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雨涵被吓的再次闭上眼睛尖叫声了出来,她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真枪,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枪的威力,并且但是如此的近距离,人怎么可能会快的过子弹?完了!赵阳死了!唐雨涵觉得自这给贾斯丁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目前看来他虽然占据着主导优势,但是,他的心脏却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因为他能够感受到从赵阳身上传递过来的那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唐雨涵被吓的再度闭上眼睛尖叫了起来,她这辈子第一次见到真枪,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枪的威力,而且还是如此的近距离,人怎么可能快的过子弹?完了!赵阳死了!唐雨涵感觉自己的心瞬间坠入了冷窖,这下子完蛋了!

“停下来!赵阳!”贾斯丁知道赵阳的厉害,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厉害到如此程度,连子弹都躲的过去。

这给贾斯丁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目前看来他虽然占据着主导优势,但是,他的心脏却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因为他能够感受到从赵阳身上传递过来的那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唐雨涵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赵阳竟然没死,这给她带来的震惊更甚。只是她还没有震惊完,贾斯丁的枪就顶在了她的头上。

“赵阳,不要动!你再动一下,我就开枪把你的情人给杀了!”贾斯丁狰狞着表情说道。

赵阳眉头微微皱起,从地上站起身来,然后双手高高举起,对着贾斯丁说道:“贾斯丁,不要乱来!”

贾斯丁不想再跟赵阳纠缠,只见他比上一次又快了许多地快速移动握枪的手,他算过了,赵阳此时双手高高举起,就算他要躲闪,也得要有一定的时间,只要自己的速度快一点,保证能够顺利的将对方给击杀掉。

“阿……”下一刻,一声悲惨的尖叫声划破天际。

闭上眼睛正在害怕中的唐雨涵睁开眼睛,却是发现尖叫声竟然是贾斯丁发出来的。

只见贾斯丁握枪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插上了一把飞刀,手枪掉落地上,扣住唐雨涵的左手也因此放了开来。

唐雨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赵阳往前冲了上来,将她给拉开,然后就见赵阳速度奇快的一脚踢在贾斯丁的胸口处,对方往后飞出去两米远,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赵阳走到贾斯丁的跟前,冷漠的将他右手中的飞刀飞快的拔了出来,这种刺骨的疼痛让贾斯丁撕心裂肺的喊叫了起来。

“闭嘴!”赵阳将飞刀收起,对着贾斯丁不客气的说道,然后就见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瓶小小的药瓶,打开盖子,在贾斯丁正在喷血中的右手手掌的两面上倒了一些药粉。 

很神奇的是,当这些药粉倒在贾斯丁的伤口上的时候,那奔涌而出的鲜血竟然明显的被止住了许多。

这让唐雨涵看的是一愣一愣的,要知道贾斯丁那手掌可是被刀给穿透了的,这药粉竟然能够明显的减少流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快去医院看医生吧,你这伤口太大,我这药粉只能够减少你的流血量。”

“你不杀我?”贾斯丁忍着疼痛盯着赵阳问道。

“你哥哥是个恐怖分子,我杀他是为了社会安宁,你不是坏人,我为什么要杀你?”

赵阳说着便转过身去,对着唐雨涵说道:“我们走。”

贾斯丁盯着赵阳的背影,表情非常的复杂,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愧疚。

坐在车上,唐雨涵惊魂未定,脸色依旧苍白,两人一路未语,赵阳不知道该怎么跟唐雨涵解释自己的过往,这刚回来没有几天的时间,就连续遇到了两次的暗杀,害的唐雨涵也被卷入进来,他心中是愧疚于她的。

算了,还是尽快的搬走吧,敌人在暗处,他在明处,看样子对方往后的暗杀行动只会越来越多,如果自己还住在唐雨涵这里,肯定会连累到她的生命安全。

不过,在搬走之前,还是帮她处理好阻碍公司发展的障碍张扬他们几人吧。

毕竟他现在是公司的大股东,公司发展不起来,那亏的可是他自己的钱阿,要知道他这次可是把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全部都投入到了公司里面去了,以后吃香喝辣的,完全就得靠公司的发展了。

回到家里,唐雨涵的情绪也随之稳定了下来,赵阳并没有在客厅中停留,只见他对着唐雨涵打了一声招呼便往着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

“阿!流血了!你流血了!”唐雨涵惊呼的声音传来。他看见赵阳手臂靠近肩膀处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

“大惊小怪干什么,只是被子弹擦伤了一点而已。”赵阳转过头来白了白眼睛说道。

“等一下!我给你止血!”唐雨涵二话不说,在客厅里面迅速的拿出一个急救包,提着往楼上跑去。

是夜,中海市海滨别墅群最里面的一栋三层别墅的一楼客厅,此时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四十多岁,秃顶,啤酒肚。

只见他的手中端着一杯刚刚开启的高档红酒,正在轻轻的摇晃着,而他眼前放着一台最新的曲面家庭影院屏幕,正在播放着一部功夫片,效果一点也不比电影院的差。

就在这个时候,中年男子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帅气的男子,正是赵阳。

“老白,生活过的不错嘛!”赵阳阴沉着脸说道。

被叫老白的中年男子明显的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只见他缓缓的转过头来,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么的惊慌害怕,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对着赵阳说道:“来,坐,知道你会来找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果然是高手。”

“不用,我只问你一句话,是谁让你来杀唐雨涵的?张扬?还是其他人?”

