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洛天香缓缓地抱入怀中。隔著浴袍都能体会到她身上的令人惊叹弹性,近距离看,肌肤更是滑如羊脂。“老婆,你皮肤日常保养的真好。”楚清影这里按按,那里按按,弄的洛天香巧笑连声。隔着浴袍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惊人弹性,近距离看,肌肤更是滑如羊脂。。...

将洛天香缓缓抱入怀中。

隔着浴袍都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惊人弹性,近距离看,肌肤更是滑如羊脂。

“老婆,你皮肤保养的真好。”楚临风这里按按,那里按按,弄的洛天香巧笑连连。

“讨厌!你手劲儿那么大,轻点……”洛天香靠在楚临风的肩膀上,娇嗔一句,夺人心魄。

“老婆……”楚临风发现自己有点肾上腺飙升了。

沙场迎敌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洛天香的每一寸肌肤都太牵动他的神经了,忍不住将手滑进了浴袍里面。

滑腻,如同暖玉般的触感。

洛天香红唇微张,只觉得楚临风大手所到之处,肌肤开始燥热起来。

她忍不住勾住了楚临风的脖子,眼神迷离。

楚临风翻身将怀中俏丽压在了身下,朝她那雪白的脖颈吻了下去。

“临风……”洛天香犹如梦呓一般喊着丈夫的名字,臻首轻抬。

眼中充满了爱意。

楚临风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再也忍不住,拉开了浴袍的系带。

完美!极品!

洛天香的身材真是造物者的杰作,顺着脖颈往下吻着,楚临风只觉得口干舌燥。

“叮!”

就在这个时候,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出现一声手机信息铃声。

洛天香娇躯一震,突然捧着楚临风的脸说道:“咱们先去逛街好不好?以后我好好奖励你。”

随即,她从楚临风身上离开,娇羞的裹上浴袍。

楚临风有些恋恋不舍的挪开眼光,嘴角轻轻翘起。

……

两人刚出小区,拐弯的时候,对面突然冲过来一辆法拉利跑车。

“砰!”

跑车竟然在小区行车道上超速逆行,会上了洛天香的开的车,毫不避让。

两辆车直接撞在了一块。

“他么的眼瞎?给老子滚下来!”

法拉利上下来一个非主流打扮的青年,啪啪就开始狂敲着洛天香的车窗,盛气凌人的叫道。

“是你先逆行!”洛天香下车气愤的说道。

非主流太嚣张了,在小区里面竟然还开到高达60迈的速度,而且丝毫不减速!

suv直接被怼进去了一个大坑,把洛天香吓坏了。

“美女,你好啊!”非主流一看到洛天香,眼神儿立马就变了,没想到这小区里还有如此绝色。

“你,吓到了我老婆,道歉!”楚临风将洛天香揽到了身后,冷冷说道。

“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非主流嚣张的挖了挖耳朵说道。

“道歉!”楚临风冷喝了一句。

“土鳖,知道我是谁吗?”非主流靠在了车上,斜楞了楚临风不屑的说道。

“李少,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小区保安也过来了。

“这个臭贫民撞了我的车,还让我道歉哦……”非主流突然嗤笑了一声!

“什么?撞了李少的车,你们还不赶紧赔!还有,跪下给李少承认错误!”保安立马站到了李少这边。

“明明是他逆行!超速!”洛天香不忿的说道。

“放屁!我们明明看到是你们撞了李少的车!”保安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说道。

李少名叫李飞。

人家可是十足的富二代,这些保安平常不管做什么都得看人家脸色。

李少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有些可怜的看着楚临风,随即朝洛天香吹了一个挑逗性的口哨。

“老婆,在这里乖乖等着。”楚临风说了一句,随即上了车。

车辆突然启动,楚临风挂着N档,使劲儿的轰着油门。

“既然你们说亲眼看到我撞了他的车,怎能让你们失望?”楚临风要下车窗淡淡的说了一句。

瞬间挂到s档,一脚油门直接踩到底。

“砰!”

猛地一声狂响。

suv直接撞上了法拉利!

而且,这还不算。

倒车,继续撞!

法拉利直接被怼到了绿化带里,面目全非。

“老婆,逆行的车已经让道,上车!”楚临风翘了翘嘴角。

此刻,李飞包括保安全部傻了。

“他,他竟然敢撞我的车?”李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忽然咆哮道:“我要他死!”

