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一瞬间,楚临风正好也没看见。冯婧嘴角阴阴一翘,走回了位置上。差不多过了半个半小时左右,洛天香突然间觉得不对劲儿,浑身躁热难受啊。心里也像是蚂蚁爬像。“临风,我有些不冯婧嘴角阴阴一翘,走回了位置上。。...

这个瞬间,楚临风恰好没有看到。

冯婧嘴角阴阴一翘,走回了位置上。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洛天香忽然感觉不对劲,浑身燥热难受。

心里也像是蚂蚁爬一样。

“临风,我有些不舒服,咱们回去吧?”洛天香忽然握上了楚临风的手,皱眉说道。

她现在感觉又渴,又难熬,一股热气在全身游走不定。

而且越靠近楚临风,她就越觉得自己难以把持。

楚临风感觉她的手现在很烫,随即摸了摸她的额头,更加的热。

难道她根本就不能喝酒?

“各位同学,我老婆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你们吃好,抱歉!”楚临风直接搀扶起洛天香,说了一句就走了。

“哼!”

楚临风刚下楼,高进一把扔掉了手中的筷子,说道:“大家都散了吧。”

下了楼,高进就看见,楚临风叫了一名代驾开车走了。

竟然开保时捷918?

这个楚临风到底是什么人?

不过,管你是什么人,只能怪你命不好!

等会就打断是的四肢,后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至于洛天香,敢跟老子高傲?

等李少玩完你,老子要好好看看你在我面前是怎么发浪的!

“李少,洛天香药效已经发作,在回去的路上,您可以安排了。”高进谄媚的打着电话。

“高进,做的好。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电话那边的声音抑制不住的冲动。

高进狠狠的挂了手机,阴狠说道:“李飞,敢玩我高进看中的女人。我倒要你看看你能怎么满足我?”

918后座上,洛天香的状态已经越来越奇怪了。

她鼻间不断的呼出热气,一双玉臂揽着楚临风的脖子,将头窝在楚临风的胸膛之上不愿意离开。

“临风,我好热,还有些晕。”洛天香喃喃的说道。

她只觉得身体中的燥热好像越来越重了,只能按开了车窗,风迎面吹来,才觉得好的多。

“你不能喝酒怎么告诉我?”楚临风心疼的说道。

没想到洛天香竟然不胜酒力,一杯啤酒就变成了这样。

“我能喝一瓶啤酒的。”洛天香糯糯的说了一句,往楚临风怀里拱了拱。

“老公,你今儿好帅,我都犯花痴了。”洛天香突然有些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句。

楚临风一愣,在记忆里,洛天香这好像是第一次叫他老公。

就在这个时候,车辆拐了一个大弯。

楚临风不经意的往前一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这貌似不是回家的路,而是去郊外。

因为人烟已经慢慢稀少起来。

“停车!”他冷喝了一句。

这个代驾是酒店提供的,专门为喝酒的客人服务。

没想到,司机竟然默不作声,一脚踩在了油门上,保时捷918瞬间弹射出去。

很快,速度已经超过了160迈!

楚临风眼眸中出现一丝冷意,这司机是在找死。

但是如此告诉,他也不能去抢方向盘,暂时的默不作声。

不然的话,车肯定会出事故。

司机觉得后背像是有狼在盯着自己一样,直发凉。

但是没有办法,他拿了别人的钱,要求把楚临风和洛天香带到郊外无人的路上。

很快,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

周围黑漆漆一片!

“停车!”

不远处,足足有七八辆车停在那里,全部打开了大灯,亮光刺的人眼睛无法睁开。

司机一脚踩在了刹车上,缓缓停住了。

他打开车门就想跑。

“现在想走?晚了!”楚临风虽然伸出手,在他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点在了司机的脖颈大动脉上。

那司机身体一滞,倒在了路上。

“车上的人,滚下来!”

顿时,有七八个人凶神恶煞的把保时捷918围了起来。

楚临风稳稳的坐在车里,心里已经明了,看来今日这事儿多半跟刚才的同学聚会离不开关系了。

“哟,还有个美女呢!”为首的是一个光头,狞笑着竟然把头伸进了打开的车窗之中。

嚣张的看着洛天香。

“临风,他们是谁?是不是遇到抢劫的了!”洛天香虽然现在神智有些迷糊,但是却被吓得一下清醒不少。

“老婆,没事儿。”楚临风坐在那里,头都没转。

“小子,你他么耳聋是吧,快把你女人献出来给老子玩……”

“砰!”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楚临风突然一肘暴击在光头的头顶之上。

强劲的力道,直接把光头的颈骨震断,从后脖子穿了出来。

“他……他竟然打死了老大!下来人,给我弄死他!”其他的人一看,立马喊道。

光头死的很惨,直到最后,脸上都是一副嚣张的表情。

立马,七八辆车上的人全部下来了。

足足有三四十人!

保时捷918瞬间被里里外外为了好几圈。

“临风,怎么办?报警吧……”洛天香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阵仗?

吓得浑身直抖。

“小子,你他么下手挺黑啊。原本是要打断你的四肢的,这是你自己不想活了!滚下来,不然就砸车了!”一个黄毛面目狰狞的说道。

不过,他并没有像刚才光头那样,嚣张的直接把头伸进车窗。

“老婆,好好的呆在车上,不要看。”楚临风拍了拍洛天香的手背安慰说道。

“临风,你别下去!这么多人会把你打死的!”洛天香一把拉住了他。

“相信我。”楚临风突然盯住了洛天香的眼眸,镇定的说了一句。

随即,他打开了车门。

“妈的,你胆子挺肥啊!真特么敢下来!”黄毛往后一退,三圈人缓缓移动直接把楚临风给围在了里面。

洛天香已经看不到他了。

“对我老婆出言不逊加上吓到我老婆两条罪状,死罪!”楚临风突然淡漠的说了一句。

全身上下都散发出无尽的冷意。

看着眼前的一圈人,他的视线仿佛穿透了过去,这些人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给我弄死他!”黄毛狠狠的喊了一句。

所有人手中的铁棍,木棒全部招呼了下去。

可是意外发生了……

人影一闪,他们眼前一花,突然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击。

十秒不到,围了足足有三圈的人全部躺倒在地上,没了任何声息。

“你……你是人是鬼?”黄毛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楚临风已经盯上了他。

“说出背后指使者。”楚临风如同死神一般看着他。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泡尿照&废物?

    “楚临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让我后悔?就凭你这个废物?脑子被驴踢了吧!”洛天斌哈哈大笑。

  • 他都能&答应!

    “兵主!尊上亲许,只要您愿意出山,什么条件他都能答应!”

  • 之事。&,就无

    “我早已不过问庙堂之事。何武,如今边关告急,他赵无极除我之外,就无人可用了吗!”年轻人叫楚临风,说完冷哼了一声。

  • &给李珽

    洛天香拿出手机,就给李珽拨了过去,洛天斌这摆明了是想让她在洛玉海面前对质,但是她没有丝毫担心。

  • 她现在&,楚临

    她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结婚一年来,楚临风毫无作为。

  • ”李珽&变。

    “我的要求你不能满足我。所以,抱歉了哦洛大美女。”李珽语气一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