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  一!  ……  他更有甚者还多等了几秒,但结果但是倒不如人意。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啊?!”气愤窜使着拳头猛砸向操作台,感触了警报,他冲站起身,带使浮力椅也旋转的了几圈,“啊!——要疯了啊!——为什么啊?!”  “行了!你对它“没有。”。...

  1

  “没有。”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光纤显示器浮立在半空中,还是满屏的白色,一点动静也没有。

  虹膜的颜色被它的光照得更浅了,于是黑褐色的瞳孔扩大了一圈。他转了转眼珠子想舒缓一下疲劳,可血管已经布满了眼角,红得让穆可尔心疼,“休息一下吧,Zoe①,你已经盯了它36个小时了。”

  他没理会她,继续盯着屏幕,虎视眈眈。

  他决定在心里开始倒数——

  五。

  四。

  三。

  二。

  一!

  ……

  他甚至还多等了几秒,但结果还是不如人意。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气愤窜使着拳头猛砸向操作台,触动了警报,他冲起身,带使得浮力椅也旋转了几圈,“啊!——要疯了啊!——为什么啊?!”

  “行了!你对它发脾气有什么用!”穆可尔走向前按下警报解除键,又对安监室发了一条“对不起,是失误,不小心按错键了”的语音信息回过头质问他道,“Zoe,你就不能再有点耐心吗?难道你的性格基因是垃圾工厂里捡来的吗?”

  他还是没理她,仍就低着头,不说话。

  “早就跟你说过了,别——”

  “别什么?”他终于不再沉默,转过头瞪着她说,“别什么?!”他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反问道,“连你也想跟我说‘端木,别等了,放弃吧,再等下去也是不会有结果的。’是么?”

  “不——”

  “别再说了。”

  “端木!”

  他做出制止的手势。那句“别再说了。”却显得十分平静。他想打发她走,“对不起,可尔,我还要工作,请你——”

  “没什么对不起的。”

  这回穆可尔打断了他,她明白他的意思。端木佐一终于抬起头看向了她,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我来是跟你说会议马上就开始了。这次来的都是各枢纽国的首脑议员,还有各区警卫部和科研部的专家团。我想,这个会议有多么重要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所以……”穆可尔盯着他的后头绕,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好好准备一下吧。”

  在光纤显示器的白光下,端木佐一露出一脸的不屑。

  “离会议开始还有十分钟”,穆可尔用手划过怀表仪里释放的光屏收回了显示时间的窗口,“哦,泡腾咖啡我给你放这了,已经加了滋补剂。那么……你自己看着办吧。”

  泡腾咖啡浮在加热机上受热旋转着,透过杯把与杯体间的半圆形空隙,摄影机知道那是穆可尔离开的背影。端木佐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靠在浮力椅上,闭上了眼睛……

  2

  灰蓝的烟圈在连体水杉的脖子旁自由环绕着。它们伸缩自如,就像乌龟的头部,也像大大小小的鼻涕甜甜圈,时长时短,蹿来蹿去。

  ‘相撞即粉碎;否则,就穿过同类。’

  这是正趴在海岸礁石上仰望着它们的智慧“石头”们发给它们的指令。

  清洁的时间才刚刚开始,不久你就能看见满天的蓝色。它们起初是水雾,来自这些设计成海岸礁石般的小机器人白天努力吸收的海水。它们将吸收来的海水经过的系统过滤、智慧分离和再组织、合成,就变成了漂亮的清洁盐。最后,再在每天黎明到来之前统一向空中释放这些烟圈形的清洁剂来处理空气里的有害杂质,得到净化空气的效果。因为清洁剂的主要成分中有分子机器人存在,所以它们可以准确并且有效地分析出它们接触过的空气中含有着哪些有害物质,从而做出相应的处理反应:烟圈终究会粉碎不见,尘土、有害气体等污染杂质经过它们的化学处理就会变成黑色的尘渣块,再被它们包裹在半空中,最后因为万有引力,而自由落体。不过,那些尘渣块只会落入海底喂基因改造过的水栖生命,因为“石头”们只在海边的礁石上活动(它们是自己最好的伪装),散发的清洁烟圈被训练得就像一只只听话的魔术鸽子,即使游离了工作区域它们本身也拥有把来自陆地上空的杂质带回到海洋上空的能力——对,事实上已经记不清在这项技术被投入使用之初有多少所谓的评论专家和海中国家的合法纯种公民如此地评论这项计划了——

  “简直是把海洋当成了继自然土地之后的第二个天然垃圾场嘛!”

  “就是啊,真过分!如果这样继续下去,那海洋早晚有一天就会变成陆地!而陆地就会变成海洋!怎么能这么做呢!”

  “说的没错!另外,我可不相信那些丑陋的水栖生命会一直不停地吃下去!而且这种做法简直是在改变原本正常的海洋食物链!到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会有越来越多的海洋生物将无奈地走向灭绝的深渊!”

  ……

  不过就现在这些声音的基本消失和“石头”们并没有失业的情况来看,当初使用这项技术的决策应该还算是成功的吧——

  “这真是又好看又节能的环保循环系统啊!”

  “可不是嘛!如今的人类可真是宇宙的奇迹啊!太伟大了!”

  “是啊!真没想到人类的智慧已经进化到如此高级的阶段了呢!”

  ……

  ——现在好多人居然又这么说了。

  不过,像这样,它们在成为一种体系或者说是一种“习惯”之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重复劳作是必须的。好在这个类型的机器人不需要太高级的程序芯片,也就是说,与其称它们为一种“智慧机器人”到不如朴实点地承认其本质:就是被做成一块块丑陋又不起眼的石头形状的机器罢了。所以——

  五分钟?

