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你们做的反胃事,想赖我身上。废物,我看你是疯了!”洛天斌叫道。“楚临风,你而已个赘婿而已,也没权利在这里提出质疑我洛家的人。并且,也没的话,现在的了是“楚临风,你只是个赘婿而已,没有权利在这里质疑我洛家的人。而且,没有如果,现在已经是事实。你们必须滚出洛家!”洛玉海眯着眼睛道。。...

“你什么意思?你们做的恶心事,想赖我身上。废物,我看你是疯了!”洛天斌喊道。

“楚临风,你只是个赘婿而已,没有权利在这里质疑我洛家的人。而且,没有如果,现在已经是事实。你们必须滚出洛家!”洛玉海眯着眼睛道。

这个入赘的孙女婿,他从来都没放在眼里过。

一介赘婿废物,也敢跟自己这样说话?

“洛玉海,看来这件事情你也有份。”楚临风一边笑着,眸子里却露出无限寒光。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洛天斌做的这件事情,很明显洛玉海知道,只是现在在袒护他而已。

“废物,你竟然敢跟我爷爷这么说话!”洛天斌一跃而起,拿起电话猖狂喊道:“叫保安上来!”

“呵呵,堂堂洛氏集团掌舵人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自己亲孙女安上罪名,可真让人寒心。”楚临风说完,斜睨了洛玉海一眼,说道:“洛玉海,如果我要是查出来这事儿是洛天斌干的呢?”

“好!真好!没想到当初的废物如今敢跟我叫板了!”洛玉海怒极而笑。

“楚临风,你不用存在侥幸心理。如果洛天香是被冤枉的,我洛天斌自己滚出家族!但如果你拿不出理由证明洛天香是被冤枉的,你还有她!爬着从洛氏集团出去!”洛天斌自信道。

他当初和陈其强密谋的事情谁也不知道,而且当初陈其强说了,他会用网络技术屏蔽掉IP地址,谁也查不到两人身上来。

而且,洛天斌认为,楚临风根本没那个能力去查找源头。

“光滚出家族不够……”楚临风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还得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猖狂,太猖狂了!”洛天斌狰狞的说了一句。

“够了!”洛玉海突然一拍桌子,厉声道:“楚临风,你不必多说了,带着洛天香滚吧!”

“你们不妨先看看手机的新闻以及那些帖子。”楚临风说道。

看来这些人还没来得及看到帖子删除和刚才出现的一条惊天动地的大新闻。

“看你们的丑闻么?哈哈,你们简直太不要脸了!还让我们当场看,念给你听?”

“怎么回事?网上的帖子怎么都没了?”其他人看了一眼纳闷说道。

洛天斌正放肆的笑着,突然戛然而止。

“都没了?”他脸色有些变样的赶紧拿出手机,果然,全都没了。

“还出现了一条大新闻!”

“鸿雁传媒集团因涉嫌在网上传播她人的侮辱性言论,严重侵犯了公民的声誉和肖像权,对社会造成严重影响。现整个集团高层被主管部门带走调查!而且鸿雁现在已经被勒令关停。”

“现鸿雁集团已发贴澄清该事属于集团员工陈其强特意而为。”

“还用之前那个号发了澄清贴!”

“天啊!这竟然是假的……”

当时,整个洛氏集团都在看着这条新闻。

洛天香是被冤枉的!

洛天斌惊恐的看着手机,脸都白了。

“不可能!”他突然咆哮了一句,说道:“你们雇水军想给自己洗白?废物,本事不小啊。但是无论你怎么做,也改变不了洛天香给你戴绿帽的事实!”

“洛天斌,你血口喷人!”洛天香气的浑身发抖。

女人的声誉对自己来说,太重要了。

“洛天斌,等着感受绝望吧!”楚临风说完一句。

“砰!”

会议室的门,直接被人推开。

陈其强仓皇失措的跑了进来,一下跪在了楚临风面前,左右开弓打着自己巴掌。

“我错了!我不该发帖冤枉洛小姐和楚先生!”

陈其强直到把自己的脸都扇肿了,都没敢停下来。

没想到他跟洛天斌做了这件事情,后果这么严重。

鸿雁集团直接被连根拔起,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厉害。

他现在都没有觉得是楚临风的能量,而是洛天香背后有人。

但是他不敢说,只有浓浓的恐惧。

因为,刚才他被人直接用直升飞机押到这里,有个人对他说了一句:“先把事情解释清楚,再谈你小命能不能保得住的问题。”

“你胡说什么!”洛天斌吓坏了,这他么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谁?为何跑到我洛天集团来胡闹!”洛玉海赶紧说道。

如今,他也觉得大事不好。

“我是鸿雁集团高管陈其强!是洛天斌找到我,跟我密谋,发帖冤枉洛天香,想把洛天香赶出洛家,抹黑楚临风!洛天斌还许诺,事成之后,想办法把……把洛小姐送给我玩。”说到最后,陈其强都快吓傻了。

“放屁!你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洛天斌只觉得全身毛孔都炸开了。

到底是什么能量,让陈其强主动承认了错误。

但是他脑子一转,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把这个丑闻曝光出去。

“废物!你找个演员来演戏,想要栽赃我的头上?真是好手段啊!”洛天斌尽量让自己镇定,冷冷说道。

“洛天斌,事到如今,你还装蒜?我这里还保存着你跟我的短信聊天记录。”陈其强拿出手机,赶紧把他供出来。

“给我看!”洛天斌上去就要抢夺手机。

楚临风闪电般出脚,直接把他踹飞出去。

“啊!”洛天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如白纸。

“洛玉海,给个说法吧。”楚临风把陈其强的手机拿了过来冷冷说道。

洛玉海铁青着脸,看了一眼洛天斌,好半天才说道:“将洛天斌从洛家除名!”

“不!爷爷,不!”洛天斌不顾身上疼痛,大声叫喊着。

“住口!”事到如今,洛玉海自认栽了。

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楚临风到底有什么能量,把这件事儿的背后主谋给揪出来。

但是想来想去,他还是忽略了楚临风,肯定跟洛天香有关。

“洛天香,我的好孙女,背后站了一尊大佛啊,是我看错了你!”洛玉海转身向洛天香说道。

“爷爷!你一直惯着洛天斌,打压我。我早就受够了!”洛天香一直看着这一切。

“洛玉海,仅仅把洛天斌踢出洛家就够了?”楚临风突然出声。

“楚临风,你还想怎样!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洛家,我说了算!”洛玉海沉声说道,威胁之意不言于表。

“只要惹我老婆不高兴,神也救不了你们!”

“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楚临风摇了摇头,看洛天斌如死人一般。

书评(484)

我要评论
  • 族,那&日子就

    整个洛家,他这一代,最具有继承人竞争力的就是洛天香。只要把她赶出家族,那洛天斌掌权的日子就不远了。

  • 业公司&家也十

    途猫是洛氏一个很重要的产业公司,洛天斌一直觊觎着总经理的位置。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发难,这对他以后继承洛家也十分有好处。

  • ,突然&洛天斌

    看着楚临风那坚定的眸子,洛天香紧紧的捏着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突然冲口说道:“洛天斌,我跟你比!”

  • “那你&认识李

    “那你认识李氏集团的高层?”洛天香心里一荡,差点没晕倒。

  • 个电话&”洛天

    “我胡没胡说,你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洛天斌戏谑一笑,眼中露出一丝阴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