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家舵手人洛玉海了年逾七十。他基本上上不去集团总部,在滨州有一套古色古香的宅院,洛家集团一般有什么最重要的的事情,会打电话跟你汇报。“爷爷,大事好!”洛玉海正在家里他基本上不去集团总部,在滨州有一套古色古香的宅院,洛家集团一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会打电话跟你请示。。...

洛家掌舵人洛玉海已经年逾七十。

他基本上不去集团总部,在滨州有一套古色古香的宅院,洛家集团一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会打电话跟你请示。

“爷爷,大事不好!”洛玉海正在家里品茶,洛天斌突然冲了进来。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洛玉海放下茶杯,有些不太高兴。

洛天斌赶紧添油加醋的说楚临风冒充神秘富豪,然后惹恼了那位大人物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原本,因为洛天香,途猫被注资了一个亿,家族对她已经改变了一些看法。

但是这不是洛天斌想要的,说完他偷偷看了洛玉海一眼,说道:“爷爷,这件事的影响非同小可。我们洛家好不容易发展到今天,要是那位富豪发怒,我怕到时候家族承受不住怒火啊……”

“嗯……”洛玉海沉着脸冷哼了一声。

神秘富豪的事儿,洛玉海自然是知道。

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登上了各大帖子媒体的头条。

“你是怎么想的?”思索了一下,洛玉海问了一句。

洛天斌大喜,看爷爷这样子,显然是很不高兴,当即说道:“爷爷,我建议将洛天香和那废物赶出家族。那样的话,即便是富豪发怒,跟咱们洛家也没关系。”

“天斌,我告诉你很多次了,做事要动脑子。”洛玉海有些不争气的看着洛天斌。

如今洛氏一家,洛天斌是长孙,也是他唯一的孙子。

第三代家族子弟中除了洛玲,就只有洛天香了。

将来洛氏家族肯定要被洛天斌继承,所以洛玉海对这个孙子一般是宠爱有加。

“啊?那爷爷你什么意思?”洛天斌有些懵了,把那个贱人赶出家族不就是洛玉海一句话的事儿么,跟脑子有什么关系?

洛玉海摇了摇头,说道:“途猫被注资一个亿,天香的名声蒸蒸日上。这个时候把她赶出家族不合适,至于你说的富豪会震怒的事情,还没有实际发生,理由不充分!”

“爷爷,途猫被注资一个亿,洛天香对途猫就有话语权了,到时候家族这边控制不了途猫怎么办?您得想办法把洛天香赶出去啊,不然到时候洛家得改姓成楚了!”洛天斌着急道。

“我想办法?我是你爷爷,也是她爷爷!”洛玉海突然站了起来,有些震怒,紧接着叹了口气:“天斌,爷爷知道你害怕天香抢你家族继承权,有我在,不会的。”

“那我也不放心,再说还有那废物当搅屎棍!必须将她俩踢出家族!”洛天斌狠狠的说道。

看着自己的孙子,洛玉海脸色变换,最终点头说道:“你想要达到目的,得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才行,比如给家族带来极其严重的声誉影响和损失。”

“我知道怎么做了爷爷。”洛天斌大喜。

只要有洛玉海这句话就行。

洛天香,别以为拿到了一个亿的投资就能跟我斗!你就算再强又能怎么样,谁也别抢走我的风头!

想罢,他就匆匆准备去了。

“唉!一代不如一代啊!天香,怪就怪你自己不愿意嫁给李珽。”洛玉海看着洛天斌的背影,摇头叹了口气。

时间过去了一天,一早洛天香跟楚临风就来上班了。

让人好奇的是,这一天当中,洛天斌再也没出现。

刚到办公室,洛天香就看到员工交头接耳的。

好像在都在讨论着什么,看到洛天香来了,眼神都怪怪的。

怎么回事?

