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冯婧回到洛天香跟前的时候,脸色了变了。变为了一脸歉意。“冯婧!”一看见他,洛天香就一股火往外冒。是她的丈夫让自己 差点儿身败名裂。冯婧是她的大学同学变成了一脸歉意。。...

“天香。”冯婧来到洛天香跟前的时候,脸色已经变了。

变成了一脸歉意。

“冯婧!”一看到他,洛天香就一股火往外冒。

就是她的丈夫让自己 差点身败名裂。

冯婧是她的大学同学,同时两人高中也是一个班毕业的。

之前可谓是感情十分的好了,没想到冯婧因为嫉妒,竟然对自己做了那种事情。

洛天香现在都不想搭理她。

“天香,对不起,我为我老公的事情向你道歉!”冯婧突然低下了头。

就在这个时候,她眼中毒辣再次一闪而过。

“今儿同学聚会,不说这个了。”洛天香摆了摆手。

陈其强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她实在是不想再提那么恶心的事儿了。

“你能原谅我吗?”冯婧似乎是依旧不放弃的说道。

态度可谓是恭敬。

楚临风眯起了眼睛,仿佛察觉到了这个女人有些不对劲。

但是哪里不对劲,他目前还说不上来。

“冯婧,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洛天香脸色也有所缓和。

“就知道你最好了,咱们还是好姐妹。我已经跟陈其强离婚了!”冯婧突然拉住了洛天香的手,一阵激动。

同时,她有些忌惮的看了楚临风一眼。

随即张口说道:“大家可不要认为错了!天香的老公可是神秘的大富豪!”

“富豪?”

“就他那样要是富豪,我就是首富了!”

“就是,冯婧你傻了吧?”

“知道滨州公园和‘星空之瞳’吗?”冯婧说道。

“冯婧,你说这些干什么!”洛天香有些不悦的说道。

“天香,你老公那么有本事,说说怕什么?”冯婧说了一句,随即跟楚临风说道:“对吧,楚先生?”

“楚先生就是出手买下那两样东西的神秘富豪!”没等楚临风有什么表示,冯婧突然说道。

“什么?!”

“不可能!”

同学之中,爆发出一声惊呼。

这样的人物,那在滨州怎么可能寂寂无名?

又怎么可能会去入赘区区洛家?

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

“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冯婧似乎是很自豪的拉起了洛天香的小手说道。

“好了好了!今天是咱们同学聚会,又不是攀比来了,大家开始吃饭吧。服务员上菜!”高进说了一声。

嘴角微微翘起,他显得好像有点期待。

再次看了洛天香一眼,眼眸中有着一丝火热。

席间,高进一遍又一遍的向楚临风敬酒。

不光是他,其他的男同学都一杯杯的敬着。

而楚临风好像是来者不拒,只要来敬的,他一一都喝下了。

“同学们这么热情,我作为天香的老公,也敬诸位一杯!”楚临风说完,一饮而尽。

尼玛,他也太能喝了!

这白酒都两斤下肚了吧?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饭桌上响起了窃窃私语!

高进脸上闪过一丝着急,赶紧站了起来,说道:“楚兄,能娶到我们班花,我们真是羡慕,我再敬你一杯。”

“却之不恭!”楚临风说完,又是一杯直接下肚。

“各位男同学,当年暗恋班花的不在少数吧?今儿怎么回事?班花嫁人了,咱们都敬敬楚先生,劳烦楚先生好好对待我们的班花吧?”高进喝完突然说道。

就不相信喝不到你,他心里阴狠的想到。

“高进,你什么意思?一直都是我老公喝,你们怎么相互不喝?”洛天香早就看出了不对。

这些同学明显就是针对楚临风的。

这一人一杯的相互敬酒,楚临风就算是天大的酒量也撑不住啊。

“老婆,别这么说。你的同学们都很好!来,各位尽兴,我先喝一杯。”楚临风淡淡的说了一句,又是一杯进肚。

看到这一幕,高进脸上阴郁更胜了,赶紧朝一个同学使了使眼色。

“班花,你老公真是海量!我李奎还从来没见过有比我能喝的人!来楚先生,今儿咱们不醉不休!”李奎突然站了起来。

虽说是敬酒,听那语气,就像是宣战一样。

洛天香终于忍不住了,俏脸上一阵冷意:“李奎,你什么意思?”

这个李奎上高中的时候就能喝,她们那时候女生都听说,他一个人喝倒了一片。

可他刚刚喝几杯?楚临风都喝了几杯了?

现在却站起来要跟楚临风拼酒,要点脸么!

“班花,莫非是怕你老公喝不赢我?没事儿,直接认输也行!”李奎摇了摇头故作无奈的说道。

其他同学纷纷点头,开始给李奎助兴。

楚临风嘴角轻轻弯起,说道:“不知道这位同学想怎么喝呢?”

“拿大碗来,咱们喝一个五颜六色怎么样?”李奎挑衅的说道。

“五颜六色?”楚临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话。

“所谓五颜六色,就是白酒,红酒,啤酒以及一些鸡尾酒混合在一块喝,那样才算是男人!楚先生,你应该没喝过吧?”李奎嘿嘿的笑道。

“老公……”洛天香后悔了。

早知道今儿不让楚临风来了,这种酒喝下去,谁能受得了?

她这些同学明明都是得到了高进的授意,来整他的。

“老婆,无妨。”楚临风安慰了一下她。

这个时候,服务员已经拿上了各种各样的酒。

有茅台,有拉菲,有人头马,还有各种五颜六色的酒。

“服务员,每瓶都倒在碗里,可分好了量啊!”李奎看着那些酒很是猖狂的说了一句。

“先生,您……您要把这些酒都掺着喝?”服务员愣了,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这么喝的。

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让你倒你就倒,废什么话呢!”李奎嚣张的说了一句。

服务员那叫一个不爽,喝,待会喝死你!

而且还用碗喝,这帮人真是糟蹋身体!

“慢着!”

就在服务员把所有酒都打开准备倒的时候,楚临风突然说道。

“楚兄,这还没开始喝,就害怕了?”李奎突然笑道。

还不信老子吓不倒你?

再能喝的人,只要喝一碗这五颜六色,立马就让他不省人事。

而李奎足足能喝三碗,这个战绩足以让他自豪。

跟我喝?喝的你不能自理!李奎心里想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高进。

高进偷偷的朝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楚兄,既然喝不了。那就说句话,认个输得了!喝酒讲究的就是这个气氛?李奎你也不要逼人家楚先生了。”高进赶紧添了把火。

“谁说我不喝了?”楚临风突然站了起来,拿过那两只碗,摇了摇头,然后缓缓说道:“这碗也忒小了。”

“服务员,拿两个盛汤的盆来!”

书评(144)

我要评论
  • ,你打&个电话

    “我胡没胡说,你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洛天斌戏谑一笑,眼中露出一丝阴狠。

  • “我早&,他赵

    “我早已不过问庙堂之事。何武,如今边关告急,他赵无极除我之外,就无人可用了吗!”年轻人叫楚临风,说完冷哼了一声。

  • 是意气&但是已

    今日之争,虽然说算是意气用事,但是已经没了其他办法。

  • “跟李&家的合

    “跟李家的合同怎么还没签?知不知道这份合同的重要性!天香,你身为途猫总经理,给我好好解释解释。”

  • 脑子被&洛天斌

    “楚临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让我后悔?就凭你这个废物?脑子被驴踢了吧!”洛天斌哈哈大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