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香了彻底愣了。他是怎么能做到的?两年的结婚后生活,在她的脑海中,楚清影憋屈懦弱是既定的事实。但没成想,这几天带来她的震撼太多了。洛天香的脑子了完全转但是弯来他是怎么做到的?。...

洛天香已经彻底愣了。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一年的婚后生活,在她的脑海中,楚临风窝囊无能是既定的事实。

但没成想,这几天带给她的震撼太多了。

洛天香的脑子已经完全转不过弯来。

那可是几十人,十秒不到,全部躺在了地上?

一鸣惊人!

直觉告诉洛天香,她根本没有真正的认识自己的丈夫。

他根本就是水里潜龙,如今才一飞冲天,慢慢展露雄姿!

看着楚临风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如同夜幕下的收割者。

那冰冷的双眸,薄削的嘴唇,无一不再透露着无尽的寒意。

“别……别过来。”黄毛吓得一下跪在了地上,浑身颤抖。

“谁指使你来的?”楚临风再次问道。

黄毛一脸惊恐,说道:“我告诉你,你放了我,不然我死也不会跟你说。”

“是吗?”楚临风缓缓的蹲在了他的面前,忽然手指伸出点在了黄毛身体的一个部位。

“啊!”

凄厉的叫声仿佛刺破了黑夜,黄毛在地上痛苦的打起滚来。

那种从灵魂深处带来的痛苦让他想要立马死去,却无能为力。

“大哥,我说,我说!”还没到一分钟,黄毛已经彻底失去了刚才的嚣张。

楚临风又是一指点了过去,还是刚才那个地方。

“是高进指使我干的!他出一百万,让我们做件事。帮他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先打断你的四肢,然后由云巅集团的李飞再出现救下刚才那位美女,想博得她的芳心。”黄毛只觉得刚才的痛苦瞬间消退,但是那抹深刻的记忆并没有消失。

“李飞……”楚临风缓缓的站了起来。

“大哥,您夫人被还……还被下了慢性情药,也是高进在您夫人同学聚会上让人做的。当时他们商量计划的时候,我跟老大都在场。”黄毛说完,一下抱住了楚临风的大腿,哭道:“大哥,知道的都说了,我猪油蒙了心,为了钱我才……你放了我吧。”

“犯我逆鳞,你说让我放了你?”楚临风的腿猛地弹出。

黄毛直接被扫出老远,一下撞在了一棵树干上,没有了声息。

“何武,我现在所处坐标位置,处理一下现场。”楚临风打了一个电话,转身进了车里。

李飞,高进,等着承受怒火吧。

没想到高进竟然给洛天香下了药,怪不得洛天香的反应那么奇怪。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驱车速度往家里而去。

……

“李少,搞定了吗?”高进眼神忽闪,给李飞去了电话。

“没有!我等到现在,黄毛他们都没给我信号让我过去!”李飞那边气哄哄的说道。

“那我找人过去看看。”高进说完挂了电话。

没过十分钟,高进就给李飞重新去了电话,语气有些惊恐:“李少,现场一个人都没有!黄毛他们的人电话全都打不通。”

“怎么回事?!妈的,这帮饭桶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李飞那边震怒。

“高进,你他么赶紧给我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一天之内,洛天香要是不出现在我的床上,你给老子等着!”李飞咆哮了一声,挂了电话。

高进紧紧的捏着手机,眼神忽明忽暗。

本来高进跟李飞就认识,李飞突然找到他,让他找机会做件事情。那就是把洛天香搞到手,就许诺给高进一家公司。

高进邀请高中同学进行聚会,并让冯婧在洛天香的酒里下了药。

然后安排了黄毛他们演戏,这计划本来就是天衣无缝,可是黄毛他们的人呢?

怎么突然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到半个小时,保时捷918已经出现在了云巅一品小区。

楚临风抱着洛天香急速的往家里跑着。

虽然是给她下的是慢性药,但是洛天香现在已经慢慢的迷失了自我。

被楚临风抱着,不然的扭动着,像是十分难受一样。

等到了家里,洛天香浑然已经软的像是棉花一样。

“这样下去不行,必须及时除去药性。”楚临风想到。

而且,就洛天香现在这种状态,也不能送医院。

因为,慢性情药这种事太过显眼了。

楚临风正想着,洛天香突然像是八爪鱼一样直接挂在了他的身上。

“临风,你爱我好不好?”洛天香在他耳边火热的呢喃着。

轰!

楚临风一直以来无比冷静的大脑突然像是原始爆炸一样。

他虽然梦想着有一天能跟自己爱的人做真正的夫妻。

但是没想到那一天,可能会来的那么快。

洛天香绝美的外表之下,有着一颗本分守旧的内心。

如果她不不算彻底接受一个男人,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给出去。

所以,楚临风一直在等,等洛天香敞开心扉,真正心里接受自己的那一天。

“老婆,你被高进下了药。你先别胡思乱想,我得赶紧给你把药性逼出来。”楚临风反应了过来,立马说道。

要想解除药性,除非行男女之事。亦或者是用外力逼出药劲。

还有一招就是用凉水不断的冲洗,但是那种犯法会留下后遗症。

楚临风不想现在趁人之危,要了洛天香,因为这根本就不是洛天香的本意。

“临风,我好热,你帮我把外衣脱掉。”被楚临风放在沙发上的洛天香,红唇微张,眼神迷离。

虽然这样,但她仍然像是一个冰清玉洁的,降落凡尘的仙子。

只不过是,全身上下充满了致命魅惑。

“对了,逼毒之法,试试!”楚临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温柔的说道:“老婆,我现在给你逼出药劲,可能会有点不舒服,你忍忍。”

说完,事不宜迟,他直接一指点在了洛天香的头顶百会穴上。

洛天香呼的出了一口浊气,眼神儿仿佛清明了一些。

“有效!”楚临风看着她的反应,十指连按,极快的在洛天香周身之上按了起来。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当楚临风全身都被汗液浸湿的时候,洛天香终于不再燥热。

而她,全身上下也出满了香汗。

药劲随着汗液全部散发了出来。

恢复清明的洛天香躺在那里,突然甜甜一笑,如同绽放的花朵。

“老婆,感觉怎么样?”楚临风担心的说道。

毕竟,刚才那种祛毒的指法他也是第一次尝试,没想到殊途同归,结果都是一样。

“人家先去洗个澡,冒了一身臭汗!”洛天香有些不敢直视楚临风,逃也似的跑了。

刚才,好羞人……

书评(157)

我要评论
  • &。

    “天斌,你说的可是真的?”跟李氏集团的合同非同小可,洛玉海重视至极。

  • 也要让&起吧?

    洛天斌摇了摇头,冷笑道:“那我们赌一把如何?如果我能拿的下合同,你就滚出洛家。如果我输了,以后洛家的继承权就归你了,敢不敢?你老公楚临风是个废物让我看不起,你不会也要让我看不起吧?”

  • &答应的

    洛天香心里纠结万分,要是答应的话,肯定必输无疑了。要是不答应,那以后肯定是成为洛家的笑话,还怎么管理途猫?

  • 坚定的&,突然

    看着楚临风那坚定的眸子,洛天香紧紧的捏着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突然冲口说道:“洛天斌,我跟你比!”

  • 广告合&”

    “李总,昨儿跟您约定好的,今天下午我们签署关于贵集团跟途猫的广告合同……”

  • 争,虽&其他办

    今日之争,虽然说算是意气用事,但是已经没了其他办法。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