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芩像是也没听见般,不慌不忙的走上楼,嘴角渐渐地再带了笑意,右手拿着板砖,左手扶着楼梯从容不迫的上了二楼。夏星安紧张到手抖,之后也没说北柠会什么近身格斗啊,资料上写着的偏偏是柔柔滴问的小姑娘。会是被什么妖精上身了吧他回过神意外发现元芩了离她很近夏星安紧张到手抖,之前也没说北柠会什么格斗啊,资料上写着的明明就是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元芩像是没有听到般,不慌不忙的走上楼,嘴角渐渐带上了笑意,右手拿着板砖,左手扶着楼梯从容不迫的上了二楼。

夏星安紧张到手抖,之前也没说北柠会什么格斗啊,资料上写着的明明就是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不会是被什么妖精上身了吧他回过神发现元芩已经离她很近了,“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真的拉了。”

“没事啊,我给他们买了保险。”元芩语调轻快,“收益人是我,这样一来我还能发笔横财。”

“……”

说得是人话吗?

你爹娘啊!

怎么可以满不在乎成这样!

“你这人没有良心。”

夏星安盯着她的眼睛说了这么一句。

“……不想跟你讲什么大道理,因为狗都明白。”

元芩还在逼近,夏星安刚想要拉动绳子,原本离他好几米远的元芩突然就到了他眼前,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一板砖就已经落了下来。

应声倒地之后元芩拍了拍手收起砖头,元芩掏出口袋里录音笔,点击拨打之后就呲呲啦啦的传来他跟夏沂的对话。

她撇了撇嘴,重新把录音笔揣进口袋,“果然便宜没好货,音质也太差了点。”

接着弯腰掏出夏星安的手机,还有一串钥匙,拿手机报了个警之后,顺手把录音笔的声音录下发给了李队,因为之前的事情元芩对他感觉还不错。

应该会秉公办理吧。

要是徇私的话,不介意送他们直接见阎王。

法制社会处理事情就是麻烦。

元芩伸了个懒腰,看了眼地上的少年,他手指微微动了动慢慢醒了过来。

他坐起来之后,揉了揉晕眩的脑袋,瞪着眸子气呼呼抬头,“北柠神经病啊,为什么又要打我。”

“把那昏迷的几个人给拖到下面去,我要把他们放下来,赶紧的我报警了已经。”

“……”

你可真是大聪明!

这样距离砸下来不得吐血!

果然心肠够黑的!

虽然心里在吐嘈,但沈遇陈还是照办了,全部弄好之后,元芩直接拉一下身子,夫妻两人同时就从上面掉了下来。

砰的一声就落在人肉垫子上,那几个人疼得眼眸瞪大,隔夜饭都被砸了出来。

“赶紧走。”

沈遇陈没有片刻犹豫解开绳子之后就朝门口奔去,同时元芩摁下按钮,门缓缓打开,他把两人塞进车里之后,回头想看一下。

“关门啊。”

边上突然来的声音让他吓出一身冷汗。

“怎么这么快!”

边上边关了门。

元芩一油门下去,汽车都飞起来了。

他们走了没多久,警察就到了,沈遇陈看着后面松了口气。

“这样真的问题吗?不会被查到吗?”

“当然不会。”元芩双手没有离开方向盘,目光也一直看着前面,“痕迹已经抹除掉了。”

“他们不会查出什么的,只会觉得是城市之光在伸张正义。”

“……”

信你个老鬼!

早晚会被你害死!

“我有点不信他们。”沈遇陈头突然低了下来,所有情绪都被遮的严严实实,此刻他声音很低很沉,“叔叔阿姨很好,所以我想他们一辈子也不要出来,最好是死刑。”

书评(123)

我要评论
  • 走多远&粗的棍

    沈遇陈还没有走多远,就倒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就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根小臂粗的棍子。

  • 心度美&的。”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 收了视&的眸子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 特别横&样。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 元芩一&泛着迷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天很热&,路上

    她低着头踢着石子,八月的天很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

  • &子,把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但班里&的女生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