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临风,你憋屈两年,为的是昨天吗?”洛玉海眯着眼睛,有些不可以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的洛家废婿。曾几何时,再说其他,光说洛家总部这最低一层,他楚临风,有资格进去吗?“曾几何时,不说其他,光说洛家总部这最高一层,他楚临风,有资格进来吗?。...

“楚临风,你窝囊一年,为的就是今天吗?”洛玉海眯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洛家废婿。

曾几何时,不说其他,光说洛家总部这最高一层,他楚临风,有资格进来吗?

“洛玉海,这一年你做了什么事儿自己心里清楚。”楚临风冷冷说道。

他入赘洛家,不为别的,只为了洛天香。

“所以,你今儿是来为了她争夺我洛家主权?”洛玉海突然声色俱厉。

洛天香看着站在面前的楚临风,有些不知所措。

洛家,从来都是洛玉海说的算,他是权威,无人撼动。

没想到,今日楚临风竟然为了她,不惜一切代价。

“区区洛家?”楚临风突然笑了。

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临风,算了……”洛天香扯了扯楚临风的袖子。

“楚临风,你别太猖狂!别忘了,你只是我洛家的一条狗!”洛天斌虽然被楚临风揭发,但是根本就不服。

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洛家的继承人。

而楚临风,算什么?

只是赘婿而已,他凭什么!

“天斌,住口!”洛玉海突然动怒,吼了一声。

洛天斌张了张嘴,不敢在说话。

“楚临风,不管你背后站了一尊什么样的大能,但是我告诉你。想要我洛家的掌控权,门儿都没有!”洛玉海似乎是嗅出了楚临风这次来的目的。

“老婆,你意下如何?”楚临风根本没听他们在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洛天香。

在他眼里,洛天香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临风,对我来说,途猫才是最重要的。”洛天香幽幽的说道,想起当年,自己父母成立途猫的时候,为的不就是自己以后在洛家能有一席之地么?

没想到,现在洛天斌为了家族掌控权,连自己的堂妹都坑。

“听到了吗。”楚临风看着洛玉海,语气中有些逼迫。

其实,到了如今地步,他完全可以招呼何武,对洛家进行碾压。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这是洛天香的家族,他做任何事,都得考虑洛天香的感受。

“楚临风,好!真好!我宣布,途猫从今日起,从洛氏家族分离出去,洛天香独资控股,跟洛氏家族再没任何关系。”洛玉海咬了咬牙说道。

“爷爷!”洛天斌不甘的叫了一声。

途猫刚被李氏集团注资了一个亿,这个体量对整个洛氏家族来说,太重要了。

如果,洛天香真的控股途猫的话。

那么,洛氏集团将会损失一半的利润。

所以,他不甘,到头来,还是被洛天香夺取了命脉。

“闭嘴!技不如人,就要听话!”洛玉海冷着脸,突然训斥了洛天斌一句。

洛天斌浑身一颤,有些不甘的看着洛天香。

此刻,洛天香的心里是复杂的。

她不知道,楚临风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查出了洛天斌就是幕后真凶,但是她知道,自己越来越期望楚临风给她带来惊喜了。

而如今的局面,也就是途猫从洛氏家族脱离而出,是她最想看到的。

在滨州,乃至以后整个南境,甚至是龙国,她一定要将途猫做大做强!

“天斌,向你堂妹道歉!”洛玉海慢慢走到洛天斌的面前,威严的说道。

楚临风淡然一笑,姜还是老的辣。

洛天斌此次犯了他的大戒,按照楚临风的一贯做法,洛天斌绝对没有活的可能。

而洛玉海竟然打起了感情牌,很明显,是为了保全唯一的孙子。

“爷爷!凭什么,我凭什么给那个贱人道歉!”洛天斌虽然被揭穿了,但是貌似像是浑不知错,不甘的呐喊着。

“混账!”洛玉海突然朝自己的孙子扇了一巴掌。

他年逾古稀,苍老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潮。

“我以洛家族长的身份,命令你!就此次的事情向你堂妹道歉!不然的话,你永生永世不得再进入我洛家!”洛玉海看了楚临风一眼,厉声说道。

洛天斌浑身一颤,忽然全身一瘫,缓缓咬牙说道:“我!我认错!”

“这是认错的态度吗?”楚临风冷冷说道。

洛天斌怨恨的看了他一眼,再次低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堂妹,请您原谅!”

“天香,你天斌哥已经向你认错,此次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洛玉海沉声道。

“洛玉海,你真是玩的一手好牌!”楚临风不想就这么算了。

他曾经说过,只要洛天香想要,洛家家主的位置,给她抢过来又如何。

“老婆,你怎么想?”不管怎么样,这还是洛天香的家族,他毕竟不能为她做主。

洛天香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说道:“以后我是我,洛家是洛家。临风,就这样吧。”

“我老婆,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希望你们记住这次教训。”楚临风告诫了他们一次,带着洛天香离开了。

“爷爷,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楚临风刚离开,他就彻底忍不住了怒火。

刚才被楚临风像是拎小鸡一般拎起来扔了不算,还被楚临风反将了一军。

失去途猫,洛氏集团相当于失去了一半的产业。

“唉!”洛玉海叹了口气,像是突然苍老了十岁。

看了一眼自己这个独孙,他慢慢说道:“天斌,连一个入赘废物都斗不过,你用过脑子吗?”

“爷爷!洛天香那贱人肯定是有人背后支持她,不然光靠那废物有什么资本跟我斗!”洛天斌跪在地上,脸色阴冷的说道。

这次的失败,他不认为是自己的原因,而是洛天香背后那人的发力。

“愚蠢!”洛玉海突然喝了一句,所有洛家高层都不敢出声。

今天这事儿实在是太打脸了。

被一个废物赘婿占了主动权不说,堂堂洛家掌舵人和下一代继承人被逼成这样,传出去,将是最大的丑闻!

“你们都出去!”洛玉海挥了挥手,其他家族成员赶紧逃也似的出了会议室。

“天斌,昨天我就告诉过你。做事情要好好动脑子,今日若不是我保你,后果不堪设想!”人都走后,洛玉海把洛天斌扶了起来。

“爷爷,我知错了。可我不服,我要她俩死!”洛天斌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楚临风和洛天香,不能再让她们继续呆在滨州了。”洛玉海眯了眯眼睛。

如今,途猫已经不属于洛氏了,得好好打算,洛玉海脸上闪过一丝阴冷。

书评(96)

我要评论
  • &无极除

    “我早已不过问庙堂之事。何武,如今边关告急,他赵无极除我之外,就无人可用了吗!”年轻人叫楚临风,说完冷哼了一声。

  • 整个洛&日子就

    整个洛家,他这一代,最具有继承人竞争力的就是洛天香。只要把她赶出家族,那洛天斌掌权的日子就不远了。

  • “兵主&来。

    “兵主您……您结婚了?!”何武一个踉跄,眼珠都差点爆出来。

  • 一年来&风毫无

    她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结婚一年来,楚临风毫无作为。

  • 见她下&临风只

    在洛天香公司楼下等了半天,也没见她下班,楚临风只能上去看看什么情况。

  • 笑道:&把如何

    洛天斌摇了摇头,冷笑道:“那我们赌一把如何?如果我能拿的下合同,你就滚出洛家。如果我输了,以后洛家的继承权就归你了,敢不敢?你老公楚临风是个废物让我看不起,你不会也要让我看不起吧?”

  • 吧。”&狂笑不

    “跟我比?等着滚蛋吧。”经过洛天香和楚临风跟前,洛天斌狂笑不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