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等着!”李飞吃了瘪,狠厉的走了。以他现在的的实力,是也没办法跟钱玉楼斗的。这事儿要要回家去说云巅的舵手人,也是他父亲,李源。“行吧。”楚清影翻了翻白眼以他现在的实力,是没有办法跟钱玉楼斗的。。...

“你给我等着!”李飞吃了瘪,阴狠的走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是没有办法跟钱玉楼斗的。

这事儿必须要回去告诉云巅的掌舵人,也就是他父亲,李源。

“行吧。”楚临风翻了翻白眼,勉为其难的说道。

“太好了!楚先生您答应就好!钱玉楼突然像是很激动一样,满脸红润。

洛天香包括云茜,早已经被雷的里焦外嫩,不知所以了。

这,画风转变的太快。

她俩的大脑已经无法承受。

滨州排行前三的大老板送给一个老百姓价值2000万的车?

然后那个老百姓还有些勉强的才接受了?

这都什么世道了?

云茜越看楚临风,越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乱。

“临风,你……你们俩之前认识?演戏是不是?”洛天香犹豫了好半天,才偷偷的拉了拉楚临风的袖子。

可是不对啊,楚临风怎么可能会认识这种大人物?

刚才她还想回去教训楚临风的,这还没十分钟,又给自己惊喜了?

不对,这次是惊讶!

“演戏?”钱玉楼小心的看了楚临风一眼,然后说道:“夫人,您误会了,我确实想送给楚先生这辆车。”

“既不认识,也无交情,说不通。”洛天香直觉告诉她不对。

“这……”钱玉楼有些为难,说道:“夫人,我见楚先生玉树临风,尤其是对老婆好,大为感动,就决定送他这辆保时捷918。”

“你既然不想说,那就算了。”沈澜翻了翻白眼,傻子都知道钱玉楼这是在瞎说呢。

楚临风在他眼里突然变得神秘了起来,难道又是背后的那个大能在帮忙?

因为,她看到楚临风在刚才余额不足的时候给别人发短信了。

楚临风白了白眼,钱玉楼这蹩脚的理由让他有些哭笑不得,肯定又是何武安排的呗?

而钱玉楼根本就不敢说出他的身份。

“楚先生,夫人,你们满意就好。云茜,给楚先生提车!”钱玉楼舒了一口气。

“是!”云茜赶紧从震惊之中反应了过来。

钥匙之类的全部都准备好,交到了楚临风手里。

“钱老板,承你的情了。”楚临风拿了钥匙。

不过,他不会白占别人便宜,事后,肯定会让何武给钱玉楼打过来两千万。

“楚先生,您严重了。区区一辆车算的了什么,就算是要我钱玉楼全部资产,也……”钱玉楼突然激动了,说着说着突然忍住,像是想到了什么,没再往下说了。

楚临风没放在心里,说道:“如今社会还有云茜这种不可多得的好员工,确实少见。钱老板,她很不错。”

“云茜,即刻起,你就是本店的经理!不,是我的助理!”钱玉楼刚做了安排,突然觉得有些不合适,赶紧改口。

“啊?”云茜一下愣了。

她本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销售员而已,一下成了老板的助理了?

这一下连跳了十八级都不止啊!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反应过来之后,云茜激动的朝钱玉楼鞠着躬。

“要谢就谢楚先生吧。”钱玉楼说道。

“谢谢楚先生,我刚才做的还不够好,以为您没买车的实力。”云茜赶紧朝楚临风又鞠了个躬。

“小丫头倒是挺诚实。记住,心正,善良,一定会有福报。”楚临风看了洛天香一眼,似乎是意有所指,随即取车离开。

“楚先生,希望您永享天福。”楚临风走后,钱玉楼突然朝他走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个躬,嘴里喃喃说道。

云茜好奇的问了一句:“老板,他到底是谁呀?怎么好像你认识他的样子?”

