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最后一次。  一切都晚了!  可以长久的纷争和自相残杀,了流干了人类族群的血液,在最后那场最终决定命运的战争中,更为强悍的机械军团,催毁了人类最后的抵抗。  人类的辉煌的历史在一次最绚丽的盛开后,轰的一声倒塌。  在人类残余的避难所中,最后的人类人类恐惧了,而在恐惧之后,是愤怒——他们不能接受被同类之外的存在屠戮!。...

  没有人知道她是何时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出现的,当她第一次闯入人类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带着那支庞大的、在以后的岁月里令整个人类都闻风丧胆的机械军团。没有交流,更没有和平,她似乎天生带着仇恨与杀戮,摧毁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类据点,屠杀每一个她见到的人类。

  人类恐惧了,而在恐惧之后,是愤怒——他们不能接受被同类之外的存在屠戮!

  面对共同的敌人,纷乱已久的人类终于团结起来,这是千百年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一切都晚了!

  长久的纷争和自相残杀,已经流干了人类族群的血液,在最后那场决定命运的战争中,更加强大的机械军团,摧毁了人类最后的抵抗。

  人类的辉煌在一次最绚烂的绽放之后,轰然坍塌。

  在人类残存的避难所中,最后的人类终于见到了她。

  雪白的长裙,乌黑的长发,精致的面孔,还有眼神中无法掩饰的悲悯神色——没有人能想到,那个传说中冷血暴虐、屠杀了所有人类的刽子手,会是这样一个如同天使般美丽的女孩!

  这是人类第一次见到她,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

  “从此以后,人类的时代,结束了......”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吗。”钧天仍然背对着莉莉丝,他的声音似乎很平静。

  “当然不是,故事从这里,才刚刚开始......”

  女孩杀光了人类,却没有毁灭人类,她利用最后那批幸存者们的遗传细胞,在试管中培养了一个全新的、庞大的人类族群。她为新生的人类建造了一座巨大的金属城市,一座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花园广场、只有巨大的金属基柱和无数的透明棺椁的——人类的墓地!

  新的人类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肉体就被囚禁在墓地的棺椁中,而思维,则被囚困在女孩创造的虚拟世界中。

  “你觉得梦里的世界才是真实的,是因为你的思维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囚禁在虚幻的妄想中.......”莉莉丝走到钧天背后,呵气如兰:“但是现在,你醒了!”

  “我醒了......”钧天低声说了一句——他的声音在颤抖。“我醒了......”

  “是的,你醒了——现在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感受到的一切,才就是真实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虚幻的妄想......”仍然背对着莉莉丝,但是钧天的身体,开始随着声音一起颤抖,“一切都是假的......和朵拉一起的生活,也是假的......”

  “梦里的世界永远都比现实美好,但是现在——钧,你必须尝试着遗忘,尝试着接受真实的世界!”

  “遗忘......我不要遗忘,我不要......”钧天摇着头,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你会的!你会忘掉梦中的幻想,你会接受真实的世界!这是你的宿命,钧,你逃不掉的——我们都逃不掉!”

  “我不要忘记朵拉,我不要......我不要!啊......”

  随着一声绝望的嘶吼,钧天的思维再次陷入黑暗......

  ......

  离开朵拉已经一周了,钧天在医疗仓中不断的睡着又醒来,每一次睁开眼睛,他都努力的寻找朵拉的身影,但每一次,他都只看到冰冷的金属墙壁。从最开始紧张的希冀,到最后麻木的接受,钧天虚弱的身体一天天恢复起来,精神却一天天愈渐委顿。

  他想否认这一切,他一次又一次的等待从梦中醒来——希望,失望,直到绝望!

  如果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他已经找不到继续下去的意义。

  这些天,钧天萎缩的肌肉在治疗中以远超常人的速度恢复着,直到此刻,他已经能够在林克的搀扶下走动了。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一定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林克将钧天搀扶到唯一的窗户边,神色激动的说着。

  在钧天浑浑噩噩的这些天里,“游侠号”五名成员中除了莉莉丝,也就只有林克愿意主动接触他这个新人了,所以虽然毫无兴致,但钧天还是习惯性的出于礼貌回应了了一句:

  “是吗......”

  “当然!”钧天的漫不经心,似乎并未影响到林克的热情。“身体机能从近乎完全萎缩到恢复百分之七十,避难所里最逆天的那几个家伙都要花费至少一年,而你只用了一个星期!这简直就是神迹,神迹你知道吗!”

  “是吗......”

  钧天仍旧是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窗外。来到这个所谓的“真实世界”已经七天了,但是直到现在,他才有机会透过窗户看到“游侠号”下方的大地——连绵起伏的、看不到边际的单调褐色,这就是他看到的全部。

  “外面都是这样吗?”

