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压下心底想掐死对方的心思,咬牙切齿的盯着她,当然北家除了眼前这个超可气的暴力女都对他很不错。真的不想让让他们突然发生什么出乎意料,他侧过脸,露着个献媚的笑容,“我会觉得是他们被抓走的,你那就是夏沂的妹妹,我就去把他们救出。”“当然他们是你的养父母实在不想让让他们发生什么意外,他侧过脸,露出个讨好的笑容,“我觉得就是他们抓走的,你既然是夏沂的妹妹,我就去把他们救出来。”。...

他压下心底想要掐死对方的心思,咬牙切齿的盯着她,毕竟北家除了眼前这个超气人的暴力女都对他不错。

实在不想让让他们发生什么意外,他侧过脸,露出个讨好的笑容,“我觉得就是他们抓走的,你既然是夏沂的妹妹,我就去把他们救出来。”

“毕竟他们是你的养父母啊,夏沂要是对他们做什么,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

这个两面派咋回事?

元芩也偏过头,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了一起,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眼底的担忧。

“夏沂不会对他们做什么的。”她道,“我该担心的是我自己。”

“……”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一定是你嘴太毒,你哥才不要你的!

“夏沂是个商人,绝对不会做亏本买卖。”元芩咬了一大口冰淇淋,她语气悲怆,带着淡淡的伤感,但面上却不显露,“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偏偏在这时候出现,一定是看上我的某样东西。”

“……”

对,是的。

他看上你的厚脸皮!

等等。

“夏星溪心脏有毛病吧。”沈遇陈一愣,他突然就反应过来,“他不会是想要你的心肝吧。”

“你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元芩像是遇到知音般,嗖地站了起来,“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如果真是这样你只能把心肝献出来给他了。”沈遇陈似乎没有关切的意思,反而幸灾乐祸的笑起来,“夏家家大业大,你不会是他们对手。”

元芩垂着眼睑,表情有些有些阴鸷,手里紧紧拿着冰淇淋,“既然如此夏氏该消失了。”

“……”

吃冰淇淋也会醉吗?

脑子不正常吧!

“把刚刚给买你衣服换上,我们搞事情去。”元芩快速的吞下两个冰淇淋,凉的她不停吹气,半晌她全部咽下去之后,“夏家可真是该死。”

说着拎过自己的衣服,朝着更衣室奔去,只留下沈遇陈眨着大眼睛坐在原地。

这个暴力女不会是脑子出问题了吧。

他吸了吸鼻子,擦了一下额角的汗珠。

宁愿凉死也不他吃一个,小气鬼,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他拎着大包小包气呼呼的跟在元芩后面,眼里都要冒出火星子了。

他低着头费力拿着,原本走在前头的暴力女突然停了下来,他走了过去,有些不耐烦,“磨磨唧唧干啥呢,不是搞事情吗?”

“……”

元芩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前面。

沈遇陈也发现不对劲,他顺着某人的视线朝前面看去。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格外扎眼。

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五官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修长挺拔的身材,凛冽桀骜的眼神死死盯着元芩。

“你男友啊,长得蛮好的。”沈遇陈用手肘撞了一下她,“看上去比你大上不少,穿的人模人样的感觉挺有钱。”

啪!

元芩跳起,直接给他一拳头。

“你tmd脑子有毛病吧。”她瞪着眼睛,怒气冲冲,“这就是那个要我心肝的便宜哥哥。”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沈遇陈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了拍手&,眼里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 他们被&看着元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