁青的站在原地。

江清柔双手紧握,目光中满是怒意,死死的盯着她的背影,眼神如果能够杀人,盛羽欢恐怕已经被江清柔这目光刺死了。

而此时的盛羽欢全然不在意她是什么嘴脸,大步向外走去。

走出门外,盛羽欢忽然止住了脚步,目光缓缓落在那辆停在门口的世爵上。

这辆车,她太熟悉。

显然车内的人也看到了她,车门打开,修长的腿跨步走下来到盛羽欢面前。

四目相对。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不!你&要见爸

    “不!小爱,不!你再看看妈咪,你再看看妈咪!你不能死,你看看妈咪!你不是要见爸爸吗?妈咪现在就带你去见!现在就去!”

  • 护,也&,起码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 后才笑&病房门

    她俯身拿起报纸,站在原地深呼几口气压制住自己的眼泪,缓了好一阵,然后才笑着推开小爱的病房门。

  • &一瞬间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 。”盛&长约,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