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因为,请笑纳我这小小的、虔诚地的祈祷而且快些公开回应我吧!  又一只北冰洋的熊在脚下的冰雪倒塌之后逃之了夭夭。  ——哦,我可伶的孩子,幽暗,但它是能带给产生怀疑的呀!  ——领袖?  北极熊在天空庆喜地嚎叫,但不久就折了翅膀。  ——不,也不是又一只北冰洋的熊在脚下的冰雪坍塌之前逃之了夭夭。。...

  4

  被烟圈过滤过的空气终于来亲吻这幢大楼了。可穆可尔一点也没感觉到它变得干净或是更富有营养——如果不是这样,那为什么那头笨猪的脑袋还是这样的不开窍?但是穆可尔你做得已经足够明显了对吗?哦,亲爱的“领袖”啊,您愿意为您的孩子再施舍一次您无尽的爱抚吗?或是一个充满慈爱的拥抱,神圣的指点也好。求您赐予我些提示,或者让那头笨猪直接看到我这颗为他跳动的心脏吧!您的孩子,穆可尔,我会永远爱您如您爱我们一样。所以,请收下我这小小的、虔诚的祈祷并且快些回应我吧!

  又一只北冰洋的熊在脚下的冰雪坍塌之前逃之了夭夭。

  ——哦,我可怜的孩子,黑暗,但它是能带来怀疑的呀!

  ——领袖?

  北极熊在天空庆喜地嚎叫,但不久就折了翅膀。

  ——不,不是他。这里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或是复制生命和智慧机器存在,穆可尔。这里只有你。你要清楚地明白你是个纯种人,纯种人不能犯这样的错误,因为那不是幻觉,你的其他基因也没有出现问题,包括那条夜光视觉;你要清楚地明白,那个声音其实就来自你的内心——任何虔诚的祈祷与类似“神的指示”都是你自己;你还要清楚地明白,你的怀表仪早就响个不停了,我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告诉你,离会议开始只剩下三分十三秒五七!是的,我可以帮你精确到毫秒,甚至到皮秒②,如果你还有时间听的话。

  穆可尔想,今天的海风不会小。

  还剩三分钟的时候,浮力椅变成了一张窄床。倾斜四十五度角,依然浮着。

  如果不能让别人的想法跟着自己走,那就试试机器吧!

  机室里的仪器一切正常,穆可尔甚至觉得连开机的速度都好像变快了。她躺在浮力椅上,从它的两边就长出了安全纽带,然后自动地就扣紧在肩膀、小腹和膝盖的位置上了。她决定开始不再去想那头该死的笨猪,因为这保证了进入异维度会议室的过程会相对安全。

  太久没有通过这种方式开会了。浮力椅高速旋转下的不适在人体还没彻底感觉出来之前就停止了。但事实上,这个过程会导致前庭和半规管③的暂时失灵,再加上多维激光的刺激和浮力椅的微震传递,穆可尔还是多少感到了一些麻木和刺痛——它们在后脑勺和颈椎的部位燃烧着。不过炙热不会持续太久。她睁开眼,感觉“火焰”不在了,疼痛也不在了,看得见世界,也听得见有人在讲话——她知道自己的“魂魄”带着复制的思想和虚拟的“肉体”已经安全地进入了。她看到她的旁边就是端木的位置,只不过它还空着。

  “端木呢?”

  “啊?”

  她知道这不是发于自己的设问句。

  “我问你端木佐一,他人呢?”

  “哦”,直到他提高了嗓门再次发问,她才发现自己可以正常地说话了,“不知道啊,哦,可能一会儿就来了吧,我已经通知过他了,部长。”

  “一会儿?哦,我的老天!你不会没告诉他这个会议有多么重要吧?!”费罗德?金气愤地说道,“他还在干嘛呀?!哦不,可尔,你不要回答我他还在睡觉吧,嗬,想也知道,他这么做,连慈爱的“领袖”都不会同意的!我敢肯定!”