洛天香愣愣的上了副驾驶,已经被楚临风的所作所为惊呆了。

“临风,你撞的那车好几百万……”上了车之后,洛天香才反应了过来。

本来有理,现在却没理了。

“几百万么?无妨。”一脚油门轰到底,suv的轮胎在原地使劲儿摩擦了一下,瞬间飙了出去。

“拦住他们!”保安惊恐的用对讲机呼叫着大门口。

李飞看着自己心爱的跑车,打了个电话。

过不多时,来了七八辆跑车,直接跟了上去。

门口的栏杆根本没有拦住suv,直接被撞成两截。

楚临风让洛天香系好了安全带,一路呼啸,驾驶着suv忽左忽右,直接超了很多车。

后面慢慢有七八辆跑车跟了上来,前后夹击。

却始终没有一辆跟的上suv的。

“临风,他们追上来了!怎么办?咱们要赔的!”虽然刚才楚临风的做法很解气,但是却太鲁莽了,洛天香有些后怕。

“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楚临风的脚根本没有松开。

Suv呼啸着朝前驶去!

半个小时后,保时捷车行。

一辆前脸已经撞得面部全非的破车,停在了门口。

发出刺耳的轮胎尖叫声。

刚才的飙车,楚临风仿佛是体验到了当初的感觉。

他驾驶着战斗机,与敌机不断周旋。

最终,甩的他们晕头转向。

此刻,后面的跑车早已经不知在哪里。

“临风,你太冒失了!”洛天香下车说道。

刚才的飙车,她竟然心里隐隐觉得很兴奋。

但是现在,她却觉得后怕。

撞坏了法拉利 ,她觉得很明显楚临风现在是在逃跑。

“先生,您这是?”

4s店员跑到门口,惊讶的说道。

“你好,我要买辆保时捷918。”楚临风突然说了一句。

“先……先生您说什么?”店员仿佛是没有听清楚一般,又问了一句。

“我,要买辆保时捷918。”楚临风拉着洛天香的手,淡淡说道。

“我没听错吧?”店员上下打量了楚临风一眼。

保时捷918全球限量,但是他们店里正好有现货,整个南境就那么一辆,一直都是镇店之宝。

可以说,在整个滨州市,能买得起的就那么几位。

而且眼前这位呢?

那可是1500万起!

就眼前这个穿着寒酸的人竟然说要买保时捷918?

看了一眼洛天香,店员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带着美女装逼来了。

“你脑子有泡吗?”店员讥讽了一句。

原本以为来了个大单,却没想到遇到了个二货。

这个世界虽然有钱人很疯狂,但是没钱的人,疯狂的也不少。

“知道918多少钱吗?”

“1500万起!”

“你先拿出150万来给我看看!呸!土鳖!”不多时,已经围观上来了一堆店员。

想是看笑话一样看着楚临风,刚开始那个店员甚至还朝地上吐了口吐沫。

“临风,别闹了。”洛天香赶紧拉了拉楚临风的手。

昨天还在夸他,怎么就今儿又开始这样了?

“老婆,撞坏了你的车,我赔你一辆。”楚临风宠溺的拍了拍洛天香的额头。

“你好,我想要买一辆保时捷918,请问你能帮我吗?”楚临风直接无视了那帮店员,走到一名清纯貌美的女孩儿身边。

“您,您真的要买918?”女孩儿虽然有些惊讶。

她虽然觉得楚临风不像是能买的起918的人,但是她的态度仍旧是恭敬至极。

“不错。”楚临风点头说道。

“臭瘪三!你要是能买的起918,本少的车就不用你赔了!你要是买不起,我要你后悔终生!”

突然,李飞从一辆跑车上走了下来冷厉说了一句。

在他身边,站着七八位不怀好意的青年,看模样,非富即贵!

书评(321)

我要评论
  • 然说算&法。

    今日之争,虽然说算是意气用事,但是已经没了其他办法。

  • &捏着手

    看着楚临风那坚定的眸子,洛天香紧紧的捏着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突然冲口说道:“洛天斌,我跟你比!”

  • 出了途&,洛天

    出了途猫公司,洛天香忍不住问了一句:“临风,你认识李珽?”

  • &没晕倒

    “那你认识李氏集团的高层?”洛天香心里一荡,差点没晕倒。

  • 合同的&难如登

    她知道,这个合同肯定有猫腻,自己拿下合同的事儿根本就是难如登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