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了一大圈后,沈遇陈四只手和脖子上都被挂满袋子,他累的气喘吁吁,盯着走在前面手上什么都也没拿的元芩,一脸怨愤的望着他。暴力女!迟早有一天搞死你!“你在想坏事的时候,能不能够把你那饱含恶意的目光收一收。”元芩突然扭过身子,沈遇陈吓得一个趔趄暴力女!。...

逛了一大圈之后,沈遇陈两只手以及脖子上都被挂满袋子,他累的气喘吁吁,盯着走在前面手上什么都没有拿的元芩,一脸怨恨的看着他。

暴力女!

早晚有一天弄死你!

“你在想坏事的时候,能不能把你那充满恶意的目光收一收。”

元芩突然转过身子,沈遇陈吓得一个踉跄差点摔死。

“你要做个好人,要不然这些衣服只能烧给你了。”

“你为什么有这么多钱啊?”

沈遇陈皱眉,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刚刚逛的时候,元芩直接拿出了黑卡,按道理说她家应该没这么富裕啊。

“……”

完蛋了,北柠家很穷来着。

“我其实不是北家人。”

元芩还算淡定的说出了这句话,她抿了抿嘴,看到不远处有卖冰淇淋的,走过去了买了两个之后,就找了一个歇脚的地方。

而沈遇陈也磨磨唧唧的跟在后面,他总觉得眼前这个怼人精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沈遇陈走在楚榆边上,瞄了眼她手中的冰淇淋咽了咽口水,一想到之前冰棍的事情,脸就有点泛沉。

想着这次她要是在问自己,想不想要吃,那就如实回答,省得当了免费劳动力之后,什么补偿都没有。

说着他就笑眯眯的偏过头看着元芩,眼睁睁的就看着她把两个冰淇淋都咬了一口。

“……”

天啊。

他现在好热,好像吃一口啊。

就在这时候,他又想起了之前对方说得一句话。

“你说不是北家人?”

他语气里夹着疑惑,甚至还带上了不可思议,眉头微微蹙起,目不转睛的看着。

“是啊。”

元芩对于沈遇陈的表情,倒是没有表现出意外,只是认真的舔着冰淇淋,随后对着他展露一丝笑颜。

“其实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

“我其实是我爸妈捡到的,而我的母亲是个小三,我跟夏沂是兄妹。”

“夏沂是……”

“就是那个夏沂,夏氏集团的总裁。”元芩很快就接上了话,抿了抿嘴唇,咬了一大口冰淇淋,“我是夏星溪的姑姑。”

“这……”

沈遇陈眨着他的大眼睛,虽然被这个重磅消息砸的不轻。

“让我缓缓,我一之前可能消化不了。”

“消化不了很正常。”

元芩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似乎很少有事情真正能激怒她,但是有时候她属于那种一点就炸的性子。

“是不是突然小青梅变成富婆,一时间难以接受啊。”

“是不是突然之间觉得我高不可攀。”

“是不是之前后悔对我起杀心了。”

“……”

这个人有病吧。

“没有的事情。”沈遇陈无语的盯着自恋的某女,差点没把午饭吐出来,“我视金钱如粪土。”

片刻,他轻轻抿了抿嘴,想要了什么沉重的事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今天保安师傅说你家来客人了,我估计的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夏家的人吧。”

“我又没回去看,我怎么知道啊。”

元芩耸了耸肩膀,一副我很无辜的模样,差点没把边上的沈遇陈气死。

书评(154)

我要评论
  • 钉,头&撮是黄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 的学生&跑来跑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慌不忙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