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提供服务员愣了一下。“楚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奎吓了一跳。用盆喝?太狂了了吧!“临风,你又胡来什么呢!”洛天香但是是个女人,但也明白用盆喝酒时的下场。这点“楚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奎吓了一跳。。...

“啊?”

服务员愣了一下。

“楚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奎吓了一跳。

用盆喝?

太狂了了吧!

“临风,你又胡闹什么呢!”洛天香虽然是个女人,但也知道用盆喝酒的下场。

这点常识,只要是人都知道。

“这位同学,我喝酒一直都用盆的。”楚临风笑的很真实。

“这……”李奎有些迟疑,看了高进一眼。

“好!楚兄豪爽,服务员拿盆来!”李奎脸色一狠。

跟我装?待会喝不下去要你好看,李奎想道。

服务员直接拿过来了两个盛汤的盆过来,有些期待的看着。

自从她上班以来,还没见过有人拿盆喝酒,这一盆都能足足装下最低三升的酒!

“我来倒。”楚临风开了一瓶茅台,一瓶伏特加,一瓶人头马,又加上一瓶xo,外带三瓶极品红酒。

服务员立马打开了视频录制,这要是传到网上,绝对会引起轰动。

先是白酒倒入,两盆均分。

随即倒入了高度伏特加……

最后是红酒,那抹纯纯的酒红色一涌入盆中,顿时将里面的液体变得妖艳起来。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看着这两个盆。

“尼玛,这要是喝不了,这么多好酒可浪费了……”

“就是,这两人玩什么呢。李奎酒量那么大,洛天香她老公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那些同学也纷纷拿手机拍了起来。

“同学,请吧。”楚临风将其中一个盆缓缓推到了李奎旁边。

“咕咚!”

看着这一盆的混合酒,李奎看的直咽唾沫。

等下一定要喝的慢点,他只要一喝倒,就行了,李奎想到这里立马心里打起了小九九。

“喝!”

“喝!”

所有人都等不及了,楚临风微微一笑,把盆端了起来。

然后往前一递,忽然爆喝一声:“请!”

李奎眉头一跳,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是硬着头皮端起了酒盆。

“我辈男儿,当豪气干云!楚某先喝三大口以表心意!”

楚临风猛然站直!

脊梁如山!

仰脖,咕咚就是一大口。

眼眸中猛然星光四溢,楚临风大喝一声:“爽!”

不止为何,李奎看着他的眼睛,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楚临风眯着眼,诗句夺口而出!

随即,又是一大口。

此刻的他,全身似乎都包裹上了肃杀之意,看之让人胆寒。

所有的同学都愣住了,就连服务员都傻傻的看着楚临风,他的气息好强大,似乎是能影响到自己的内心?

洛天香是离楚临风最近的。

看着他的脸庞,她第一次被他的气息感染了。

楚临风此刻,仿佛就是驰骋沙场,冠军古今的将军!

“好帅。”服务员情不自禁的说道。

“这才是男人!”

“真让人振奋。”

在座的那些同学全部被感染了,恨不得立马上战场杀敌。

高进眼神儿中露出一抹疑惑,他怎么会有这种气息?

随即,他反应过来,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眼中的贪婪和毒辣一闪而逝。

喝完第二口,楚临风随即满眼柔情的看向了洛天香。

“临风……”洛天香迷惘的喃喃叫着楚临风的名字。

她的心,此刻已经怦怦直跳。

“一身傲骨通透,争得功名万千!”

“怎比醉卧温柔,红颜一笑?”

看着眼前佳人,楚临风的眼神儿倏然而变。

金戈铁马化为了男儿柔情。

“临风,我来!”看着楚临风,洛天香的心似乎要跳出来,抢过酒盆,那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油然而生。

张开红唇,抿了一下,洛天香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一口,心便醉了。

虽满目热泪,洛天香却灿烂的笑了起来。

楚临风轻柔的为她抚了抚后背,端过酒盆,看了李奎一眼,说道:“喝!”

