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遇陈突然会觉得脑子一疼,之后这个暴力女是这样打他脑袋的,差点儿当即丧命。他有些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口水,但是后来没怎么惹她,没被打出血后,的确他还算很幸运的人的。沈遇陈再度抬眸看向前面的时候,黑衣人了全部倒地不起,每个人都鼻青脸肿,严重点的脑袋不停地滴着血他有些后怕的咽了咽口水,还是当时没怎么惹她,没被打出血,看来他还算比较幸运的。。...

沈遇陈突然觉得脑子一疼,之前这个暴力女就是这样打他脑袋的,差点当场毙命。

他有些后怕的咽了咽口水,还是当时没怎么惹她,没被打出血,看来他还算比较幸运的。

沈遇陈再次抬眸看向前面的时候,黑衣人已经全部倒地,每个人都鼻青脸肿,严重点的脑袋不停滴着血,他们趴在地上,捂着伤口呜哇乱叫。

她走到其他一人面前,那人被吓了一激灵,身子顿时缩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元芩的脚踩在他的脚踝出,眼里似乎带着笑,仔细看去又好像没有,只见她弯下腰,声音轻缓,“他们在哪里?”

“立安……立安医院的地下车库。”

黑衣人被吓傻了,女孩脚底的力度不断加重疼得他直冒冷汗,声音都带上了颤抖。

元芩面无表情的收回脚,从黑衣人口袋里掏出手机,正好此时来个电话,上面显示老板两个字,接听之后,还没等对方开口,她低着声音道,“夏沂我不受威胁的。”

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她声音很轻,但每个字都让对话那头的夏沂心肝颤动,此刻他才注意到这个便宜妹妹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元芩垂着眼睑看着手机,随后又完好无损的放回原位置,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回过头看着站在路灯下的少年,“还不赶紧的,我开车带你回去。”

说着她朝着其中一辆黑色面包车走去,行云流水的动作把沈遇陈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人不会是个打劫犯吧!

可怕!

要不要打妖妖灵!

少年认命般跟在她后面,现在两人是一根绳子上蚂蚱,不能闹太僵,还得靠她养活他呢。

他上了车之后,少女一个油门汽车就飞了出去。

沈遇陈死死抓着安全带有点欲哭无泪,“你有驾驶证吗?”

元芩打了个急拐弯,又猛踩看一下油门,“正打算考呢!”

“……”

疯了吧!

“万一被抓住怎么办?”

“那我也没有办法。”

汽车速度渐渐平稳下来,沈遇陈急出了汗,他盯着元芩恨不得把她吃了,他深呼吸好几次才压下了这个念头,“你现在打算去救叔叔阿姨吗?”

“不然呢?”元芩眼前一直放在前面,大晚上路灯很亮,来来往往车也有不少,“难道真送你去见你爹啊。”

“……”

真是讨厌死了!

当心我举报你!

臭暴力女!

早晚得上天!

“你不会又在想我死吧。”元芩余光瞄了一眼某人,他咬牙切齿的神情让她很难忽视,“我可是你的恩人。”

“你现在也有把柄在我手上啊。”沈遇陈嘴角上扬,眼眸里带染上了得意,“我们现在算是被绑一起了,谁也跑不了。”

“还是你。”

“……”

什么东西啊?

“我可以跑路的,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你。”

“我相信你改造完出来一定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他少女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置气的偏过头看向窗外,灯红酒绿的街道晃了他的眼。

叔叔阿姨他一定要救的,不论付出什么代价。

书评(131)

我要评论
  • 会发生&”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沈遇陈&走多远

    沈遇陈还没有走多远,就倒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就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根小臂粗的棍子。

  • 前面是&元芩撞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后排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沈遇陈&线,乌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