  “啊?”林克楞了一下,习惯了钧天的沉默,现在突然遇到对方提问,倒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了。不过他很快恢复过来,顺着钧天的目光往下方的大地看去:“是啊,到处都是这样!”

  “为什么?”

  “为什么?”林克挠了挠头,他不太确定钧天问的“为什么”到底是指什么,好在他并未困惑太久,就看到莉莉丝推开门进来了:“老大!”

  莉莉丝随意的点点头:“飞船的导航系统好像出了点问题,你该去驾驶室看看!”

  “除了到了该报废的年龄这点,‘游侠号’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其他的毛病!”

  莉莉丝无奈的耸耸肩:“那你就想想办法,让他晚点再退休吧——我们现在可是很缺少飞船!”

  “我们现在缺的可不仅仅是飞船,”林克一边说一边往门口走,“事实上除了敌人,我不认为我们有没有什么是不缺的。”

  莉莉丝笑着目送林克离开,随后走到钧天身边。

  “很糟糕对吗,”莉莉丝看了一眼窗外,“特别是,跟‘幻想乡’的世界比起来——简直糟糕透顶!”

  钧天没有说话,仍然呆呆的看着窗外。

  “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不想知道!”

  莉莉丝看了钧天一眼,笑了。

  “因为机器人会掠夺一切!”莉莉丝没有理会钧天是不是想知道这些——也或许,她认定了钧天想知道这一切。“矿产、森林、水源......所有的资源——哪怕它们根本就用不完!”

  钧天的目光仍然看着窗外,不过他终于开口了:“你说的这些,更像是人类会做的事情!”

  “也包括你吗?”

  钧天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话,莉莉丝饶有兴趣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但你的意志却越来越消沉——这可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你希望看到什么,跟我没有任何关系!”钧天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愤怒。

  莉莉丝看着变得愤怒的钧天,笑了。

  “看来,必须给你找到一点希望——毕竟你是唯一的......”

  “如果你要给我希望——让我回到朵拉身边!”

  “可以。”

  “!”钧天猛地转头:“你要放我走!”

  “关于真实与幻想的辩论,我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向你再多说一遍了!”莉莉丝迎着钧天热切的目光看过去,“但是钧,你必须知道,已经醒过来的人,是不可能再一次回到梦中的!”

  “我不想听你的狗屁道理,我只想回去,回到朵拉身边——哪怕那只是一场梦!”大吼着将心中的绝望发泄出来,钧天一脸痛苦的闭上眼睛。

  “无论是电脑人还是避难所的老家伙们,都不会允许你回到‘幻想乡’的。”

  钧天仍然闭着眼睛,他已经厌倦了莉莉丝一次又一次的说服——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你回不去了,但是——她还有机会可以出来!”

  “!”钧天再次睁开眼睛,一脸热切的盯着莉莉丝:“她可以出来!朵拉可以出来?”

  “虽然觉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的确存在这种可能!”

  钧天盯着莉莉丝看了许久,直到脸上的狂热逐渐褪去,他低头沉吟片刻。

  “这一次,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我一定杀了你——我发誓!”

  面对钧天的威胁,莉莉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那你可得努力了——无论是想救出你的小女友,还是想杀了我......”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速凝结&成冰。

      机械人的眼中再次闪烁红光,有若实质的恐怖威势从机械人身上发出,四周的空气被冻结,地面的血水迅速凝结成冰。

  •   “&吗?”

      “这个世界的身体,还真是脆弱啊!”被一只手洞穿了心脏,黑衣人却恍若未觉,仍旧一脸享受的闭着双眼,“这次,可以温柔一点吗?”

  • 钧天从&看——

      “!”一句话让钧天从慌乱中冷静下来,他拿下手机看了看——显示的陌生号码:“你是谁!”

  • 个世界&出一副

      “王的意志,这个世界的规则……每次都是同样的答案,”黑衣男人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一成不变的规则——简直,无聊透顶!”

  • 惑的味&。

      “先不要急着问我是谁,因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充满着女人魅惑的味道,看不见——却显而易见。

  • ?”感&‘幻想

      “这是打算干掉我了吗?”感受到了银色机械人冰冷的杀意,但黑衣男人似乎并不紧张,仍旧是一脸轻松肆意的表情。“然后放弃你的‘王’赋予你的使命,亲自进入‘幻想乡’重启轮回?”

  • 迷糊糊&想着,

      迷迷糊糊中如是想着,钧天用尽全身的力气,过了不知多久,终于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一片幽暗的世界,缀满无数清冷的光点——令人心生恐惧的瑰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