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语气冷谈的像两个很陌生人的第一次交谈般。盛羽欢一侧脸,就对上了沈辞聿那墨色的瞳眸!他还依旧是那么的英气逼人,站在人群中也能闪闪会发光的佼佼者。只只可惜,他已不再是自己盛羽欢一侧脸,就对上了沈辞聿那墨色的瞳眸!。...

那语气冷淡的像两个陌生人的第一次对话般。

盛羽欢一侧脸,就对上了沈辞聿那墨色的瞳眸!

他还依旧是那么的英气逼人,站在人群中都能闪闪发光的佼佼者。

只可惜,他不再是自己的丈夫。

怔了怔,她勾起红唇,“沈总这么有空?没有陪未婚妻,过来和我这个前妻搭话,你不怕江清柔生气吗?”

“回答我的问题。”沈辞聿一脸冷然,明显没打算和她闲聊一些有的没的。

“我如果不回答,有什么后果?”盛羽欢的笑意更浓了些,拿着高脚杯起身,走到了沈辞聿身边,“在业界封杀我?或许……再把我赶出一次沈家?”

“……”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沈总,我们已经离婚了!你的那种命令的口吻,应该对着你的未婚妻江清柔,而不是我。”盛羽欢白皙的手指在他胸前划了划,红色的美甲显得有些妖娆又十分妩媚,“至于我和陆少磊的关系,这应该也不归你关心。”

沈辞聿蹙起浓眉,黑眸紧盯着她的脸颊,“你是冲着沈氏来的。”

“想听实话吗?我其实是冲着你来的。”盛羽欢抬起酒杯,在他俊脸前晃了晃,然后仰头一饮而尽,“我想你了,可你是沈家少爷,沈氏总裁,我一个小小的下堂妇根本见不到你,我只能来这里见你咯!”

她的一句“我想你了”不知怎地,竟让沈辞聿的心有一丝波动。

“盛羽欢,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思想。”

“什么是不该有的思想呢?”盛羽欢故作俏皮的眨眨眼,“对你这个已婚前夫的妄想?还是……不该进入沈氏的死对头L.G公司任职?”

沈辞聿的薄唇动了动,“盛羽欢,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我以前在沈家,有说话的份吗?你也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

盛羽欢浅浅的一笑,竟然直接把高脚杯里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忽然眼带魅惑的娇笑了声,“沈辞聿,你说……我现在把自己灌醉了,等下陆少磊会不会和我发生点什么关系呢?毕竟这漫漫深夜,他又是个正常的男人!”

沈辞聿皱眉立刻蹙起,“你敢!”

“那有什么不敢的,我现在是单身,又不是你老婆了!”盛羽欢说罢,还抬手揉了揉眉心,脸颊上渐渐浮起两抹晕红来,“我真的有点醉了呢,不和你浪费时间了,我要去找陆少磊了!”

她刚一转身,沈辞聿蓦地攥住了她的手腕,二话不说,把她打横抱起来,直接朝酒会楼上的休息室走去!

“喂,你干嘛!沈辞聿你放开我!放我下来!”

推开门,沈辞聿把她重重的扔到了大床上,然后关门,落锁。

盛羽欢感觉一阵眩晕,随即沈辞聿的身体便覆了上来!

“沈辞聿,你这是在干什么?”

“在这里给我醒酒,不准和陆少磊发生关系!”

“为什么不准?这是我的自由!你别忘了我和你已经离婚了,我唔……”

盛亦欢剩余的话,尽数被沈辞聿吞进了肚子里。

他身上那熟悉的淡淡气味窜入鼻间,让她一时有些意乱情迷。

沈辞聿单手抽出自己的皮带,扔到了套房的高级地毯上,很快,一件又一件的衣服随即落了下来……

第4章 证据

2021-01-14

第5章 酒会

2021-01-14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的眼睛&了光彩

    一瞬间,小爱的眼睛都充满了光彩,“是……爸爸来了吗?”

  • 直都很&人也很

    “你?”陆少磊的语气明显不太相信,“《辰星》的设计者一直都很神秘,想要冒充她的人也很多,你如何证明你就是这个设计师?”

  • 吗……&是……

    “真的吗……”小爱虚弱的笑着,视线转到报纸上的照片,“这个就是……小爱的爸爸……”

  • ,从她&进行抢

    听到了警报声,几个医生冲了进来,从她手里夺下小爱进行抢救。

  • 辞聿和&江清柔

    突然,那份印着他们婚纱照的报纸从病床上掉了下来,散落了一地,此刻再看这照片,沈辞聿和江清柔脸上的笑那么的讽刺!

  • &。

    “不,不要闭眼睛,小爱你睁开眼睛看看妈咪啊!妈咪现在就带你去找爸爸,现在就去!”盛羽欢忽然疯了一样的伸手把小爱从病床上抱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