洛天香感觉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等把助理叫进办公室,助理苏檬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

“苏檬,外面到底怎么回事,他们都在议论什么?”洛天香冷着脸问道。

“洛总,这……您还是自己看贴吧热搜吧。”苏檬脸色有些难看。

洛天香有些疑惑的打开了电脑,一刷热搜,脸色立马就变了。

“惊天新闻!滨州洛氏集团途猫旅游公司总经理洛天香和李氏集团大少李珽私下交往丑闻!并拿到李氏集团一个亿注资。该女看似清纯,实则……”

随即,帖子还有配图,是一张李珽和洛天香拥抱的照片。

但明显是ps的。

底下的评论已经高达千条,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推上帖子头条。

“洛天香的老公楚临风是洛家上门女婿,废物一个。被带绿帽,浑然不知!日前,假扮神秘富豪,在滨州公园洛天香过生日,恶心至极!”

就在刚才那条帖子里,还插播了一条讯息。

看着这一切的抹黑,洛天香浑身发抖起来。

这两条帖子直接将洛天香的清誉毁之殆尽,连带着楚临风也被侮辱一通。

“谁干的……”洛天香突然觉得一阵眩晕。

她自从懂事以来,一直洁身自好,不与其他男人有任何的生活来往。

却没想到遭如此污蔑!

泪水不争气的涌了下来,“叫楚临风过来。”洛天香带着哭腔说道。

“表姐,叫他来有什么用啊,现在网上发布这条帖子的源头都找不到。”苏檬其实也是洛天香的亲表妹,又是洛天香的总经理助理。

想起那个废物,她就来气。

自己表姐被坑成这样,那废物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苏檬,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洛天香虚弱的说道,如今网络暴力真是太可怕了。

苏檬无奈,只能把楚临风叫了过来。

“老婆,你状态怎么这么差?”楚临风一来办公室就看到洛天香脸色惨白,显然是刚哭过。

“还不都是因为你,但凡你强大一些,我表姐也不会受这种委屈!”苏檬生气的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楚临风感觉出来事态不对,也没搭理苏檬。

“临风,你看电脑。”洛天香有些摇摇欲坠。

楚临风把头伸过去一看,脸色立马变了。

一股磅礴的寒意从他身上喷薄而出。

“找死!”突然,他一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强劲的力道直接将整个办公桌震的咯吱作响,摇摇欲坠。

楚临风,已经怒到了极点。

“你拍桌子有什么用!”苏檬本来一直都以自己的表姐为荣,她研究生刚毕业,能力也不错,就进了途猫公司。

但她一直为自己表姐嫁了一个废物而不忿。

“你自己废物也就算了,但这件事情对表姐的伤害太大了!其他的合作公司纷纷要求跟途猫解约,说表姐,说她……”苏檬气呼呼的指责着楚临风,怎么都说不下去了。

“苏檬,他是你姐夫,注意你的态度。”洛天香生气的说道。

“表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袒护他!”苏檬气的直跺脚。

在她意识里,从表姐嫁给这个废物之后,就麻烦事不断。

“老婆,别担心,我来处理。”楚临风强制收敛了自己恐怖气息,赶紧出言安慰。

“你怎么处理!现在帖子被转载了很多次,源头都找不到!”苏檬恨恨的说了一句。

洛天香眼中涌出无助的泪水,如今网络发达,消息已经在发酵,如果再进行下去,就会人尽皆知。

到那时候,清白全部被毁。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委屈大哭起来。

名声受损,还怎么能继续在洛家,在途猫呆下去?

书评(482)

我要评论
  • 那个废&物一个

    “洛天香,你果然跟那个废物一个德行,不敢的话现在就滚出去吧!”洛天斌突然站了起来,咄咄逼人的说道。

  • 没胡说&不就知

    “我胡没胡说,你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洛天斌戏谑一笑,眼中露出一丝阴狠。

  • 受任何&的说道

    “老婆,我答应过你,不会让你遭受任何委屈。答应洛天斌,他会为他的行为感受到无尽的后悔!”楚临风斩钉截铁的说道。

  • 。要是&还怎么

    洛天香心里纠结万分,要是答应的话,肯定必输无疑了。要是不答应,那以后肯定是成为洛家的笑话,还怎么管理途猫?

  • 了?!&珠都差

    “兵主您……您结婚了?!”何武一个踉跄,眼珠都差点爆出来。

  • 们赌一&也要让

    洛天斌摇了摇头,冷笑道:“那我们赌一把如何?如果我能拿的下合同,你就滚出洛家。如果我输了,以后洛家的继承权就归你了,敢不敢?你老公楚临风是个废物让我看不起,你不会也要让我看不起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