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头南的率领下,迅速的西塘的人将上次被勃兴抢去的化妆品给抢了回去,广场又完全恢复了原来的秩序。坐在林阴下,赵阳跟光头南人手一根烟。“光头南,怎么在最后一刻变化主意坐在林阴下,赵阳跟光头南人手一根烟。。...

在光头南的带领下,很快的西塘的人将刚才被兴盛抢走的化妆品给抢了回来,广场又恢复了原来的秩序。

坐在林阴下,赵阳跟光头南人手一根烟。

“光头南,怎么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了?”赵阳吸一口烟后问道。

光头南也同样深吸一口烟,然后对着赵阳说道:“阳哥,我不瞒你说,刚才我跟陈列说的是一个理由,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我没有说。”

“我现在已经入不敷出了。”光头南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入不敷出?”赵阳有些惊讶,“你混这一行竟然也会入不敷出?”

“呵呵!”光头南咧嘴一笑道,“阳哥,我也不怕您笑话,做我们这一行,狠不下心来是真做不下去,之前我其实还是很仁慈的,客气的跟商铺的人收点保护费,无奈人家赚的不多,我收的当然也不多,可是要养的小弟却挺多的,这点钱,真不够维持正常开支的。”

“因为没钱,前段时间我接了绑架唐雨涵的任务,后来无奈,我的小弟们忍不住才会出去乱搞,砸了您叔的店铺。要是可以维持下去的话,我是不会让他们乱来的。”光头南越说是越无奈。

“那你想不想要上岸?”赵阳问道。

“当然想,能够光明正大的赚钱谁不想。阳哥,您有办法?”光头南满脸期待的看着赵阳。

“西塘街是你的地盘,那就从你的地盘上开始做起吧。”

“怎么做?我都听阳哥您的。”

“用最低价格盘下一间酒吧,记住,不能动武,钱我出。”

“我跟你一人出一半吧,虽然没钱,但是我的老婆本还有一点。”光头南有些激动的说道。

“只是阳哥,我最怕的就是兴盛的人来捣乱。之前我开过一家酒吧,开业没几天,就被兴盛的人过来砸了场子,做不下去关掉了。”光头南先是激动的答应了赵阳,最后才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你放心,他们要是敢来,我保证让他们后悔的。”赵阳一脸阴沉的说道。

“好,有阳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的完成的。”光头南兴奋的说道。

“跟你的兄弟们说清楚,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再是小混混了,你们是有正当职业的正当人。不要再去做以前那些违法犯罪的事了,好好的约束他们。还有补充一点,开酒吧,也是正当的,不要去搞那些违法的事情,你要时刻记住,我们是合法正当的生意人。”赵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您放心,我一定照做,可以上岸,谁还会想要天天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第二天很快就结束了,这一天,公司空手套白狼收入将近一百万,累了一天的唐雨涵虽然双脚发软,浑身酸痛,却是一点也不感觉难受。

相反,唐雨涵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然后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一点淑女形象都不顾。

她这样却是别走一番风味,盯着她胸前快要被撑破的纽扣,赵阳只恨自己没有特异功能。

唐雨涵看向赵阳,发现他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下意识的双手捂住,凶巴巴的瞪着赵阳说道:“色狼!看够了没有!”

“没有。”赵阳话一出,这才发现不妥,妈呀!刚才看的太入迷了,竟然没有发现。

唐雨涵抓起一个枕头,狠狠的丢向了赵阳。

“色狼!小心我把你眼睛给抠下来!”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着相了。”赵阳脸不红心不跳,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说道。

只是下一刻,一个水果果盘朝着他的脸飞了过来,赵阳右手探出,接住玻璃果盘。

“喂!你疯了,谋杀亲夫也不是这样阿!”

“施主,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你着相了。”唐雨涵双手抱胸笑嘻嘻的说道。

这女人,够彪悍!

“好了,不闹了,跟你商量个事。”赵阳换上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用商量了,我不会答应的。”

赵阳:“……”

“不过呢,看你这几天的表现良好,给你一个机会,说吧。”

“你看这两天在我的聪明才智外加你的超强领导力下,为公司赚了两百多万。哈哈,刚好这几天我要钱急用,申请拿出五十万给我应急应急。”

“说原因。”唐雨涵眯着眼睛说道。

“个人原因。”

“这不是原因。”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原因才算原因?”

“我认为是就是,我认为不是的就不是。”唐雨涵霸道女总裁的样子说道。

“我要跟人合伙开酒吧。”赵阳将真实原因说了出来,对唐雨涵,他没有必要撒谎,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赵阳发现跟她越来越对味了。

只见唐雨涵从沙发上弹起,兴奋的说道,“开酒吧!哇!这也是我的一个计划,算上我!”

