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慵散的坐在沙发上,颇富兴趣的望着钧天脸上吃惊的表情。  “很奇妙?”  钧天也没说话的,虽然很当然的点了点点头。  “实际上很简单的,你会觉得它所以会出现,它就会出现了,例如说——”莉丝的手指他身前点了点,“一张餐桌、一瓶红酒!”随着莉丝的声莉莉丝说话的时候,钧天正略带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是个很单调的空间,白茫茫的一片,没有边界,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

  “训练出一名合格的战士,是个漫长而且复杂的过程。”

  莉莉丝说话的时候,钧天正略带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是个很单调的空间,白茫茫的一片,没有边界,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

  “我希望你有在听我说话。”

  “当然。”钧天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莉莉丝。

  “很好!”

  莉莉丝点点头,做出一个往下坐下的动作,仿佛她空无一物的身后有张椅子在等着她——然后,在她坐下的那一刻,她身后真的出现了一把红色的单人沙发。

  她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钧天脸上惊讶的表情。

  “很神奇?”

  钧天没有说话,但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其实很简单,你觉得它应该出现,它就出现了,比如说——”莉莉丝的手指在身前点了点,“一张餐桌、一瓶红酒!”随着莉莉丝的声音,在两人中间就那么凭空出现了一张餐桌和一瓶红酒。莉莉丝拿起红酒做出一个倒酒的动作,餐桌上就出现了一盏高脚的玻璃杯,正好接住莉莉丝到处的红酒。轻轻晃动杯中的红酒,优雅的抿了一口,莉莉丝享受般的微合着

  双眼:“记忆中的味道......Perfect!”

  没有打断莉莉丝难得的沉醉,而是拿起餐桌上的红酒,仔细端详着。

  “要来一杯吗?”莉莉丝已经睁开了美目,一脸笑意的看着钧天。

  钧天看看莉莉丝手中的高脚杯,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红酒,最后还是学着莉莉丝之前的动作,缓缓倾斜酒瓶、将红酒往餐桌上倒去——没有酒杯出现,红酒直接倒在了餐桌上。

  钧天看着餐桌上的酒渍,露出思索的神色。

  “在倒酒之前,”莉莉丝转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慵懒的模样说不出的迷人。“你应该先确定手中有盛酒的杯子。”

  钧天摊开空无一物的手掌看了一眼,随即将红酒放回餐桌上,脸上略带着不满的表情:“我以为我们是为了训练而来!”

  “当然——我们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开始什么?这种无聊的小把戏吗?”钧天脸上不满的神色更甚,他觉得莉莉丝在耍他——他一直这么觉得。

  “那么你觉得,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呢?”

  “射击、格斗、或者力量速度上的训练——虽然我并不擅长战斗,但至少知道你的小把戏和成为一名战士没有丝毫的关系!”

  感受到了钧天语气中的不满,但莉莉丝并不介意,仍然保持着那副慵懒的模样。

  “速度、力量......当然,还有必要的技巧!”莉莉丝放下酒杯,起身走到钧天面前,“你觉得这样就能应付你将要面对的敌人了吗?”

  钧天沉吟片刻,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将来会面对怎样的敌人,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你会知道的,当然,这需要一些时间。”莉莉丝笑了笑,“所以在此之前,我们应该利用这些时间做些准备——你觉得呢?”

  “准备什么?变魔术的小把戏吗?”钧天瞟了一眼桌上的红酒。

  “我想让场面看起来赏心悦目——但是现在看来,你好像还没有办法摆脱囚禁你心灵个棺椁......”说完这句,莉莉丝右手一番,掌心就凭空多出一把黑色的手枪,顺势递到钧天跟前:“那么如你所愿,我们就从你更容易接受的方式开始好了。”

  看到钧天接过手枪,莉莉丝笑了笑,稍稍拉开和钧天的距离:“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敌人——那么,我们开始吧!”

  “开始?”

  钧天一脸疑惑的看着莉莉丝快步朝他接近,然后在下一刻,他就被莉莉丝的一记鞭腿抽的横飞出去——

  “嘭!”身体重重的砸在看不见的地板上,钧天痛苦的捂着肚子,五官因为剧烈的疼痛拧在了一起。

  “你有病吗!”钧天朝着莉莉丝大吼。

  “我已经提醒过你——训练开始了!”

