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阳光玻璃窗窗帘,撒落了一室的暖意。盛羽欢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望着眼前的那深遂的睡颜,脑海里不断地和小爱的脸重叠着……他们父女太像了,那眉眼,那神态,如出一辙!盛羽欢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那深邃的睡颜,脑海里不断和小爱的脸重合着……。...

第二天一早,阳光透过窗帘,洒落了一室的暖意。

盛羽欢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那深邃的睡颜,脑海里不断和小爱的脸重合着……

他们父女太像了,那眉眼,那神态,如出一辙!

如果不是荣子华和江清柔的阴谋,如果不是眼前这男人对自己没有一点信任,也许自己会有个快乐的三口之家,也许他们父女的关系会比对自己都要好,也许……小爱还能活着。

似乎是感觉到了盛羽欢的目光,沈辞聿也很快就醒来了!

看到盛羽欢的瞬间,他的黑眸明显愣了下,然后没有说话,直接翻身进了浴室。

盛羽欢倒也不觉得稀奇,以前每次夫妻生活后,他也都是这个样子,一声不吭的去洗澡。

忽然,她的余光瞥到了沈辞聿枕头旁的手机上,正显示着江清柔来电!

昨晚她为了防止有人打扰他们,就在沈辞聿卖力索取自己的时候,偷偷把他的手机调成了静音。

现在江清柔,应该正在疯狂寻找自己的未婚夫吧?

盛羽欢微眯了下眸子,然后拿起他的手机,清了清嗓子,细柔的开口,“辞聿去洗澡了,你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我帮你转达。”

电话那边明显愣住,错愕的问,“你是谁?!你怎么会和辞聿在一起!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孤男寡女能做什么,江小姐还要明知故问吗?”盛羽欢笑了笑,“昨晚辞聿真的太强了,我现在还腰酸背痛的起不来床呢。”

“……”

“哦,对了!我都忘了回答你的问题,我是……盛羽欢。”

说完,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顺手帮沈辞聿关了机。

下一秒,浴室的门被打开,沈辞聿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仅仅披着浴袍,修长的手指拿着毛巾正擦拭着自己滴水的头发。

“盛羽欢,你玩够了吗?”

“你都听到啦?”盛羽欢丝毫没有被抓包后的尴尬,反而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我说的都是实话啊!难道你想要我说你昨晚太弱了?”

沈辞聿抿唇不语,用黑眸瞪了她一眼。

“算了算了,我和你也说不出什么理来!明明昨晚是你主动,我还没说吃亏呢,你却弄出一副好像我占了你便宜的样子!”盛羽欢也下了床,伸手拿过衣服来,一一穿上,“那我走了,请沈总以后不要再单独带我走。”

沈辞聿直接走过去,拦住了她的路。

“你要去哪?”

“我能去哪,当然是回公司。”

沈辞聿蹙眉,“你还不放弃勾引陆少磊!”

“说的真难听,什么叫勾引啊!我是个女人,而且无父无母,本来就是弱势群体,活在当今的社会上,总要有个避风港吧?沈总您高高在上,不懂得人间疾苦我不怪你,但是我这种小人物,也不想永远任人宰割啊!”盛羽欢嘲讽的一笑,“就像江清柔,她那么想要搭上你,还不也是因为想找个靠山!而且我可比她高尚,起码陆少磊没有结婚,没有固定交往对象,可是当初江清柔勾引你的时候,我还是你的妻子!”

“我。”沈辞聿的薄唇微微动了动,“没有睡过江清柔。”

“沈辞聿,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别讲笑话了!”盛羽欢摆摆手,“再见了,沈总!还有……昨晚我很满意。”

盛羽欢甩门离开,沈辞聿看着昨晚他们耳鬓厮磨的大床,脑海里竟还忍不住回想她的滋味!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和她又不是第一次同房……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432)

我要评论
  • 的恨意&以进入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盛羽欢的手紧紧的攥着,眼底的恨意愈发的明显,“我可以进入L.G公司签长约,甚至把《辰星》的版权卖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了,就&她都无

    她什么都不管了,就算后果再严重她都无所谓!她不能让女儿失望的离开这个世界,不能!

  • 手里夺&救。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 睁开眼&欢忽然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