  “呃,他……”

  咦,会议室里什么时候已经来了这么多人?穆可尔扫了一眼四周,不禁有些惊讶。

  “哦,我想起来了,他跟我说了,让我跟您请几分钟的假,我想起来了。呃,他其实知道这个会议很重要的,他一会儿就会来的,别急,部长,他……要不我们先开始吧?大家都等着您呢。”

  穆可尔看了一眼,在座的大都是她不认识的人,他们的“魂魄”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从脸上向自己这边传递来木讷而异样的表情。他们的目光空洞而闪烁着。

  “他们是?”她问道。这也是为了转移话题。

  “几分钟的假?我的领袖呐!”

  “部长,我想……”是啊,我也想知道那头死猪到底需要几分钟呀,“端木他那边……”她看到那些“魂魄”们的表情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空洞的目光也不再闪烁,反而变得更加朦胧,像蒙着一层纱,探不出一点信息。

  “那我再联系他一下吧,部长。”

  5

  怀表仪在怀里突然震动起来,惊醒了端木佐一。他下意识地捂住胸口,睡眼惺忪,回想不起刚做的梦。

  “Zoe,你还在干嘛?会议都开始了!”

  “会议?”他想问“什么会议?”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哦,那个啊,我不去了“,低沉的声音还带着睡意。

  “为什么啊?“穆可尔选了一个“疑惑”的立体表情,她没有问“你在睡觉?”,事实上她也没有工夫问这个。

  “懒得去。“

  懒懒懒,懒死你算了!死笨猪!她在心里暗暗地咒骂道。

  趁着部长和那些“魂魄”们没注意到自己的工夫,穆可尔将“本体”偷偷游离回机室。她冲着端木佐一的虚拟头像猥亵起来:揉捏、拉扯、扇巴掌,就像在对付一团臭泥——死笨猪!

  “端木!“穆可尔总是在着急的时候习惯性的叫他的姓氏以表强调,“别闹了,求你了,赶紧过来吧!你知道部长他……唉,总之你现在过来还来得及!好吗?“她收敛了自己的焦躁,哀求起来。

  “我说了,我不去。“

  “你怎么这么——“

  “等等!嘘——别说话。“

  端木佐一突然大叫起来打断了她的话,又连说了几遍“别说话”,声音越来越缓慢却越来越坚定,吓了她一跳。

  “等等,等等,等等……有了?……对,有了!有了!哈哈!出现了!它出现了!哈哈哈!它终于出现了!……“

  “什,什么有了?“穆可尔眨眨眼睛,虹膜泛出代表好奇的宝蓝色,“端木?“

  对方没有回应,接着她听到类似金属块碰撞的声音,她知道那一定是端木把他的怀表仪丢在一旁发出的。

  “端木?你怎么了?“但她并没有放弃,“喂,你还在吗?回答我!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快回答我呀!“

  怎么回事?信号出问题了吗?她这样想着,对方又突然大笑起来,却又毫不理会她,样子听起来充满了喜悦和兴奋。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太让人着急和生气了!

  这头笨猪到底在笑什么啊?!穆可尔正暗忖着,怀表仪里就传来了回话,“可尔可尔,那个,我,我一会儿联系你啊,哈哈,先不说了,就这样——“

  “诶,等一下!你——“

  “对不起,您联系的用户已经关闭怀表仪,请稍后联系……“

  “搞什么啊?!“

  是什么简单又复杂的哲学字眼融合在这池媚笑的沧水里?还是一只会表演的蜻蜓在游客的面前上演着“点水”的把戏?反正黎明不会管这些闲事。就好像她不会知道那蜻蜓离开后留下的碎碎微波竟会被一阵突来的冷风吹变出一个变形的漩涡来。她看着那快速旋转的纹路很快就变成了一株苗条的水斗,然后混动着水底的泥浆和残碎的枯叶,一起在水面上完成着这支繁乱的舞蹈。可是,这旋转仿佛永不打算停歇,她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清心的倒影和他的模样了……然而,这时,一块玉色的卵石突然从西边的天空向她掷来,硬生生地打碎了这枚卷动的涡轮——

  “穆可尔!“

  磁场消失。漩涡骤停。有些充血。完美的抛物线!

