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洛小姐,千真万确。”这可是兵主的老婆,神武王夫人,何武的态度堪称是小心翼翼。“装什么装!就那废物也能在滨河公园开生日宴会?别逗了!”洛玲翻了翻白眼地说。“装什么装!就那废物也能在滨河公园开生日宴会?别逗了!”洛玲翻了翻白眼说道。。...

“是的,洛小姐,千真万确。”这可是兵主的老婆,神武王夫人,何武的态度可谓是小心翼翼。

“装什么装!就那废物也能在滨河公园开生日宴会?别逗了!”洛玲翻了翻白眼说道。

演戏也得做全套了,就找了这么一个人来装?

“楚先生岂是你能侮辱的?”何武突然一扭头,冷冷的盯了洛玲一眼。

洛玲刚准备说的话,硬生生的被吓了回去,刚才这个大汉的眼神儿好可怕。

“什么狗屁楚先生!现在给钱就是爷,说吧,他给你多少钱让你来演戏,我双倍给你。”洛玲刚才虽然被吓了一下,但是随即反应过来叫嚣道。

“洛小姐,咱们赶紧出发吧,楚先生等着呢。”何武一看手表,时间已经耽误了好几分钟。

“摔破了我的香水,就想这么走了?”陈其强挡在了前面。

演个戏罢了,可是那香水可是价值百万,他准备送给洛天香的。

“耽误了楚先生的大事,一百个你都不够死!滚开!”何武突然咆哮一声,震得陈其强耳朵都快聋了。

他现在只是着急,怕耽误了时间,要不然这些人早就被处理了。

“想跑?门儿都没有,让楚临风赔我两百万!还有你,给我跪下道歉!”陈其强摆了个姿势,极其牛逼的说道。

“我老公可是跆拳道高手,赶紧跪下道歉,不然打的你满地找牙。还敢给那废物演戏,你真是不知死活。”冯婧兴奋的说道。

就连洛玲和洛天斌都期待的看着这一幕。

“何武,人接到了吗?”就在这个时候,何武突然接到了楚临风的电话。

“兵……楚先生,我已见到洛小姐,马上就到。”何武挂了电话,突然甩出一脚。

“砰!”

陈其强直接倒飞了出去,接连撞倒了好几个工位。

“洛小姐,请跟我走。”何武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洛天香愣愣的点了点头,有点被吓傻了。

“老公!”

冯婧凄厉的喊了一句,看何武的表情充满了恐惧。

“妈的!那个废物竟然找了一个能打的托儿,看来还不是那么蠢。”洛天斌失望的看了陈其强一眼。

本来他以为陈其强可以来帮助他打压洛天香和楚临风,却被想到被别人一脚撂倒,什么狗屁跆拳道高手。

“哥,现在怎么办?进行下一步计划嘛?”洛玲有些担心的说道。

“走!去滨河公园。敢在那里举办宴会,我倒要看看他楚临风怎么玩下去。”洛天斌冷冷的笑了一下。

他决定跟在何武后面,如果是演戏,那肯定不会去滨河公园。

如果他们真的去滨河公园,到时候滨河公园真正买主到了,看他们怎么收场!

“对对!现在就跟着他们,我再找几家媒体曝光。”洛玲赶紧附和道。

“哈哈,妹妹你脑子转的挺快啊,这也算是丑闻一桩了。”洛天斌阴冷的笑着。

洛天香,这一回看让你怎么出丑!

“老公,你怎么样了?”冯婧脸色苍白的把陈其强扶了起来。

“咳咳,去滨州公园!”陈其强感觉现在呼吸都不畅了,极力的站了起来,随即面容扭曲的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这个时候的滨州公园门前早已经人山人海。

因为,滨州公园全被重新装饰一通,如同堂皇宫殿一样。

“这一看就是要办宴会的节奏啊。”

“肯定是神秘买主现身了,哇,好期待。”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有福气。”

人群中不断发出惊叹。

今儿的滨州公园太美了。

不多时,何武驱车带着洛天香现身了。

“洛小姐,请您下车。”何武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快看!被神秘买主青睐的女子出现了。”

“哇!好漂亮,仙女姐姐!”

