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起码,要在完全选择接受了赵无极的赐封,接着去领兵大军压境的时候,才能自由释放出这个身份。因为,楚清影不论如何,还得刻意隐瞒。“神秘的富豪说作为礼物你的,不需要还。”楚清影笑嘻嘻的道。所以,楚临风无论如何,还得隐瞒。。...

起码,要在完全接受了赵无极的册封,然后去带兵压境的时候,才能自由释放这个身份。

所以,楚临风无论如何,还得隐瞒。

“神秘富豪说送给你的,不用还。”楚临风笑嘻嘻的道。

“好吧。”洛天香也懒得再纠结,目前最重要的是眼前人。

“你什么时候学会唱歌的?我还想听。”甩掉脑中乱糟糟的思绪,洛天香满眼都是小星星的看着楚临风。

直到现在,她想起楚临风漫步而出为自己唱生日歌的帅气身影,她都会怦然心跳。

这个男人,如果真是神秘富豪的话,得遭到多少女人的疯抢?

幸好他不是,洛天香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小确幸。

“还想听啊?那我再给你唱一首。”楚临风说完,突然张口。

“我是一只大老虎……”

“今晚要吃小白兔!”

“小白兔真呀么白,看的我口水流下来。”

“哇,老虎来了!”

楚临风唱着突然作势扑到了洛天香身上。

洛天香被他那古怪的歌词和唱调逗得花枝乱颤,等被他压在身上的时候,呼吸突然变得乱了……

“讨厌!”洛天香娇俏的锤了她一下,仿佛知道接下来要进行什么,心脏突然加速起来。

“老婆,谢谢你。”楚临风突然神情的说道。

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位美丽善良的小天使,名叫天香。

慢慢的,绝美女孩儿的脸庞和洛天香脸的重合了,他一时间看的痴了。

“临风,你怎么了?”洛天香觉得他状态有些不对,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楚临风淡淡笑道。

“高兴了一夜,全身都是汗,我去洗澡。”洛天香突然觉得好羞愤,刚才差点快沦陷了,逃也似的跑了。

卫生间里,她怔怔的看着自己。

“洛天香,再等等吧。”

“临风还在成长,现在把自己给他,他的注意力肯定会改变,我不能影响他。”

站在镜子前,她一遍遍的告诫着自己。

回到卧室后,洛天香温柔的捧着楚临风的脸,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说道:“临风,我不怕别人看你的眼光,也不奢望你大富大贵。”

“只要你一点点的努力上进,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然后每天都爱着我,就够了。”

“这是先给你的奖励,人家等着你强大起来。”

说完,洛天香轻轻的吻上了他的额头。

楚临风浑身一颤,激动的无以复加。

洛天香心里,终于,承认了他。

……

翌日,途猫公司。

昨天的事情,洛天斌已经全部看在眼里,但是他却未传到家族。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破绽。

那就是,今天滨州的各大帖子媒体都没有传播昨天神秘富豪现身的事情。

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且,所有滨州人都非常奇怪,他们明明拍了照,只要微信一发朋友圈,立马就会被删除,随即封号。

这种奇怪现象弄的流言四起,坊间传闻众多,但是久而久之,也没人去讨论了。

毕竟新媒体信息化时代,如果信息曝光不出来的话,那就相当于没有发生一样。

可是洛天斌却抓到了一个点子。

“洛天香,昨儿的戏演的真不错啊。”洛天斌到了她办公室,淡淡说道。

“洛天斌,你什么意思!”洛天香冷脸站了起来。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还跟那废物一块演戏?”洛天斌阴笑着坐到椅子上,说道:“我问你,昨儿事情那么轰动,为什么没有被曝光到媒体上?还有,如果楚临风是神秘富豪,为什么跟你刚结婚的时候那么废物?”

“这个不需要跟你解释!”如今,洛天香已经完完全全站在楚临风这一边。

“那我来告诉你!楚临风演戏,惹怒了那位神秘的富豪,所以各大媒体的消息被封杀,就是因为那‘星空之瞳’是假的,还有跟保安串通好进滨河公园。”洛天斌说完,突然站了起来,说道:“洛天香,你承担得起惹怒神秘富豪的后果吗!这件事我要是报给爷爷,你猜他会怎么做?”

“你随便报。”

就在这个时候,楚临风突然进来了。

“废物!爷爷要是知道你给我们洛氏集团惹了一个有钱有势的人,你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洛天斌狠狠的说道。

“你威胁我?”楚临风斜睨着他道。

同时,他心中生出一股冷意。

洛天斌,刚开始的时候跟李珽狼狈为奸,楚临风就想除掉他了。

但是考虑到他是洛天香的族人,所以就没有动手。

没想到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洛天香不高兴。

“威胁你?你配吗,废物?”

“啪!”

“你他么敢打我!”洛天斌刚说完一句,脸上突然挨了一巴掌。

“啪!”又是一巴掌。

“死废物!你等着,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爷爷,把你们赶出家族!”洛天斌愤怒的大喊。

说完,他立即跑出了办公室。

洛天斌不傻,楚临风一米八多大个儿,要是跟他打起来,自己根本不占赢面。

“废物,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让爷爷把你和那个贱人赶出家族,到时候我要一点一点的玩死你们!”出了途猫,洛天斌决定亲口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洛玉海。

“临风,你太鲁莽了。”洛天香有些担心的说道。

“他敢惹你,就得尝到教训。”楚临风无所谓的说道。

“我本来在家族里就没站稳脚跟,他去向爷爷告状,咱们都呆不下去了。”洛天香想到了后果,虽然没责备楚临风,但是已经忧心忡忡。

“那要是让你坐上洛家之主的位置,不就好了?”

“你开什么玩笑!爷爷最爱的孙子就是洛天斌,我只希望途猫能做大做强,洛家家主的位置,我从未想过,也不敢想。”洛天香落寞的说道。

之前,她父母在世的时候,她这一脉就受到排挤。

更别提她父母过世之后了,洛天香一直都在苦苦支撑。

要不是为了维护途猫,她早就离开家族了。

因为,途猫不仅仅是她的心血,也有她父母的心血。

可是如今,洛天斌去告状,利用假冒神秘富豪的事儿来炒作。

那洛玉海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途猫还怎么能好好继承。

怎么办?洛天香心里开始焦虑,洛玉海一旦发怒,他以后寸步难行。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同,你&让我看

    洛天斌摇了摇头,冷笑道:“那我们赌一把如何?如果我能拿的下合同,你就滚出洛家。如果我输了,以后洛家的继承权就归你了,敢不敢?你老公楚临风是个废物让我看不起,你不会也要让我看不起吧?”

  • 的位置&。趁着

    途猫是洛氏一个很重要的产业公司,洛天斌一直觊觎着总经理的位置。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发难,这对他以后继承洛家也十分有好处。

  • 年,楚&然无限

    没想到结婚一年,楚临风对妻子洛天香的感情竟然无限上升。

  • ,楚临&滨州。

    一年前,楚临风功高盖天之时,他拒绝了龙国君主赵无极挽留,解甲归田回到老家滨州。

  • 亲许,&只要您

    “兵主!尊上亲许,只要您愿意出山,什么条件他都能答应!”

  • 答应,&这不是

    “你气死我了!不认识你都敢让我答应,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洛天香愤恨的一跺脚,也不坐她的小电驴,气冲冲的自己走了。

  • “兵主&来。

    “兵主您……您结婚了?!”何武一个踉跄,眼珠都差点爆出来。

  • ”跟李&玉海重

    “天斌,你说的可是真的?”跟李氏集团的合同非同小可,洛玉海重视至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