  “啊!“她吓了一跳,但虹膜很快变回了原来的琥珀色,“在,部长!我在!“——好吧,“魂魄”归位。

  “你在想什么呢?!“

  “我……“

  “行了行了“,他摆了摆手意识她不要再说了,又回过头微笑着面向那些在座的“魂魄”们说,“对不起,各位,我们继续……“

  6

  过去。现在。未来。——《未来的演讲》(节选)

  “噢!我的孩子们!一天不见你们过得还好吗?昨晚睡得香吗?饮食美味吗?怎么样,我们美丽的海本国还在地球上吧?是的,45分钟之前我就看到了今天的第一缕阳光,你们呢?哈哈,欢迎来到‘未来’的爱抚时间!不管你是学生还是宠物店老板,现在是正憨憨大睡的‘做梦肥虫’还是刚品味完一杯香醇的泡腾咖啡的看报老爷:别忘了在里面加一粒滋补剂哦!——我都是永远爱你们的李?约翰?未来——我,是你的‘未来’。

  “……时间正在转动;‘一切皆有可能’。根据刚收到的报告,在过去的24小时里海本国上下没有发生各种意外事故——鼓掌!这值得我们这么做对吗?坏事祸不单行,好事无独有偶。我们优秀的地质学科考搜查队在今天凌晨5时46分58秒从南海约7800千米深的海底传来一条令人欣喜若狂的消息!……随后,科研中心紧急召集了各区各部门的专家和部长,还有其它枢纽国的首脑,组织开展了六星级会议。据悉,此次会议将在海本城第十区的科研总部召——哦不,对不起,我的孩子们,准确地来说,这会议已经开始了!对,正在进行着,还在持续!——那么,‘他们必将错过今天来自‘未来’的安抚吗?’,你们的‘未来’知道有的孩子会这么想。‘对,是的。’——对,是的,答案不是‘不,不是的。’,因为‘未来’允许他们这么做。记住,你们的‘未来’绝对不是缺少理性基因的发育不良者!——我体内所有蛋白质都经过最严格的筛选和配比;机体能量也是满星;基因完美指数更是高达99.97%!所以请相信我,孩子们——会判断者理性,有理性者果断,能果断者方可成未来!——这是今天的箴言,孩子们,我把它送给你们。它只来自你们的‘未来’。请相信你们的‘未来’,一直地。

  “……咳咳,绿色星期四你最近过得好吗?你的姐妹们呢?我相信你已经把它记录在案了对吗?别忘了以后使用它的时候加上引号。谢谢你,我可爱的‘星期四’……时间的无止继续就像海面的水永不停歇,同样,不会停歇的还有工厂流水线的跑道与我们的未来,‘科技会为我们做到一切’,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继续努力和坚持,以及,在被名为‘困苦’、‘烦恼’、‘绝望’或是‘委屈’的类似意识情绪包裹纠缠的时候仍然选择忙着向你们的诸神告白是一件值得浪费生命去做的事情。因为这个时候除了自己,未来集团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我的孩子们。只是你们确定你们真的能拯救自己吗?——只凭自己的能力?——那么,我的孩子们,现在,请允许一直爱着你们的李?约翰?未来郑重地再提醒你们一下吧:曾几何时,你们有经常在意你们的怀表仪等级吗?它的生命特征一直保持在健康的标准线上吗?(而并非亚健康)。另外,虽妇孺皆知,但时常关心它的人却少得可怜,因此,等级间的汇率转换标准仍需强调:‘100粒物质粒子换1枚初级陨石;20枚初级陨石换1枚中级陨石;20枚中级陨石换1枚高级陨石;50枚高级陨石换1颗小行星;10颗小行星换一颗大行星……’这样下去,还有红巨星、白矮星……所以此时此刻,你们不妨先停下手头的工作,看看自己的怀表仪里到底都有哪些星体、又各是多少呢?——临近年关了,这是爱你们的‘未来’在今天对你们唯一的提醒。”

  ……

  待续

  注释:

  ②(picosecond),天文学名词,符号ps。1皮秒等于一万亿分之一(即10的负12次方)秒;

  ③均为人体器官,位于内耳,是维持身体平衡的最主要器官(耳部)。

书评(269)

我要评论
  • 什么?&我!放

      “啊!——你们这是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 意思,&公孙屠

      方羽墨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知道公孙屠子一定是又在外面赌输了钱债主来讨债了。可她没想到债主竟然是——

  • 全是为&自己的

      方羽墨并不相信他说的话,她认为眼前这个无赖的嘲讽完全是为了坑走自己的钱罢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