“没想到我滨州竟然有如此绝色,怪不得能让神秘富豪买下‘星空之瞳’和滨州公园。”

洛小姐一下车,立马被围观。

前来的媒体也不少,咔咔直接一顿拍。

洛玲她们也到了,带着记者直接冲到了洛天香旁边,疯狂的拍着她的面部表情。

“何武是吧?”洛天香看着滨州公园布置的富丽堂皇,忽然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洛小姐有何吩咐?”

“麻烦你送我回家。”洛天香看了一眼,语气有些落寞。

“洛小姐,楚先生在里面等着您呢,您不进去吗?”何武急了,这可是任务。

“谢谢你跟楚临风为了我,用心良苦的策划了这一出戏,我能看一眼就已经够了,滨州公园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回家吧。”洛天香上次来过这里,但是她认为上次是保安放水。

而如今呢?

到处张灯结彩,一看就是那个神秘富豪现身了,要为人家心爱的女人举办宴会,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夫人,您误会了,楚先生真在里面等着你呢。”何武一急,连夫人的称呼都喊了出来。

洛天香失笑摇头,其实她现在也不会怪楚临风了,她知道何武肯定还在演戏。

“夫人,属下求求您了,您要是不进去,楚先生得……得活剥了我……”何武满头大汗,他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个局面。

洛天香竟然到了门口不愿意进去了?

“怎么回事?仙女姐姐怎么不进去呢?”

“还等什么呢仙女姐姐!神秘富豪等着你呢!”

人群都急了,纷纷发出暴喊。

洛天香脸色一白,被围观的感觉让她心里更虚了。

“洛天香,玩现了吧?哈哈!给我拍!”洛玲一看洛天香这表情,立马就狂笑了起来。

楚临风,你把自己老婆骗到这里丢人,自己却不敢出来,真是活脱脱的超级大废物!

洛天斌心里想道。

“怎么回事?”听到洛玲的话,人群中开始发出质疑,难道神秘富豪要迎接不是这位神仙姐姐?

“我告诉大家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冯婧也来了。

“何武,请你送我回家!”马上要成为众矢之的了,洛天香真是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楚临风,你到底在哪里?

面对这种情况,洛天香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成千上万双眼珠子盯着呢。

“想走?”冯婧上去就捏住了洛天香的手腕。

“松开!夫人的贵体岂是你这等卑贱女子可以触碰的?”何武见状,上前冷声一喝。

“这么多人你还想打我怎么滴?我告诉大家,她老公就是个骗子,骗她说今儿在滨州公园给她开生日宴会,其实她老公就是个上门女婿,废物一个,大家看清楚!”冯婧虽然害怕的把手松开了,但是还是把这些话说了出来。

每个字都像是刀子一样扎在洛天香的心里。

“何武,怎么还没进来!”何武的电话突然响了。

“兵……兵主,夫人以为是您在演戏,不愿意进去。”何武吓得都快结巴了。

“我知道了。”那边电话直接挂掉。

“怎么会这样!真是浪费大家感情,不是神秘富豪青睐的女人,你来干嘛呀。”

“就是,他那老公也太会演,太不要脸了!”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的讥讽声,洛天斌他们几个脸上全都是洋洋得意的表情。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老婆……”

突然,一道极富深情的歌声响起。

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和温柔,像是重力的吸引,每分每秒,让人都想向他的声音靠近 。

洛天香突然呆愣在原地。

是楚临风,是他的声音!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兵主&了?!

    “兵主您……您结婚了?!”何武一个踉跄,眼珠都差点爆出来。

  • 她知道&腻,自

    她知道,这个合同肯定有猫腻,自己拿下合同的事儿根本就是难如登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