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沈遇陈捂着脑袋,眉头狠狠地皱着,撇着嘴巴辜的望着某人。也不是就也不是嘛!脑子差点儿开花后!暴力女!迟早有一天搞死你!“你是也不是要搞死我?”元芩视线移到他脸上。“是的。”沈遇陈也不否认了,直接点点头否认,“你这个暴力女,脑子肯定有毛病!”“你也没机沈遇陈捂住脑袋,眉头狠狠皱着,撇着嘴巴无辜的看着某人。。...

嘶。

沈遇陈捂住脑袋,眉头狠狠皱着,撇着嘴巴无辜的看着某人。

不是就不是嘛!

脑子差点开花!

暴力女!

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你是不是要弄死我?”元芩视线移到他脸上。

“是的。”沈遇陈也不否认了,直接点头承认,“你这个暴力女,脑子绝对有毛病!”

“你没有机会的。”元芩扬着下巴,随后冲着不远处的夏沂喊道,“大叔这个人也打算挖我心脏。”

她这一嗓子引得路人全部停下驻足观望,沈遇陈僵硬的偏过脑袋,瞪着眼睛,微张嘴巴,不可置信的望着脑子出毛病的某人。

另一半的夏沂脸都气红了,他胸口不停起伏,他看了四周,边上路人直勾勾的目光惹他浑身不舒服。

他快步朝着她方向走来,离得总够近后,先是看了眼沈遇陈冷哼一声,满脸的看不起,刻意压低声音,表情凶狠,“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确定要在这里讲啊。”元芩说话嗓门很大,路人走了一批,又停下一批,“我这人说话声音大,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回夏家。”

夏沂咬牙切齿,嘴角紧紧抿着。

“我要带着我小弟一起。”

“可以。”

他看了眼沈遇陈,闭着眼睛,深呼吸口气,又缓缓睁开眸子。

随后跨出步子,就要打算要走。

“等等。”

元芩叫住他。

“东西太多了,帮我们分担一点。”

说完就抢过沈遇陈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后退了一大步,笑眯眯看着前面的夏沂。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眸子地瞪着,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般。

真的好想把她心跟肾全部挖了!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那是你亲妹妹!

他胸膛一挺,也没说话,再多讲一句他怕控住不住自己,他弯下腰大包小包挂满全身,另外两人什么也没有拿,一身轻松的跟在后面。

“……”

沈遇陈是不是瞟了眼乐呵呵的某人,幸灾乐祸的扯了扯嘴角,这个便宜哥哥可真够倒霉的。

一下子不知道是同情夏沂还是暴力女。

“你要是在看着我,我就送你去见你爹。”

“我觉得你可能会先去见我爹。”沈遇陈语气轻松,嘴里还哼着小曲,“到时候我会给你收尸的,逢年过节的会烧纸钱给你的。”

“要不然你也去医院检查一下吧,说不定你也配上了。”元芩冷着脸,“毕竟我是亲妹妹,你我之间舍弃谁夏沂应该算的明白。”

“……”

你以为心脏匹配是大街上捡石头嘛!

心也真是够黑的,一看就是早死的命!

“我肯定比你活得时间长。”元芩感到了边上炙热的目光,“跟你讲过了,下次臆想我之前掩饰一下,你这目光太扎眼了。”

“……”

臆想你哥啊!

神经病!

暴力女!

他一定要马上把阿姨跟叔叔接出来,一定要跟她告状。

太气人了!

沈遇陈心里又给某人记了一笔,暗搓搓瞅了她一眼,随后又把视线放在了前面。

之后两人便没有交流,沈遇陈怕在这么交流下去,会忍不住马上给她一刀子。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我去补&问那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你跟我去补课,问东问西问那么多,神烦人。”

  • &他人都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有什么&人,树

    她低着头踢着石子,八月的天很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

  • 住的是&老年人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盖在了&走了。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抬眸看&很快又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