“去去去,你凑什么热闹,好好的经营好我们的公司。”

“那好吧,那我就努力的经营好我们的公司吧,现在公司的现金流不够呀!你一下五十万拿走的话,公司会陷入困境的。”唐雨涵调皮的眨眨眼说道,一脸的坏笑。

“好好好!我投降!我投降!给你入股,你个周扒皮!原来我以为免费住在这里是我赚到了,没想到,到头来是我亏大发了,你却赚大发了,老天爷阿,我的命怎么这么苦阿!”赵阳满脸委屈的说道。

“你就吹吧,能跟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本小姐住在一起,你做梦都应该要笑出声来。”

“看的着摸不着有什么用?”赵阳白白眼,然后换上一副嬉皮笑脸:“要不这样?你做的女朋友,我做你男朋友,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呵护你爱护你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休想!”唐雨涵从沙发上站起身,往着楼上走去,脸色却红了起来。

“我哪里癞蛤蟆了,我很帅的好不?诶,你别走阿。”

中海市东城医院的一间病房里面,躺着一个脸上被裹着重重纱布的男子,只露出了眼睛鼻子跟嘴巴,他的手脚跟腰部也被纱布包了起来,看上去活像个木乃伊。

正当这个时候,门被推开,走进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留着平头,身材魁梧,四十多岁,脸上长满了麻子,身上的那一股嗜人的气息看上去非常的吓人。

“老大!”木乃伊看见来人,赶紧从病床上爬起。

“陈列,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竟然还会被人凑成这猪头样,给老子丢人丢到家了!”

平头男子眼睛狠狠的一瞪陈列,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陈列被骂的整个人颤抖了一下,老大发火可不是说笑的,只见他赶紧喊冤道:“老大,这次遇到了高手,他一个人就将我带过去的十几个兄弟给干翻在地了,他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

“少TMD给老子废话,告诉我是谁。”康天冷哼一声道。

“是!我听说那小子叫赵阳。”陈列赶紧从手中拿出手机,点开相册,“老大,就是他。”

康天拿过手机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康天对着陈列说道:“这事你不要管了,由我来负责,知道吗?”

“是!”虽然很想要亲自为自己报仇,但是既然老大都开口了,他自然不敢乱来。

过了几天时间,赵阳提着一篮子水果来到了医院,看望赵慕雪的母亲,自从动了手术后,阿姨的身体恢复的很快,现在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

赵阳的到来,让赵叔两夫妻格外的开心,这次能够治好病,完全靠的就是赵阳,可以说他是他们一家的恩人。

“小雪,你跟小阳出去散散步,好好聊一下,我跟你爸还有些事情要讨论。”赵慕雪的母亲对着她说道。

“呵呵,是阿是阿,你们先出去透透气。”赵叔一脸慈祥的笑道。

赵慕雪多多少少猜的到父母的意思,脸上升起一股绯红,低下头去害羞了起来。

两人来到医院里面的一个花园散步,赵阳开口问道:“丫头,是不是碰上什么烦心事了?”

赵慕雪抬起头,眼神中有些慌乱,赶紧摆手回应道:“没,没事,我没事。”

赵阳笑着盯着赵慕雪,“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会撒谎。”

赵慕雪被赵阳给盯的头皮发麻,低下头去,脸色再度红彤彤的。

“说吧,不要憋在心里,你难道连你阳哥都不相信吗?”

赵慕雪赶紧慌张的摆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

“那就告诉我,到底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赵慕雪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对着赵阳说道:“世纪化妆品公司不给我们结工资,我跟我的那三名同学的钱都被他们给扣押着,还有我们的身份证都在他们的手上拿着,昨天我们去他们公司找他们也不肯给我们,反咬一口说我们根本就没有给到他们身份证。”

连日以来压在心里的这件事情终于有一个可以发泄的地方了,向赵阳倾诉之后,赵慕雪感觉好像找到了依靠一样,不再这么的担心跟烦恼了。

第6章 投资

2021-01-14

第12章 赵叔

2021-01-14

第13章 道歉

2021-01-14

书评(234)

我要评论
  • ……”&老二,

    “嘿嘿!小子,你真是脑子秀逗了……”就在这个时候,孙悟空在一旁催促道:“老二,快!干了他,赶紧走!”

  • &,将泪

    赵阳说到这里,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只见他伸出右手,将泪水给擦拭掉,然后再次叹息一声:“算了,我走。”

  • 己壮壮&走去。

    猪八戒愣了一下之后,咳嗽了一下,在心中给自己壮壮胆,然后一边骂骂咧咧说着一边往着赵阳走去。

  • 孙悟空&将他给

    另外一个劫匪孙悟空看见这一幕,整个人愣在了当下一动不动,他显然没有想到被捆绑的如此结实的赵阳竟然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挣开了麻绳,然后在电光火石之间,将老二给划伤,又将他给推的飞了出去。

  • 只见刚&的笑容

    只见刚才还在跟她捆绑在一起的赵阳,此时站在距离他一米多远的地方,手中抓着一把匕首,正好是刚才那个猪八戒的,只见此时的赵阳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依然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 &”赵阳

    “天阿!我刚才救了你一命,你就这样对待恩人的吗?”赵阳惊呼一声,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唐雨涵。

  • 让老子&今天老

    猪八戒冷笑着对赵阳说道:“小子,靠一张嘴巴就妄想让老子回头是岸,你真是很傻很天真阿,今天老子就超度了你,永别了!”

  • 上的表&讶,然

    唐雨涵闻言,再次愣住,只见她脸上的表情逐渐的由最开始的疑惑变成了惊讶,然后再由惊讶变成了愤怒。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