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芩揉了揉额角,压下拿刀回家去搞死某球的冲动。死了要刷,忍住!她嘴角钩起还算和蔼的微笑,抬眸望着傲睨万物的夏沂,他又再次点起一支雪茄,缓缓地道,“我就得你一颗肾而已。”“到时候除了一大笔钱,少颗肾又死不了,但是也可以照旧生活。”“少颗肾死了要刷,忍住!。...

“……”

元芩揉了揉额角,压下抹脖子回去弄死某球的冲动。

死了要刷,忍住!

她嘴角勾起还算和善的微笑,抬眸看着桀骜不恭的夏沂,他又重新点起一支雪茄,缓缓道,“我就要你一颗肾而已。”

“到时候还有一大笔钱,少颗肾又死不了,还是可以照常生活。”

“少颗肾没有关系的话,人为什么有两颗肾。”元芩耐心也到了一定程度,她剜了一眼闷头吃橘子的某人,“也不怕毒死你,问也不问直接拿来吃。”

“要是下了药昏过去,醒来之后身上少点东西都不知道。”

沈遇陈刚塞进一片橘子就传来了元芩阴恻恻的声音,他咽了咽口水,随后把嘴里的橘子吐了出来。

“我不高兴跟你废话。”夏沂被元芩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弄得有些不满,“直接给她抓起来,送到立安医院去。”

“……”

来真的啊!

元芩松了松筋骨,她也好久没有打过架了。

受死吧,愚蠢的土拨鼠们!

“小叔。”

她一个拳头刚打出去,就被道熟悉的声音给吓了回去。

吓死了。

手差点就抽筋了。

夏星溪穿着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上面还带着个草莓发卡,她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元芩之后好像有点兴奋,接着就慢跑到了沈遇陈边上。

“遇陈哥哥你怎么来了?”夏星溪笑得如阳光般灿烂,她在他边上坐了下来,伸手拉住了他衣角,“你是来感谢我的吗?”

“其实不用特地过来的,送你们回来是应该的。”

“……”

沈遇陈满头黑线,他抽出衣服坐远了些,伸手就把元芩按了下来,正好挡在他们中间。

“……”

什么东西?

“北柠姐姐你也在啊?”

夏星溪眼睛一亮,笑容稍微淡了些,她越过元芩看向沈遇陈眼睛弯弯的,“遇陈哥哥,你是跟北柠姐姐一起来的吗?”

元芩往前面坐了点挡住她的视线,面朝着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对,我们坐灵车来的。”

“……”

客厅有一瞬间的安静。

夏沂面色越来越难看,要不是因为他侄女在场,他早就弄死这个说话不着边际的臭丫头了。

私生女也敢这么叫嚣,能跟小溪配型成功算是便宜她了。

“……”

元芩的视线扫过夏沂见他黑如碳灰的脸,直接笑出声,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

“时间也不早了。”元芩站了起来,她低头看了眼还坐着沈遇陈,踢了他一脚,“准备留下来吃完饭。”

“没这口福。”

沈遇陈直接站起。

“应该不留我们吧?”元芩看了眼四周,黑衣人还在站在边上,但没有动手的意思,“哥哥,犯法的事情可不要做,要不然我就要大义灭亲了。”

说完就越过黑衣人光明正大的出了门,沈遇陈蹑手蹑脚的跟在后面,从进来开始看好戏的笑容就没有消下去过。

“……”

夏沂气得心肝疼,他觉得用不了多久也得被气出毛病来。

下乡野丫头就是乡下野丫头,真是一点教养也没有。

书评(435)

我要评论
  • 年朝她&庞,浑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男生还&钉,头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 住的是&。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瞄了元&过她朝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