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整个思维被吞噬掉的未知的恐惧!  “嗬!嗬!”  他惊惧的想要大叫,却从喉咙里传出的,却仅有虚弱无力的吼叫!  却这并也不是全部!  他迅速意外发现自己躺在一具透明的的棺椁中,而在他视线可及的地方,则是更多人的、密密麻麻排列成着的透明的棺椁,他看见的那片瑰“我……来过这里!”。...

  他感觉眼皮异常的沉重,但他知道,自己必须睁开眼睛,于是努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他看到一片幽暗的世界,缀满无数清冷的光点。

  “我……来过这里!”

  他想起一些什么——一个短暂却令他后怕的梦——彻骨的寒意从心底升起,于是更加用力的睁开了眼睛:****的身体浸泡在某种粘稠的液体中,一根金属管插在肚脐上,另一头连接在视线看不见的地方......

  “这是......自己的身体!?”

  恐惧,仿佛要将他整个思维吞噬掉的恐惧!

  “嗬!嗬!”

  他惊恐的想要大叫,然而从喉咙里传出来的,却只有虚弱的嘶吼!

  然而这并不是全部!

  他很快发现自己躺在一具透明的棺椁中,而在他视线可及的地方,则是更多的、密密麻麻排列着的透明棺椁,他看到的那片瑰丽的清冷光点,全是这些棺椁反射的幽光!

  “假的!都是假的!”

  他恐惧的想要大叫!想抽出连接着自己肚脐的金属管!想歇斯底里的砸烂囚困住自己的棺椁!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没有力气大叫、没有办法聚集手上应该有的力量、甚至没有办法感觉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他艰难而笨拙的转动脑袋,试图寻找到一些什么,但是幽暗的世界中,他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又一个的透明棺椁、还有棺椁中毫无声息的****躯体。

  他努力回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商场的天台,他推开右边的门走进去,然后......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

  “难道这就是真实的世界?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思维逐渐被冰冷的恐惧所占据,除了虚弱的嘶吼和四肢艰难的抽搐,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睁大了眼睛感受看不见的死亡......

  “都是假的!都是幻觉!都是幻觉......”

  漫长的片刻过后,耳边似乎传来一阵动静,在钧天有所反应之前,伴随着更大的动静,棺椁的盖子被打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在他眼前——金发红唇,魅惑众生!

  莉莉丝!

  “我来接你。”

  “接我......接我......”钧天下意识的摇着头,越来越深的恐惧紧紧包裹着他,“我哪也不去,这都是假的!我会醒过来......醒过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莉莉丝俯身,用一件宽大的外套将钧天****的身体裹住然后抱起,后者这才注意到,莉莉丝全身都被一套红色的金属装甲包裹住,凌空悬浮。

  “你不愿意相信、不愿意接受,”莉莉丝抱住无力挣扎的钧天飘离原地,“但这就是真实——真实的世界!”

  钧天的脑子还处于一片混乱,他根本没注意莉莉丝究竟说了些什么,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透明的棺椁、和被囚禁在棺椁内生死不知的一具具躯体上。

  “这是个梦,这只是个梦......”

  看到钧天迷茫中带着恐惧的眼神,莉莉丝略显无奈的摇摇头:“看来你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接受着一切......”话刚说完,她突然扭头朝远处的黑暗看过去,而下一刻,数个隐约的黑影就从黑暗中钻了出来。“这些恼人的苍蝇,就不能让人稍微轻松一些吗。”

  莉莉丝回头,将一直拿在左手的头盔戴在犹在混乱的钧天头上,随即启动装甲后面的动力装置,化作一道红色闪电快速离去......

  ......

  再次从黑暗中醒来,钧天发现自己手臂插着输液管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四周是斑驳的金属墙壁,玻璃窗外不时有白云被甩在视线之外——似乎在一艘船上,不过他并不能确定,他觉得自己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来不及困惑太久,铁门打开的“咯吱”声打断了钧天的思绪,莉莉丝带着小林和一个黑人姑娘走进来。

  黑人姑娘在钧天头顶一块屏幕上信手点了几下,随后看向莉莉丝:“已经渡过危险期了,不过能不能恢复全部的身体机能,要回到避难所做全面检查才能知道。”

  莉莉丝随意的点点头:“他会恢复的——然后成为一名强大的战士。”

  黑人姑娘露出疑惑的表情:“船长您已经检查过他的身体了?”

  “没有,不过结果已经等在那里了......”莉莉丝轻轻笑了笑,没有理会黑人姑娘的疑惑:“你和小林先去休息吧,这里我会看着。”

  崔西和小林很快离开了房间,铁门再次被关上,只剩下莉莉丝和钧天两人。

  两人都没有说话,屋内安静了片刻。

  “我以为你心里会有很多疑惑,”莉莉丝妩媚的笑了笑,率先打破了沉默,“难道是这么快就适应了‘真实’吗?”

  “让我回去!”钧天的声音显得很虚弱,但紧盯着莉莉丝的眼神却异常锐利。

  “看来,比我原来想象的要糟糕一些,”莉莉丝一脸毫不在意的笑意,“果然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吗——即使是你?”

  “让我回去......让我回去!”

  钧天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全身的肌肉仿佛都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完全使不出一点力气。

  “我可没拦着你,”莉莉丝好整以暇的看着钧天在那里挣扎,“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你好像哪里都去不了。”

  钧天放弃了徒劳的挣扎,一脸愤慨的看着莉莉丝:“你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做。”

  “敢做不敢当——什么都没做,我为什么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都没有被使用过的肉体,使不出力气难道不是很正常吗?”莉莉丝流露出一丝调皮的笑意,“肌肉还没有完全萎缩,或许你该感谢那些家伙给你们的培养槽加了按摩程序。”

  “你到底想说什么!”

  莉莉丝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起身走到房间唯一的那扇窗户边,盯着外面看了片刻。

  “不得不承认,比起幻想乡,真实的世界的确是太糟透了,”莉莉丝摇了摇头,转过身走回到钧天身旁,“你大概也是这样认为的吧?”稍稍想了想,“不,你就是这样认为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世界什么是幻想乡,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回去,回到朵拉身边!”

  “我从来没打算拦着你,现在是你自己站不起来,不是吗?”

  “我会站起来的!”

  “我相信你会的,”莉莉丝笑了,“不过,那大概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钧天不再说话,艰难的别过头去不看莉莉丝。

  “为了不让你无聊,就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莉莉丝自顾说着,“一个......很久远、很漫长的故事!”

书评(145)

我要评论
  •   小&...

      小巷尽头,钧天停下脚步,看着对面的漂亮女人:金发、红唇、黑衣,还有一张能迷倒众生的精致面孔......

  • &!”一

      “!”一句话让钧天从慌乱中冷静下来,他拿下手机看了看——显示的陌生号码:“你是谁!”

  •   “&。

      “然后呢?”钧天站在咖啡馆后的狭窄小巷,分别往两头看了看。

  •   机&有尸山

      机械人军团留下棺椁后沉默退去,地心深处再次陷入沉寂,只剩下火焰、废墟、尸体——还有尸山血海中的水晶棺椁。

  • 志,这&厌的就

      “王的意志,这个世界的规则……每次都是同样的答案,”黑衣男人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一成不变的规则——简直,无聊透顶!”

  • 要,”&...

      “那不重要,”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重要的是,你已经选择了......”就在耳边!

  • &轻的按

      芊芊玉手从黑衣男人的心口抽出,轻轻的按住黑衣男人的面部:“恐怕不能,朱利亚斯大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