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说实话?”洛醉仙有些不高兴了。楚临风赶快地说:“别不高兴嘛老婆,还记得我何武吗?”“何武?上一次接我的那个人,跟他有什么关系?”洛醉仙显然是被被吸引了。“我当兵的的时楚临风赶紧说道:“别生气嘛老婆,还记得何武吗?”。...

“还不说实话?”洛天香有些生气了。

楚临风赶紧说道:“别生气嘛老婆,还记得何武吗?”

“何武?上次接我的那个人,跟他有什么关系?”洛天香显然是被吸引了。

“我当兵的时候救过何武一命,人家现在是大人物了吗,所以就帮我咯,这下全都告诉你了。”楚临风宠溺的说道。

怪不得,洛天香点了点头,算是点头了。

楚临风这也不算是说假话,当初战场上,他确实救过何武一命。

“他是什么大人物呀?”洛天香问道。

“老婆,这个可得保密哈,事关人家的职业。”楚临风脸色一正。

“好吧。虽然救过别人一命,但是也不能总是麻烦人家,人情欠多了不好还的。你自己也得努力哈。”

洛天香语重心长的教育了一句。

滨州公园,“星空之瞳”还有如今的车,这些加起来都得多少钱了?

在洛天香的心目中,即便是救过他的命,这些钱也该还清了。

“好的,老婆。”楚临风点了点头。

他果然没看错人,洛天香善良,心底正派。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李飞那边,回去了家族。

“爸爸,那个钱玉楼真是欺人太甚,都不把我云巅放在眼里!”李飞愤恨的说道。

“你确定钱玉楼把918直接送给了那个年轻人?”这事儿有点不简单啊,李源想了想。

他钱玉楼是什么主儿,从来都不吃亏的一个人。

“爸,这还能有假,我车都被砸了!那可是您送我的生日礼物啊!”李飞气愤的说道。

“这事儿你别插手了,我来处理。”说罢,李源就拨通了电话。

“废物!钱玉楼!你们都死定了!”李飞看着自己亲爹拿起了电话,脸上闪过一丝阴狠。

李源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护犊子。

“老钱,今儿听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说,你送人一辆918吧?大方啊!”拨通了电话,李源语气有些不好的说了一句。

“李源,这事儿你管不着!还有,我告诉你一句,你儿子不长眼,迟早给你惹祸。”想起今天的事儿,钱玉楼就来气。

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他都得连带着受牵连。

那位是什么人物?

“姓钱的,你什么意思?!我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了?”李源当时就火了。

钱玉楼虽然势力大钱多,但是他李源也不怕。

“就是,你他么算老几!”李飞在电话旁边也叫嚣了起来。

到现在,他那口恶气还在窝着呢。

车被一个土鳖撞了,还被别人打了脸。

最主要的是,那个女人,李飞心里恨恨的想到。

一直都没拿正眼夹过他。

这口气要是因为钱玉楼的恐吓,以后还怎么混?

“让你儿子趁早收了心思,不然的话,哼!”钱玉楼冷哼了一句。

话说到这个地步了,他李家云巅再非要往枪口上撞,那谁也怪不得了。

“你威胁我?”李源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火冒三丈。

“你要是敢对楚先生和他夫人打半点主意,到时候就不是搞垮你云巅集团那么简单了!”钱玉楼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猖狂,太猖狂了!”李源直接把手机给砸了。

“爸,听见了吧?那钱玉楼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啊。”李飞赶紧说了一句。

老爷子发火了,后果很严重。

“钱玉楼,你等着!”李源说完,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给我查住在云巅一品的一个叫洛天香还有楚临风的信息!”

“爸,那个女人真是极品!”李飞兴奋的说道。

“小飞,你放心,爸替你做主。女人?惹了我李家,我让他跪着把女人送到你床上!”李源说完拿出了一支雪茄。

“老爸威武,等我玩完了,让您也尝尝鲜啊。”李飞拿出打火机,凑了过去,一脸的谄媚。

“滚!你让老子给你刷锅?去尼玛的,没良心的小东西!”李源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

没过多久,楚临风和洛天香的消息全部被查了出来报告给了李源。

当然,楚临风的真实身份,根本没有查出来。

“原来是一个废物女婿!区区洛家的孙女,哼!小飞,这次爸好好帮你出口恶气。”李源不屑的说道。

洛家,只是滨州区区二流家族而已。

而他查到的信息是,洛天香只是洛玉海的孙女,而楚临风竟然是一个上门女婿。

同时,对于钱玉楼的恨意已经上升到了极点!

云巅一品。

楚临风跟洛天香逛完街回来,洛天香显得有些忧心忡忡的。

“临风,咱们得罪了李飞,他肯定会报复的。”

洛天香说了一句,以他们目前的实力,跟李家根本没法斗。

“别想那么多。”楚临风丝毫不放在眼里。

“临风,你可别掉以轻心。这个李家不是李珽的家族那么简单。李飞的家族势力很大,并不紧紧只是在滨州,他们跟南境也有关系。”洛天香忧虑的说道。

“南境?”楚临风想了想,还是丝毫不在意。

“你还准备依仗那个何武吗?虽然我不知道他强大到什么地步。但是南境并不是滨州可比的,唉!”洛天香越想越心烦。

车是买了,但是却得罪了一个巨大的敌人。

龙国分五境,每一境都有十二个以上州级行政区。

区区滨州算得了什么呢?

只要跟南境有关系,那在滨州基本上可以横着走。

“老婆,别担心。我也有南境的战友。”楚临风赶紧安慰了一句。

“你那些当兵的战友能有多大的能量?我听说李家可是攀上了南境总督的势力。”洛天香一想到这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刚才真是鲁莽了,也许道个歉就过去了。

在她认为,楚临风还是太过天真了。

当兵的战友能有几个混成超级大人物的?

人家南境总督说一句话,整个滨州的势力还不得灰飞烟灭?

“南境总督……”楚临风喃喃的说了一句,没再吭声。

洛天香看他那样子,以为他也心虚了。

当时就默不作声,心情很低落。

“老婆,别害怕。我说过,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任何的委屈。南境总督么?即便是龙国尊上又如何?”楚临风突然冷声说道。

“临风,你瞎说什么!”洛天香吓了一跳,上前就捂住了他的嘴。

这可是大逆不道的话,楚临风也太冒失了,连这种话都敢说!

“我知道你不愿意我受委屈,只是这次咱们树敌……”

“唔……”

洛天香还没说完,嘴突然被楚临风温柔的堵上了。

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男人,洛天香的表情瞬间变得丰富多彩。

书评(323)

我要评论
  • 力的就&洛天斌

    整个洛家,他这一代,最具有继承人竞争力的就是洛天香。只要把她赶出家族,那洛天斌掌权的日子就不远了。

  • 么多了&一年来

    她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结婚一年来,楚临风毫无作为。

  • 。”洛&道。

    “可我听说,人家不愿意跟你签了。”洛天斌斜睨了她一眼说道。

  • 风,你&也不撒

    “楚临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让我后悔?就凭你这个废物?脑子被驴踢了吧!”洛天斌哈哈大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