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芩司机开车速度迅速,油门都要踩到飞出来了,笔挺的树木迅速迅速退后着,过了二十分钟样子好不容易是到了目的地。两人刚下车后夏沂就带着一帮人就了等在医院门口了,其中除了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元芩跟沈遇陈并肩而立站着,两人的表情都也不是很很好看。“赶快放人。”沈遇两人刚下车夏沂就带着一帮人就已经等在医院门口了,其中还有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元芩开车速度很快,油门都要踩到飞起来了,笔挺的树木快速快速后退着,过了十分钟样子总算是到了目的地。

两人刚下车夏沂就带着一帮人就已经等在医院门口了,其中还有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元芩跟沈遇陈并肩站着,两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

“赶紧放人。”

沈遇陈见元芩一直没说话,他朝前走了一步,用略带恶意的目光看着他们。

“你算什么东西?”

夏沂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他慢慢靠着元芩,轻蔑的笑了笑,“我你还是……”答应了吧。

啪!

他还才说了半句,元芩就已经掏出搬砖,没有丝毫犹豫的砸在了他脑袋上。

夏沂白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身子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只剩了半口气了。

“还有吗?”沈遇陈看了眼元芩,伸出手,恶狠狠的盯前面,他们似乎有些怕了,退了好几步,“我也要松一下筋骨。”

元芩看了他一眼,直接伸手给他拉到后面,“你躲我后面。”

你要是打死人了,任务就失败了,到时候老娘就得躲到厕所里去哭!

“为什么?”

“哔哔赖赖话怎么这么多!”

元芩语气不好,单手拿着砖头跨过地上的某人就进了医院,其他人也不敢拦,只有几个黑衣人在他们进去后围成了圈。

同一时间门全部锁住,彻底与外面世界隔绝。

“……”

挺会搞啊!

一群小辣鸡!

元芩朝前跨出一大步,狠狠的一拳打在黑衣人的小腹上。

男人将近两米的个子,本以为这一拳会跟挠痒痒般,没想到刚一下去就疼得捂住肚子,额角冒冷汗,再也爬不起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地上黑压压倒了一片,站在中间的沈遇陈咽了咽口水,这个暴力女真够可以的。

“你不想你父母活了吗?”

突然从二楼传来道熟悉的男声。

元芩缓缓抬头看去,夏星安穿着身白大褂站在楼上,而姚雯跟北瀚被挂在高处,距离地面有十米的样子。

“这要我拉一下这绳子,他们就会掉下来,然后啪的一声摔成肉泥。”

“你怎么可以这样!”

元芩还没有展露情绪,边上的沈遇陈眼睛都急红了,此刻他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挪地往前走。

视线一直放在姚雯跟北瀚身上,他们浑身是伤鲜红的血还在朝下滴着。

“你赶紧放他们下来,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怒不可遏的吼叫,这声音像闷雷一样,传的很远很远。

元芩偏头看向有些反常的少年,一时间有些无法理解,过了像是明白了般,她叹口气,“你退后,我来。”

此刻他像是魔怔了般,推开元芩,抢过她手里的砖头,一步一步朝前走,“我要自己来。”

砰!

他刚说完这句话,脑袋一疼就倒了下去,罪魁祸首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块砖头,她视线慢慢上移。

夏星安感觉自己的心像要跳出来般,他深呼吸口气,右手拉着绳子,居高临下盯着元芩,“你要是敢过来我就送你爹娘下地狱。”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话没说&“找死

    元芩二话没说,直接反手把他摁在了课桌上,她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找死啊小子。”

  • “以后&来找打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 &看着元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 的记忆&就知道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 沈遇陈&在地上

    沈遇陈还没有走多远,就倒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就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根小臂粗的棍子。

  • 在帮他&女之腹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 沈遇陈&瞄了元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