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回了一句,钧天看见黑人姑娘崔西在给莉莉丝注射药物加强剂。“你们就要去地面吗?”他在游侠号上的这段时间——里里,莉莉丝了带着他的船员们出外过两次,都是为了找寻核燃料。  “这一次也不是去地面——我们留下的的‘后门’持续监测到有新的同伴‘觉醒之后’,我们要去把死亡的感觉——即使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天,但每一次闭上眼睛,钧天还是能感觉到那种仿佛触手可及的大恐怖。。...

  被冰冷匕首刺穿的心脏,每次跳动都伴随着难以言喻的痛苦,生命和血液一起沿着刀刃流出体外。恐惧,却无能为力,直到意识沉沦到最深沉的黑暗。

  死亡的感觉——即使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天,但每一次闭上眼睛,钧天还是能感觉到那种仿佛触手可及的大恐怖。

  “咯吱!”

  舱门打开时发出的刺耳噪音,将钧天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他看到“游侠号”的众人鱼贯而入。

  “早啊。”最先进来的是身为船长的莉莉丝,

  “早。”随意的回了一句,钧天看到黑人姑娘崔西在给莉莉丝注射强化剂。“你们又要去地面吗?”他在游侠号上的这段时间里里,莉莉丝已经带着他的船员们外出过两次,都是为了寻找核燃料。

  “这次不是去地面——我们留下的‘后门’监测到有新的同伴‘觉醒’,我们要去把他带回来。”

  “新的同伴......像我这样的吗?”钧天走到莉莉丝面前,“还有,究竟什么是‘觉醒’!你们又是如何知道‘幻想乡’里的人觉醒了!”

  “果然是知道的越多,问题就越多啊......”莉莉丝笑了笑,“不过还是等我回来再慢慢跟你解释吧,现在我们需要抓紧时间!”

  莉莉丝边说边转身准备躺进休眠仓,一只脚还未踏进去,就被钧天抓住了手臂。

  “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回去......”莉莉丝回身看着钧天:“那片虚拟的妄想吗”

  钧天的眼神黯淡了片刻,但马上又变得锐利而坚定:“让我去!”

  “小子,你以为这是组团旅游吗!”这次没等莉莉丝说话,旁边的大个子TANK一脸不耐烦的推开了钧天,“或许你是有那么一点特别,但这并不代表你会得到什么特殊待遇——除非你能表现出令人刮目相看的实力!明白吗小子”TANK说完,又看向莉莉丝:“莉莉丝,时间紧迫,我们该走了!”

  “你是在教我怎么做事吗?”莉莉丝一脸冷漠的瞟了TANK一眼,“还有,在‘游侠号’上,所有人都应该叫我‘队长’,即使你是‘裁决委员会’的人也一样——明白了吗?”

  TANK的嘴角抽搐几下,羞怒的情绪几欲喷薄而出,但在几次压抑的深呼吸后,最后并没有爆发出来。

  “我只是想提醒你,没有经过‘裁决委员会’授权的人,是不允许擅自进入‘幻想乡’的——队长大人!”

  面对TANK咬牙切齿的“提醒”,莉莉丝依旧神色平淡,甚至都没有多看TANK一眼,而是将目光转到钧天身上:“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进入‘幻想乡’,是发挥不出任何实力的,而你需要面对的敌人——那些你见过的‘清道夫’——他们很危险。”

  “实战就是最好的训练!”

  盯着钧天看了片刻,笑了:“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倒是很期待你能给我一点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段漫长而短暂的黑暗过后,钧天看到了光——星辰璀璨、霓虹闪耀!无比熟悉、又仿佛遥远的都市夜景——这一刻,他贪婪的注视远处那曾令他无比厌烦的一幕。

  “拿着。”

  莉莉丝的声音打断了钧天的回忆,钧天回过神来,看到莉莉丝递过来一把手枪。

  “你知道我不会用。”

  钧天的话才说完,就被一只粗壮的手臂抓住衣领凌空提了起来。

  “小子,连枪都不会用还要跟过来,你是在耍我吗!”一旁的TANK抓住钧天,一脸嫌弃的大吼着。

  “你好像对我的决定很不满意。”莉莉丝的芊芊细手搭在TANK粗壮的手臂上,也没见她如何用力,就将TANK的手拿开了。

  “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带着这个累赘,他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他跟着我行动,你和格鲁负责接应,”莉莉丝站到钧天和TANK中间,“还有问题吗?”

  TANK瞪着莉莉丝看了片刻,后者脸上却始终保持着一副淡然的表情,这种态度让暴虐的白人大汉几欲抓狂。

  “你会后悔的!”

  “是吗,”莉莉丝淡淡的瞟了TANK一眼,“我一直很想体验一下......什么是‘后悔’。”

  留下羞怒的Tank和沉默寡言的格鲁,莉莉丝和钧天就朝山下走去。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来到盘山公路,钧天看到一辆红色的跑车正静静的停在那里。

  莉莉丝坐进跑车的驾驶座,摇下车窗看向钧天:“上来吧。”

  “去哪?”

  “跑一圈。”

  “我们不是要去救人吗?”

  “没错,”莉莉丝笑了,“所以要跑一圈!”

  见莉莉丝打开车门示意他上车,钧天皱了皱眉头,还是坐了进去,随即跑车就被发动起来。

  和一位绝色美女开着一辆超级跑车在夜间兜风,这本该是件浪漫刺激的事情,但钧天显然无心享受这一切,他一路都是不发一言。

  沉默的开出一段路,莉莉丝瞟了钧天一眼:“我以为你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看来我又猜错了吗?”

