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两人搭着夏沂的车到了夏家,别墅很大,一圈跑下去当然得掉三斤肉。刚进了客厅就看见姚雯跟北瀚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咬着嘴唇不时看眼外面。当看见元芩后,他们站了出来,见状一步拉住了她的手,“小柠你......”“我了明白了。”元芩明白他们刚进了客厅就看到姚雯跟北瀚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咬着嘴唇时不时看眼外面。。...

很快两人搭着夏沂的车到了夏家,别墅很大,一圈跑下来肯定得掉三斤肉。

刚进了客厅就看到姚雯跟北瀚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咬着嘴唇时不时看眼外面。

当看到元芩后,他们站了起来,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手,“小柠你......”

“我已经知道了。”

元芩知道他们要说些什么,她表情有些冷,也没了平时的笑,看上去有些瘆人。

她安慰似的拍了拍他们的手,转过身子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夏沂,“你请来我爸妈也很久了,连杯水没有给他们喝吗?”

“小柠不要这么跟夏总说话。”姚雯有些担忧,深怕对方一个不高兴,以后就给元芩穿小鞋,赔笑道,“我们不渴。”

“……”

元芩看了眼姚雯,微微叹口气,显得有些无奈。

“夏总可以送我爸妈回去了吧,难道要留下来请他们看戏啊,要不你表演猴子上树给他们看。”

“…...”

tmd!

又丑又毒舌!

夏沂被气得不想说话了,他摆了摆手,早就等候在一边是司机,就带着夫妻两个出了客厅。

姚雯关切的看着元芩,眼里蓄满了眼泪,不舍之情难以言表。

她不清楚元芩的态度,她舍不得她走,但又怕女儿跟他们吃苦,犹豫了会擦着眼泪就走了。

“现在可以聊聊了吧。”

夏沂点起雪茄,猛吸一口,又缓缓吐了出来。

元芩跟沈遇陈并排坐着,她雪茄味让她眉头紧了紧,过了会笑嘻嘻看向他,“你不要抽,当心抽死。”

“…...”

夏沂掐灭烟头。

“你什么想法。”

他话音刚落下,客厅里就多了很多黑衣人,他盯着元芩,目光阴鸷恶毒。

“不乐意。”

元芩扫了一圈,靠着沙发上,嘴角笑容轻蔑。

“你这是犯法的。”

“以夏家的地位会怕这些吗?”

夏沂觉得可笑,满不在意的冷哼出声。

“我说了只要你一个肾,心脏是不会要你的。”

“可是我不信。”元芩笑容里带上了寒意,“我怕上去了就下不来了。”

“而且我是完完整整来到这个世界的就完完整整的离开。”

“我跟你讲最好注意点,要不然夏氏集团在你手里容易玩破产。”

“…...”

无知的平民。

夏沂依旧看不起眼前这个姑娘,他一抬头就看到她已经站了起来,“夏家待客之道太差了,坐下这么久了,居然连杯茶都没有喝到。”

她低头看了眼还坐着的沈遇陈伸出脚踢了他一下,“还不赶紧走,呆久了说不定会少东西。”

“……”

真是够损的。

沈遇陈低着头憋笑。

“你以为你们走的了嘛?”

夏沂没有动作,原本站在边上的黑衣人把两人围了起来,刚刚站起的沈遇陈又坐了下去,他从果盘里拿了个橘子就开始吃起来。

【……】

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吧!

小黑屋里的洞洞柒快要笑疯过去了,小短手狂敲地板。

这一幕实在是太舒心了!

叫你一天到晚怼天怼地,没想到会有报应降到自己头上吧。

真是活该啊!

垃圾宿主!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撞人的&钉,头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 就看到&庞,浑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点摔了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抬头看&对不起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直接&上,她

    元芩二话没说,直接反手把他摁在了课桌上,她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找死啊小子。”

  • 她低着&上的知

    她低着头踢着石子,八月的天很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