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羽欢把这季度的设计主题谈妥下去,再一抬起头,了夜幕降临到了。有了这一次绯闻做推手,L.G这一次的新品发布最新会当然分外的引人注目!但这而已是第一次引流,能不能够把消费者留有了这次绯闻做推手,L.G这次的新品发布会肯定格外的引人注目!但这仅仅是第一次引流,能不能把消费者留住,才是关键。。...

盛羽欢把这季度的设计主题敲定下来,再一抬头,已经夜幕降临了。

有了这次绯闻做推手,L.G这次的新品发布会肯定格外的引人注目!但这仅仅是第一次引流,能不能把消费者留住,才是关键。

她这身都献了,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所以新品她要亲自操刀,层层把关,确保L.G能引发新的热潮。

忙了一天,终于能喘口气了!盛羽欢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迈步离开办公室。

小爱刚刚离开自己,一个人在墓园里肯定很孤单,自己也该去看看她了!

一路疾驰,盛羽欢用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墓园。

刚停下车,墓园门口一辆黑色的世爵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不是沈辞聿的车吗?

车子缓缓停下后,盛羽欢才想起今天正是沈老爷子的祭日.

五年的时间不过瞬息,老爷子竟然已经离开这么久了,如果他未曾离开的话,现在一切都不会是这个局面吧。

整理下自己的思绪,盛羽欢拿过副驾驶上的小熊,快步向小爱的墓前走去。

看着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中笑面如花的女孩儿,盛羽欢的胸口便传来一阵痛意,泪水瞬间噙满了眼眶,细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玩偶,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感。

“小爱,妈妈来看你了,你看,妈妈给你带来了你最爱的小熊,小爱一个人太孤单了,就让它在这儿陪着你好么?”将泪水生生咽下,盛羽欢缓缓蹲到目前,目光温柔低声呢喃。

手指轻抚着女儿的笑容,盛羽欢的嘴角生出一丝苦笑,“小爱,妈妈这段时间会很忙,不能常常来看你,你不要怪妈妈,等妈妈忙过这段日子,一切都有了结果以后,妈妈就来好好陪你,小爱,乖。”

盛羽欢就这么在小爱的墓前自言自语了好久,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她才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动了动早已经发麻的双腿,轻声和小爱告别后,向外走去。

秋天将至,清晨的墓园十分清冷.

盛羽欢那瘦弱的身子早已被冷风打透,可她全然不觉,脚步沉重的缓慢向外走着,刚走出墓园,耳边响起的声音叫住了她。

“你怎么在这儿?”

沈辞聿孤身一人在墓园坐了一夜,每一年的这一天他都会到墓园里纪念父亲。

自小在父亲的陪伴教诲下长大,对于父亲的情感分外浓重,更是因为这样,对于那些残害自己父亲的人,他更是恨之入骨。

当看到盛羽欢的时候,沈辞聿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她脸色苍白,脚步迟缓,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看到不免心痛,对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想要注意几分。

盛羽欢转过身对上沈辞聿的双眸时,她的眼中闪过片刻不易察觉的变化,随即被她演示过去,下意识整理衣角后,微笑着上前,“出现在哪儿是我的自由,沈大少爷怕是没有知晓的权力。”

“呵,你不会是良心发现,心怀愧疚来忏悔了吧?”重重的关上车门,沈辞聿上前一步站到盛羽欢面前,冷笑着打量对方,“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会有良心的人啊,杀人凶手。”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泪,缓

    她俯身拿起报纸,站在原地深呼几口气压制住自己的眼泪,缓了好一阵,然后才笑着推开小爱的病房门。

  • “假的&真不了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救。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 &死,也

    如果他当年能相信自己,如果在沈家他能给自己一些保护,也许小爱就不会死,也许小爱会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长大,起码父母双全!也不至于她临死时的愿望,只是想见见爸爸,都没能如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