  五分钟。

  事实上,所有的过程只需五分钟。

  五分钟后,来自高智慧生命创造的这种机器人就又变成了一块块不起眼的石头。是的,按照“领袖”的爱抚——

  “……在23世纪的黎明下,时间与空间一样需要被挤压,‘省下的就是赚到的’,来自古老的亚洲世界的箴言才是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灵药啊,孩子们!……我们有这个能力,做到让功能单一的复制生命、机器,甚至是我们自己,在它们和我们擅长的工作中再提高点效率!……记住,我的孩子们,‘一切皆有可能’,也记住这条箴言吧!记住并且忠实地一直相信它吧!……不必担心,科技可以为我们解决一切。你们的‘未来’永远爱你们。……”

  就这样,这些低等的机器变成了真正的礁石,但除了享受海风、海水和阳光的日夜滋润,它们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和使命:

  ‘我一天只有五分钟的生命;此外,我与礁石无异。’

  3

  是什么停止了呼吸?

  ——这不是被高密度丝织品强行捂住口鼻的谋杀,而是一种主观行为。

  属于自己的机室此刻变得更加黑暗了。于是打开这个空间里所有能散发出光芒的家伙吧!穆可尔这样想。

  但是为什么。

  她的夜光视觉基因好像失灵了。

  她眨眨眼。

  还是无用。

  开灯。

  她最后还是没说出这两个字。也许不是“领袖”早年间那场《如果世界不再有光》的演说在脑中的突然闪现,穆可尔觉得就这样一个人待在这里其实也挺好的——谁说黑暗只能带来恐惧?

  然而,不解依然不解。她想问一万个“为什么”,说给端木佐一听。曾几何时,她也无数次地幻想过——

  我们终于约在周末的咖啡厅里,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我事先将自己打扮一番,对面的Zoe也是。忽然我们四目相对,好久好久,对,哪怕不说话也行。或者,他终于有些羞涩了,但是没关系,幻象玻璃会为我们解决这种尴尬——天空半晴半雨;彩虹之下是浮在空中游曳的青鸟和飞鱼;水母茉莉花长在彩色的云池里,正随着唱诗班的韵律旋转、翻腾……就在这时,一位“玲子”型细胞株的复制人侍者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身边,她长着一对漂亮的精灵耳朵和浅绿色的眼睛,微笑着询问我们吃些什么。于是我点了一杯草莓味的泡泡威士忌,他的则是摩卡味的。之后我们又开始看着对方,从此眼神就不再游离……

  又或者,我们点的是一份超大号的魔幻玫瑰冰激凌?他一口一口地喂我吃,直到我感到有些甜腻,才终于向他告白——

  “Zoe?”我叫了他一声。

  “怎么了?”他的声音好听极了。

  “我想……我吞吞吐吐地说,我……喜欢……你。”

  我不自觉地在那个“你”字的地方降低了音调,因为我太害羞了!我害羞不是因为我害怕,只是纯粹地因为害羞,这点我非常清楚!然后我们都沉默了,持续了大约五秒钟,但我却觉得好像等了一个世纪!我好紧张,我不敢看他,可他却突然笑了,但我还是不敢抬起头来,直到他用他那漂亮的右手拇指轻轻地擦拭掉挂在我嘴角的魔幻玫瑰的粉末,才发现他的笑容是那么的迷人、帅气、充满无限的魅力!我望着他说不出话来,我感到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心脏也不受控制地跳动起来了!然后,然后我没想到他居然马上就回答了我,还是那么完美的声线,他说,“我也是,可尔,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是的,显然他还是听见了那个“你”字!真是太棒了!我的内心已经变成了惊涛骇浪!因为我知道他说的都是真话,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知道!

  我太开心了!我感动地留下了泪水,他却起身捧起我的脸庞为我把它擦拭掉。我看到那时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一心只想呵护我的浓烈的爱意,还有他那独有的温柔——哦,那该死的温柔!就仿佛在说:“可尔,跟我在一起吧!我会用我的生命一直保护着你的,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你受到一点点的委屈,跟我走吧,好吗?”然后,他就俯过身来开始亲吻我的……我的……

  ——Oh,NO!我的老天!STOP!STOP!STOP!我都在想些什么啊?!太肉麻了!太肉麻了!这怎么可能呢!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这头笨猪根本就不可能明白这些的!更何况,更何况我刚才对他的态度还那么的……唉,他一定一直都觉得我只是他的一个普通朋友吧,或者,或者连朋友都不是,只是一个同事,对,只是一个认识多年的同事……或者同学而已吧?

  穆可尔使劲地摇着头,就像一只在抖水的狗。

  待续

  注释:

  ①来自希腊语,生命的意思。通常作女名(佐伊),也可做男名。小说中作男名,为区分将音

  译改为“佐一”。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上出来&地方,

      公孙屠子钻进里屋又马上出来了,环顾四周总觉得根本没有躲藏自己的地方,

  • 终于进&入了主

      “他奶奶的,臭****,老子没那么多工夫陪你耗着!快说,公孙屠子那个龟孙子是不是滚回来过了?!”他终于进入了主题,“老子他娘的可是一路跟过来的,甭想唬我!”

  •   彩&出口便

      彩莲刚把门闩子抽出来,打了鸡血似的公孙屠子就冲进了院里,彩莲连一句“老爷”还没叫出口便被大门一巴掌扇倒在地,惊叫一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