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出夏家的时候,天了黑了,霓虹灯很恍眼,夜幕降临时的风但是带着点热意。元芩低着头走在前头,边走边提着石子,沈遇陈脚步迟疑了一下,随即就跑了上来,他站到她边上,偏着脑袋盯着她。“你这样刚真的也没问题吗?”他明确提出疑问,“你就就怕他等等派人来抓你啊元芩低着头走在前头,边走边提着石子,沈遇陈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后就跑了上去,他站到她边上,偏着脑袋盯着她。。...

两人出夏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霓虹灯很晃眼,夜晚的风还是带着点热意。

元芩低着头走在前头,边走边提着石子,沈遇陈脚步停顿了一下,随后就跑了上去,他站到她边上,偏着脑袋盯着她。

“你这样刚真的没有问题吗?”他提出疑问,“你就不怕他等等派人来抓你啊。”

“大街上直接掳走,然后带到医院开膛破肚挖出器官。”

“……不要乌鸦嘴好嘛?”元芩缓缓抬头,皱着眉头看着一脸兴奋的少年,“我要是死了第一个就把你带走。”

“你可不能杀了我,我可以帮你赡养叔叔阿姨的,我要是死了他们得多可怜啊。”

“……”

tmd她才不管这些呢!

到时候你跟夏沂都跑不了!

“我觉得夏沂根本不是你的对手,要是我就偷偷摸摸的弄死,然后拖回去给剖了。”

“他搞了这么大的阵仗,你都有防备心了,这样就不好下手了。”

“这话你应该当面跟他讲。”元芩差点就抽出了大砍刀,“说不定还封你个军师当当。”

“那不行,要是我进去了,你捞我啊。”

“我都已经死了,带你走还差不多。”

“……”

你最好马上就死!

“小伙子做个好人,要不然先送你去见你爹。”

“我问你个问题。”沈遇陈加快速度走到了元芩前面,脸朝着她,上下打量着,“是不是我当好人你有什么好处拿啊?”

“……”

WC!

这么敏感的嘛!

“没有。”

元芩面无表情的绕过他,虽然心里很震惊,但是嘴上却没有松口。

“我不信。”

“爱信不信。”

“……”

气死了!

早晚弄死你!

元芩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恶意,不甚在意的忽略了。

忽然,眼前一片亮光,路灯那朦胧的光瞬间被比了下去。

滴滴!

从后面传来了刺耳的车喇叭的声音,元芩心里涌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她回过头就看到两辆面包车并排停着,车大灯很亮,有些刺眼睛,很快从车上下来了一群黑衣人,他们一拥而上把两人围在一起。

“看看吧。”

元芩一句话还没有讲,其中一个黑衣人就扔出了一叠照片,她看着地上照片,眸子一缩,眼里闪过一丝不耐。

上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姚雯跟北瀚,他们被绑住了手脚,嘴巴被胶带绕了一圈又一圈,鼻青脸肿的,额头还冒着血,他们才分开不到一个小时。

“怎么办?”

沈遇陈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毕竟他们夫妻两个对他确实不错,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元芩吐出口气,从伸手掏出一块板砖,趁其不备一下就砸在了其中一人的头上。

其他黑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倒下四五个了。

元芩下手又快又狠,倒地之后根本起不来。

站着的黑衣人拉开了距离,眼睛里面闪着凶光,手握一柄长刀。好像要把对方开膛似地。

元芩身形如鬼魅,他拍倒一人之后,绕道了他们后面,跳起来对着他们太阳穴就是一下。

顿时血就流了下来,脑袋一疼,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坪上的&头看了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妆,男&去。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搭理,&过她朝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 腰拎起&,眼里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