随着喉结不断耸动,楚临风开始了狂饮。

“喝啊,别人都快喝完了,李奎你等什么呐?”

“他还是不是人了?这么烈的混合酒,竟然这么喝?”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从男同学的起哄到最后成了女同学的膜拜。

转眼,楚临风已经喝下了半盆。

李奎看着他喝的差不多了,一咬牙,端起酒盆也灌了起来。

刚喝下去三口,突然胃里天翻地覆。

“噗!”

李奎再也喝不下去,一口喷了出去。

手中酒盆更是端不稳,掉地砸碎。

混合酒太难入口,更难下胃。

三大口差不多灌了半斤,酒劲儿立马上涌,李奎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咚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而楚临风那边,酒盆已见底!

“哐当!”

一下把空盆摔在了地上,楚临风眼眸中闪过一丝醉意,但是整个人更加卓然冷厉。

所有人,已经张大了嘴巴。

全都呆住了。

他,真的喝完了一盆酒……

这人难道是神吗?

所有人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个怪诞的想法。

“临风,你还好吗?”洛天香忍不住全身发抖。

这个男人,今儿全是为了她。

刚才被楚临风气息所感染,她都忘却了,这是高度混合酒了。

一盆那么多,他肯定会受不了的。

“老婆,无妨。”楚临风长长呼出一口气。

他在兵界,除了名号战神以外,其实还有一个外号。

叫千杯不倒!

千杯虽然是夸大其词,但是楚临风的酒量确实惊人,今儿喝了这么一大盆酒,还马马虎虎。

“楚先生真是好酒量,让人惊叹。来,赶紧吃菜!”高进皱了皱眉,招呼服务员把李奎掺了出去。

我就不相信你一点没事儿,高进一直盯着楚临风,看他的反应。

正常人喝了这种酒,还那么多,怎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差不多等了五分钟左右,他拿起手机,悄悄的发出了一条短信。

“李少,楚临风已经喝多,计划启动。”

楚临风,待会就是你倒霉的时候了!

高进又看了一眼洛天香,夹起一块肉,狠狠的嚼了起来,眼神儿那叫一个阴翳。

“如果他真是那个神秘富豪,那他就太完美了。”

“洛天香真幸福,嫁了这么一个男人。”

席间,楚临风和洛天香完全成了他们讨论的谈资。

不经意一瞬,高进朝冯婧使了个眼色。

冯婧拿起酒瓶走到洛天香跟前,说道:“天香,你老公这么棒!之前是我瞎了眼,我敬你一杯,跟你诚挚的道歉。”

“都是同学,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洛天香拿起了酒杯,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冯婧大喜,赶紧给她倒了一杯啤酒,然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谢谢姐们儿大人大量。”

楚临风并没有阻拦,洛天香能执掌一个公司,喝一杯啤酒的量还是有的。

杯酒下肚,洛天香的脸上忽然涌起来一抹不太正常的红晕,紧接着快速消失。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兵主&!尊上

    “兵主!尊上亲许,只要您愿意出山,什么条件他都能答应!”

  • 给李珽&拨了过

    洛天香拿出手机,就给李珽拨了过去,洛天斌这摆明了是想让她在洛玉海面前对质,但是她没有丝毫担心。

  • 洛家的&佛洛天

    洛家的其他股东纷纷摇头嘲弄,仿佛洛天香滚出洛家已经成为既定事实。

  • “谁说&声音冰

    “谁说不敢了?区区五千万合同而已。老婆,答应他。”楚临风突然慢慢走进了会议室,声音冰冷。

  • 团的大&呼呼的

    “我跟李氏集团的大少李珽早就约好了今儿下午签合同。”洛天香气呼呼的说道,他这明显就是栽赃陷害。

  • 一年来&,楚临

    她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结婚一年来,楚临风毫无作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