“他是了不起的人。”钱玉楼说完,突然爽朗朝云茜说道:“云茜,你能有今天,全靠他。记住了,你得好好加油,别让楚先生失望。”

“嗯!”云茜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长相清纯美丽,而且全身上下有种难言的美感,让人看过一眼都忘记不了。

路上,楚临风告诉洛天香自己需要打个电话,就到了一边。

“何武,给钱玉楼打过去两千万,这个便宜不能占。”楚临风说道。

“兵主,这……”何武明显的有点为难。

“有难处?”

“不……不是!兵主,难道您不记得钱玉楼了?”何武突然着急说道。

“没有印象。”楚临风从军这么多年,哪会记得什么钱玉楼?

“兵主,五年前,我们去南境边关路上,经过滨州。您救过一个落难的乞丐,还记得吗?”何武提醒道。

“你是说钱玉楼就是那个乞丐?”楚临风猛地想了起来。

“他其实不是乞丐,只是做生意失败落难了而已。我得知您在保时捷车行就联系上了他,并不让他透露的身份。”何武解释道。

五年前,楚临风救过一个落难的人,没想到如今机缘巧合。

真是世事难料。

随即楚临风挂了电话。

“老婆,这车怎么样?”

路上,保时捷918纷纷引来侧目。

洛天香正在试车,两人从市中心一直到郊外人少的地方。洛天香才慢慢放松内心的激动。

“下车。”停到一处无人地方,洛天香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了老婆?”楚临风看着洛天香的脸色,好奇的问道。

“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看着他,洛天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老婆,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楚临风镇定说道。

确实有事儿瞒着她,那就是自己的身份。

这个目前,还不能说。

“别跟我打马虎眼!”洛天香不傻。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还会看不出端倪?

“从李珽给的一个亿到‘星空之瞳’到滨州公园再到跟我爷爷掰手腕,然后今儿别人又送了一辆车给你,你莫非还要告诉我,是背后那个神秘人帮的你?”洛天香说道。

她其实想了很久,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神秘的人这么帮助她。

这得多少钱?

其实之前她也有怀疑过,但是洛天香那时候觉得不想问那么多。

只要楚临风足够上进就好。

可是没想到让她震惊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接踵而来,让她终于觉得事情不对劲了。

钱玉楼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在滨州叱咤风云很多年的大老板。

能随便送车给楚临风?

“呃……”楚临风摸了摸鼻子,知道这事儿瞒不下去了。

“不准说谎!”洛天香认真说道。

楚临风一阵无奈,说道:“好吧,我摊牌了。”

“说吧。”其实,洛天香突然一阵激动。

难道,他是小说中写的那样,隐形富豪或者是被超级公子哥?

“其实,我就是个老百姓。”楚临风突然说道。

书评(498)

我要评论
  • 答应的&笑话,

    洛天香心里纠结万分,要是答应的话,肯定必输无疑了。要是不答应,那以后肯定是成为洛家的笑话,还怎么管理途猫?

  • 跟李氏&下。”

    尤其是她堂哥,途猫副总经理洛天斌,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据我所知,跟李氏集团五千万的合同洛天香根本没谈成。要是我出面,百分百拿下。”

  • 定好的&,今天

    “李总,昨儿跟您约定好的,今天下午我们签署关于贵集团跟途猫的广告合同……”

  • &泡尿照

    “楚临风,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让我后悔?就凭你这个废物?脑子被驴踢了吧!”洛天斌哈哈大笑。

  • 途猫是&他以后

    途猫是洛氏一个很重要的产业公司,洛天斌一直觊觎着总经理的位置。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发难,这对他以后继承洛家也十分有好处。

  • “可我&你签了

    “可我听说,人家不愿意跟你签了。”洛天斌斜睨了她一眼说道。

  • &了?!

    “兵主您……您结婚了?!”何武一个踉跄,眼珠都差点爆出来。

  • 香,别&不敢比

    “洛天香,别怂啊,连这都不敢比,你怎么当途猫总经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