老白将手中的红酒杯放在桌子上,然后站起身来,转过来,面向着赵阳说道:“就算我告诉了你,恐怕你也没有办法活着走出这里了。”

老白话音刚落,一楼二楼的房间门全部被打开,走出来十几个手持手枪的男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用枪指着赵阳,形势突然间来了个360度的反转。

老白作为中海市地下杀手中介人,自然有着自己的实力,今天他找来暗杀赵阳的两人失败的事情第一时间他就知道了,他知道赵阳肯定要来找自己报仇,所以,老白暗中埋伏了十几个保镖,然后故意敞开大门,请君入瓮,准备在今夜将赵阳给杀了。

赵阳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那十几个手持手枪的男子,却并没有丝毫的慌乱,依然是一脸的平静。

老白被赵阳如此平静的表情给震惊住了,“你不怕?”

“为什么怕?”

“你以为你逃的出去?”

“为什么逃不出去?”

“哈哈……”老白仰天长啸,只见他眯着眼睛盯着赵阳,冷笑一声道:“年轻人,自信跟狂妄其实往往就是一线之隔,你这是在用行动来诠释狂妄这个词。”

老白很有自信,赵阳今晚绝对逃不出去,功夫再强,速度再快,能快得过子弹?况且他还是十几把手枪,十几颗子弹从四面八方射过来,他就算是孙悟空也躲不了。

“我很自信,从不狂妄!”赵阳冷笑一声,表情依旧平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好吧,那就用实际来验证你到底是狂妄还是自信吧。”老白说着举起右手,就要开口下达命令,结果在下一瞬间,他高高举起的右手在半空中定住了。

“你不要乱来!”老白眼神瞪的大大的,脸上的表情异常的惊恐。

只见赵阳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了一个手榴弹,“你不乱来,我就不乱来。”

这年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眼前的赵阳就是那个不要命的,老白被吓的冷汗直流,他在这个世界上活的好好的,可不想就这么早死掉。

“你真的要两败俱伤?”老白盯着赵阳手中的手榴弹问道。

“说吧,是谁让你来暗杀唐雨涵的?”赵阳依旧是一脸平静的开口问道。

“赵阳,你知道我是谁吗?”老白这样的老江湖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被赵阳给吓着。

赵阳冷哼一声,只见他左手往着身后一甩,然后下一刻,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声。

老白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他的其中一个保镖此时正捂住自己的右手手掌,正在痛苦的哀嚎着。

老白一颗心如坠冰窖,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用看,更不用瞄准,仅仅随意的一甩,就将其中一名保镖握枪的手给插中,这简直比小李飞刀还要恐怖上好几倍。

而其余的保镖们见状皆都冷汗直流,这人,这甩飞刀的技术,简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太恐怖了!

“我早就知道你埋伏好人等着我来,只是懒得出手去一个个解决掉你这几个保镖,毕竟都是鲜活的生命,他们还罪不至死。”赵阳依旧是一脸平静的说道。

老白完全相信赵阳所说的,这样一个高手,要杀自己,易如反掌。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吧,到底是谁要暗杀唐雨涵?”赵阳接着说道。

“是,是,是唐虎!是他要暗杀唐雨涵!”老白哪里还敢不说,这个时候,命重要。

“唐虎?”赵阳眉头一皱,“也是姓唐的,难道?”

“是,唐虎是唐雨涵的堂哥。”老白赶紧补充道。

第6章 投资

2021-01-14

第12章 赵叔

2021-01-14

第13章 道歉

2021-01-14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下有小&。”孙

    “兄弟饶命阿!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老小都等着我养活呢。”孙悟空突然跪在地上,冲着赵阳求饶道。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气焰。

  • 唐雨涵&样!一

    唐雨涵焦急恐惧的都快要哭了,完蛋了,这次真的要完蛋了,自己守了二十几年的贞操,就要在今天被毁掉了吗?不行!不能这样!我不允许这样!一定不允许!

  • ,别说&的魔爪

    “你这样做是犯法的!赶紧给我滚,不然我报警了!”唐雨涵的一颗心坠入谷底,心哇凉哇凉的,别说她被绑住了,就算没有被绑住,她一样也无法逃脱这两个恶棍的魔爪。

  • 派你们&踩在孙

    “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赵阳踩在孙悟空肩膀上的脚稍微一用力,对方便被压的脸贴在地面上。

  • ……”&就在这

    “嘿嘿!小子,你真是脑子秀逗了……”就在这个时候,孙悟空在一旁催促道:“老二,快!干了他,赶紧走!”

  • 声,下&。

    唐雨涵尖叫一声,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她何曾见过这种事情,早已经被吓破了胆。

  • 修的非&跟西式

    赵阳在一旁抽着烟,顺便打量了一下这一套房子,房子里面装修的非常的不错,中西式混合装修,结合了中式的庄严跟西式的活泼,看上去很是融洽。

  • 把你们&个世界

    赵阳冷笑一声:“这把匕首虽然不怎么样,不过,给你们两个毁容还是很容易的,我向你保证,我可以把你们变成这个世界上最丑的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