  钧天又安静了片刻。

  “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只想回到朵拉身边,回到原来的生活!”

  “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莉莉丝看了钧天一眼,“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不容易啊......”

  钧天没有回答,莉莉丝也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于是,公路上只剩下跑车发动机单调的轰鸣声。

  但安静的氛围并未持续太久。

  似乎听到什么动静,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接近并且逐渐清晰——“嗡嗡嗡……”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钧天看到两团刺眼的光源在曲折的山路上狂飙猛进。

  “那是……汽车?”钧天不太肯定的看向莉莉丝。

  “是。”

  钧天很想说这不可能,但身后快速接近的轰鸣声却不断提醒着他——这就是事实!

  “坐稳了!”

  “你想干嘛!”

  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刚想坐直身子,身体就被突然的加速度按回到座椅上,然后在下一刻,又被急速转弯时的强大离心力甩到紧贴住车窗。

  “你疯了吗,快停车!”钧天紧张的对着莉莉丝大喊。

  “还不是时候!”贴地飞行的感觉都没能让莉莉丝的声音有一丝波澜,这个美丽的女人似乎天生都不会感到紧张活着害怕。

  “你到底想干嘛!”

  “坐稳了,他来了!”

  钧天还有很多话想说,但莉莉丝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汽车漂移强大的离心力硬生生将将的话头甩了回去。

  过完弯道,刚刚降下来的车速又快速的爬升,脸色煞白的钧天被被刚才短短的一瞬惊的心头狂跳,但更为惊人的一幕却还在后面——他看到一个黑色幻影紧贴着山壁、以一个违反物理规则的速度超越了他们的跑车!

  “真的很快啊......”

  还在恍惚中的钧天听到这么一句,整个人又被一股加速度紧紧的按到座椅上,他身下的跑车以另一个违反物理规则的速度、紧咬前方的黑色幻影而去。

  莉莉丝似乎认真起来,脸上不再是那副轻松随意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冰冷的严肃。身下的跑车如同一道红色闪电般穿透黑暗,刺破无处不在的空气阻力将夜色快速的甩在身后,但即使是这样,前方的黑色幻影还是以坚定的姿态逐渐拉开了与红色闪电间的距离。

  在最初的失措与紧张过后,逐渐适应了这种摆脱地心引力感觉的钧天总算回过神来,虽然胸口仍旧翻腾不以,但至少他的大脑慢慢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你到这里,就是为了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吗!”因为发动机的声音过于强大,钧天不得不朝着莉莉丝大声咆哮。

  “不——”莉莉丝冰冷的神色下露出一丝嘲讽,“是为了让这个游戏不那么无聊......”

  莉莉丝话音刚落,脚下的油门就被她一踩到底,身下的跑车化作一条咆哮的红龙撞破栏杆冲了出去——

  在这一刻,钧天感觉整个世界仿佛凝固了,周围朦胧的夜色、远处辉煌的灯火、还有愤怒咆哮的发动机轰鸣声,一点一点的从他的感知中被剥离......

  “艹!”

  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觉得荒诞,钧天下意识的骂了一句,然后在下一刻,所有的感知在极短的时间内涌回他的大脑:夜色、灯火、发动机的咆哮——

  “嘭!”

  和跑车砸落路面的剧烈碰撞!

  “看来你适应的很快。”

  耳边传来莉莉丝的声音,钧天从茫然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睁大了眼睛四处看了看——他还活着、甚至都没有受伤,座下的跑车依旧在夜色中狂飙,只是之前跑在前面的那道黑色幻影,此时远远的落在了后面?这让钧天确认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TM疯了吗!”

  “对女人——特别是对漂亮的女人——你要学会温柔!”

  莉莉丝又恢复了那幅满不在乎的模样,这更让自觉又从鬼门关走了一回的钧天怒不可遏。

  “你TM到底想要干什么!到底想干什么!”

  没有理会钧天愤怒的咆哮,莉莉丝逐渐降下车速直至跑车停靠在路边,下车随意的靠在已经损毁变形的车尾,看着后方急速驶来的黑色幻影。

  “来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话才说完,黑色的幻影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红色跑车旁边,急刹激起劲风吹的莉莉丝的金发一阵飞舞。

  黑色跑车的车门被打开,一个身着黑色夹克、带着夸张耳钉的英俊青年走到钧天面前:

  “再比一场!”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四周的&空气被

      机械人的眼中再次闪烁红光,有若实质的恐怖威势从机械人身上发出,四周的空气被冻结,地面的血水迅速凝结成冰。

  • ……每&变的规

      “王的意志,这个世界的规则……每次都是同样的答案,”黑衣男人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一成不变的规则——简直,无聊透顶!”

  • 械人:&同样很

      “你就不能干脆把他们都清理掉吗?”黑衣男人转身,一脸笑意的看着银色机械人:“虽然同样很无趣,但是至少——可以省掉很多麻烦不是吗?”

  • 这个世&暗……

      他想睁大了眼睛看清楚这个世界,但沉重的眼皮让他的视线很快陷入黑暗……

  •   此&车,还

      此时,透过身边的落地窗户,钧天眼角的余光已经瞥见了街对面刚刚停稳的黑色商务车,还有两名从车上下来、戴着黑色墨镜的西装男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