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尼?为什么要扯到我身上,我要不然提问的错了就会野外露宿街头的好哇啦!在这时元芩也把视线移到了沈遇陈身上,他一瞬间会觉得压力山大,嘴角极其勉强扯起笑。“我会觉得北柠说得挺对的。”“沈哥哥你怎么帮组北柠姐姐呢?”听见沈遇陈的话,夏星溪一瞬间受了委屈了,“我觉得北柠说得挺对的。”。...

“……”

纳尼?

为什么要扯到我身上,我要是回答的错了就会露宿街头的好哇啦!

在这时元芩也把视线移到了沈遇陈身上,他瞬间觉得压力山大,嘴角极为勉强扯起笑。

“我觉得北柠说得挺对的。”

“沈哥哥你怎么帮助北柠姐姐呢?”听到沈遇陈的话,夏星溪瞬间委屈了,“你这是在帮助她变成一个坏孩子。”

“我不用帮助,北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大小姐你也不用操那闲心,北柠脾气不好,一不小心就容易送你去见阎王。”

“沈哥哥……”

“别哥哥的喊,我没有你这么高贵的妹妹,我只是个普通人。”

“……”

夏星溪被这么怼,也没有心情继续与两人交谈了,她坐好低着头默默抹着眼泪。

司机夏星安时不时瞟一眼,简直要心疼死了,于是路边加重油门,想赶紧把车上的两个瘟神请走。

大约十五分钟的样子终于到了目的地,楚榆跟沈遇陈下了车。

“哥哥姐姐……”

两人刚要转身离开,夏星溪就打开了车窗,探出半颗脑袋,脸颊处还是挂着泪痕,但嘴角却扬起明媚的笑。

“虽然你们刚刚怼我,说得很难听,但是我不会怪你们的。”

“我一定会让你做个好人,我绝对不会让你走上歪路。”

说着就把窗关上了,汽车也扬长而去,扬起一地的灰尘。

“……”

“……”

神经病吧。

元芩被搞得有点偏头痛,到底是哪里来的奇葩。

我的老天爷啊!

简直要人老命了!

可不可以干掉她啊!

这一天天的脑子被冲击的有点厉害。

哭唧唧!

她好难啊!

妈妈我想去死!

她深吸口气,按住想要杀人的想法,转身朝家里走去。

“小柠啊,你回来啦。”

元芩偏头一看,是小区保安叶师傅,她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是啊。”

“今天你家里来了客人哎,前不久你爸爸妈妈就跟你家客人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客人衣服穿的可好了,很有派头的样子,全都穿着西服打着领带。”

元芩脸色一沉。

站在后面的沈遇陈感觉事情有点不对,“要不我们回去看看。”

“不用了。”

她朝着北柠家方向看去面色很冷,最后慢慢扯起了微笑,踮起脚尖一手搭在了沈遇陈身上。

“走,爸爸带你逛街去。”

说着也没有进小区,两人勾肩搭背的朝最大的商场方向奔去。

沈遇陈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没有反抗,毕竟这个怼人精经常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

某别墅里。

夏沂靠坐在沙发上,他们对方坐着的是北瀚夫妻两人,此刻他们正缩着身子,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僵直坐着。

“我给北柠留了信,要是她看到就会来救你们的。”

“我也没有办法,谁叫我妹妹不肯回家呢?”

“你们养了她这么久,我是不会为难你的。”

“夏……夏总。”

北瀚慢慢抬起头,随后很快低了下去。

“小柠她就是个孩子,她有自己的想法。”

书评(462)

我要评论
  • “以后&,不要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 很快又&黑深邃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 他的裤&都不带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 的记忆&这个人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