  “去TM的训练,我受够了你的疯言疯语,受够了!”

  钧天站起来,一把丢掉手里的枪,转身就要离开,可刚刚才迈出一步,他的后背就遭到重重一击,有如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中般飞出十数米才重重砸下。剧烈的疼痛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传来,在地上趴了片刻,他才摇摇晃晃的挣扎着站了起来。

  “你该庆幸这是在虚拟空间,而且事先调整了身体的强度和痛觉——若不然,现在的你已经被活活打死了吧?”

  “我从不对女人动手,你别逼我!”钧天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愤怒,但脸上的表情还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异常狰狞。

  “你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吗?”莉莉丝右手一翻,掌中再次出现一把黑色的手枪递到钧天跟前:“现在,我是你的敌人,所以——杀死我,或者被我杀死!”

  钧天接过手枪,一脸愤怒的盯着莉莉丝,却还是没有将枪口对准后者——可惜莉莉丝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

  “你要学习的第一件事情: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敌人都不要心存仁慈,因为——你是一名战士!”

  话音刚落,莉莉丝性感却致命的鞭腿再次袭来,有所准备的钧天竖起双臂试图挡下这一击,只是——

  “嘭!”

  结果并没有区别,钧天第三次被莉莉丝被抽到空中又重重砸下。即使被加强了身体强度又削弱了痛觉,但接二连三的重击,还是让钧天的身体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一次,他连站起来都非常吃力。

  更糟糕的是,被摧垮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

  “你不要逼我......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

  钧天神色癫狂的对着莉莉丝大吼,而后者却是一脸平静,迈着性感的长腿,沉默的一步一步朝钧天走来。

  “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

  被愤怒和憋屈淹没了理智的钧天,终于举起了手枪,对准莉莉丝的方向,随即死死的扣住扳机——

  “啪啪啪啪啪......”

  在自动模式下,手枪中的子弹几乎被瞬间清空,但是预想中血腥的画面却并未出现——莉莉丝从原地消失了!

  预料之外的变化,反而让钧天在惊愕中冷静下来。

  “第二件事情——”

  突如其来的声音,钧天猛地抬头,看到莉莉丝正以一种“头下脚上”的姿态站在他头顶——完全超出理解的一幕,让钧天的大脑一片空白。

  “忘掉以往的所有认知,在幻想的世界里,最强大的力量——是幻想!”

  说完,莉莉丝整个人仿佛不受重力约束般的翻转一百八十度,右手顺势踢在钧天胸口。钧天第四次被打倒在地,表情痛苦的捂着胸口——这次他没能再站起来。

  莉莉丝稳稳的落下,随即缓步朝钧天走去,垂下的右手手掌张开,掌心就凭空多了一把银色的匕首。

  钧天还在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直到莉莉丝走到身前将他扶起来。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莉莉丝左手环抱着钧天,让钧天可以靠在她的肩膀上,听她温柔的呢喃:“除了你自己,谁都不能让你死亡......谁都不能!”

  “噗!”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此&车,还

      此时,透过身边的落地窗户,钧天眼角的余光已经瞥见了街对面刚刚停稳的黑色商务车,还有两名从车上下来、戴着黑色墨镜的西装男人。

  • 闭着双&柔一点

      “这个世界的身体,还真是脆弱啊!”被一只手洞穿了心脏,黑衣人却恍若未觉,仍旧一脸享受的闭着双眼,“这次,可以温柔一点吗?”

  • 一道红&消失。

      银色机械人的水晶眼眸中闪过一道红光,但很快又消失。

  • 天觉得&他想睁

      钧天觉得自己已经醒了,所以他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好沉重!

  • 幸存者&一脸惊

      鲜血从玉手的指尖滴下,落在最后那名幸存者的脸颊上,幸存者一脸惊恐的看着玉手的主人。

  • 我了吗&肆意的

      “这是打算干掉我了吗?”感受到了银色机械人冰冷的杀意,但黑衣男人似乎并不紧张,仍旧是一脸轻松肆意的表情。“然后放弃你的‘王’赋予你的使命,亲自进入‘幻想乡’重启轮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