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沈辞聿的话,盛羽欢的眉头皱起,她没想起这么久过去的沈辞聿居然还也没察觉到到事情的真相。他居然还对荣子华的话深信不疑,这男人在这件事上,怎么就看起来这么蠢!“沈辞聿他竟然还对荣子华的话深信不疑,这男人在这件事上,怎么就显得这么蠢!。...

听到沈辞聿的话,盛羽欢的眉头皱起,她没想到这么久过去沈辞聿竟然还没有察觉到事情的真相。

他竟然还对荣子华的话深信不疑,这男人在这件事上,怎么就显得这么蠢!

“沈辞聿。”

“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有脑子的人,现在看来我还真是想错了,以你这个智商,还是别和L.G斗了,你斗不过。”

盛羽欢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她还有很多事要忙,没时间在这儿浪费。

还没等盛羽欢上车,沈辞聿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目光中满是狠厉。

“盛羽欢,我告诉你,父亲的仇我一定会报,这件事没完,还有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这里,离我父亲的墓碑远点,我怕你弄脏了这片土地!”

盛羽欢的那双清眸此时已经满是愠怒,她用力甩开被沈辞聿紧握的手臂,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而她匆忙的离开,在沈辞聿的眼里却变成了因为心虚落荒而逃。

车子快速行驶着,盛羽欢揉了揉被沈辞聿握痛的臂膀,心中的恨意又增添了几分。

当她停下车后,才发现自己鬼使神差的把车开到了自己家楼下,看了看手机,公司还没人联系她,那就正好回家先休息一会儿。

走上楼,打开沉重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巨幅照片,小爱正笑着看着她,那甜美的笑容不知为何,此时在盛羽欢眼中竟然那么的凄凉。

脚步缓慢走到那间紧闭着的房间门口,当手指握在把手上后,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定定的站在门口。

良久。

盛羽欢重重的把自己的身子砸在床上,怀中紧紧的抱着顺手从床头拿过的小爱的照片,任凭泪水肆意横流。

房间内弥漫着熟悉的味道,让她心神渐渐安定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盛羽欢的电话响了起来。

“心蓝,怎么了?”

“陆总找你,你快来公司吧。”心蓝的语气有些焦急,“陆总亲自下的命令,你最好别磨蹭了。”

盛羽欢连忙起身,开始收拾,“好,我现在就去公司。”

“你快点,别让陆总等着急了。”

“我知道,现在就过去,我先挂了。”

……

盛羽欢走到陆总的办公室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陆总,我是盛羽欢。”

“进来。”

盛羽欢推门走了进去,站到了陆少磊的对面。

“因为昨晚的事情,新品发布会提前了,两个小时以后准时开始,届时你将以首席设计师的名义出席此次发布会,到时候记者一定会提问很多不相干的问题,你需要提前准备。”

陆少磊递给盛羽欢一份文件夹,里面是一些可能被问及的问题及相应的回答。

简单的翻阅了遍里面的内容,盛羽欢已经对这些了如指掌了,“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跟我走吧,新闻发布会马上开始了。”

说完,陆少磊起身走了出去,盛羽欢紧随其后。

对于这场发布会,盛羽欢已经做好准备了,这一次的新品一定会热销的。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420)

我要评论
  • 听到了&警报声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 不要闭&找爸爸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 ,为什&沈辞聿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连小爱也从自己身边带走!为什么江清柔那个陷害自己的女人,却能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自己爱了沈辞聿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兢兢业业,结果……他连一点信任都不肯给自己!

  • &愈发的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信,“&神秘,

    “你?”陆少磊的语气明显不太相信,“《辰星》的设计者一直都很神秘,想要冒充她的人也很多,你如何证明你就是这个设计师?”

  • 万念俱&灰。

    盛羽欢瞬间瘫坐在了地上,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万念俱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