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需要心里想搞死我,你会是我的对手,小菜鸡!”本来好好的开着车的夏星安听见元芩突然冒出的话,吓得又踩了个急刹车。非常不满的看了后面几眼后,挂挡踩油门,汽车又再次前行。这急刹没对元芩导致什么很大影响,她但是好端端坐着,反而是边上的沈遇陈额头磕到了不满的看了后面一眼之后,挂档踩油门,汽车又继续前进。。...

“你不用想着弄死我,你不会是我的对手,小菜鸡!”

原本好好开着车的夏星安听到元芩突然冒出来的话,吓得又踩了个急刹车。

不满的看了后面一眼之后,挂档踩油门,汽车又继续前进。

这急刹没对元芩造成什么影响,她还是好端端坐着,反倒是边上的沈遇陈额头磕到了前面。

他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夏星安,随后把目光放在了元芩身上。

看前面那个开车的反应,这个怼人精说得应该不是假话。

她不会懂什么妖术吧,之前也是一下子就猜中了他心里的想法。

楚榆像是感受到了边上炽热的光,她微微偏头,眯着眼偷偷打量着他。

这个混小子又在想什么馊主意!

“我知道我魅力无限,但不要一直注视着我好吗?”

“……”

真是疯了!

怎么会觉得这个女人会妖术,绝对是得了智障病嘛。

“姐姐,我觉得你说的对,自信的女孩是最美的。”

突然一直沉默的夏星溪,转头看着后面楚榆,她的眼睛很灵动,笑容很灿烂。

“不像我……一直都这么自卑,也没什么骄傲的资本。”

少女的目光一下子就暗淡下来,笑容也浅了下去。

“你……”

“妹妹你是最美最善良的,不要跟阿猫阿狗比来比去。”

元芩还没有搭上话,抢话小达人夏小安就上线了,他先是看了一眼前面,又看了看自家妹妹。

最后用充满怨念的目光瞪了元芩一眼,随后松开一只手摸了摸夏星溪的头。

“一车四命呢,你给我注意点,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劳资要是倒带重来了,立刻就送你去见阎王爹爹。”

“那你可以不坐上来啊,明明是自己偏要往上凑的,真会恶人先告状。”

“你忘挖耳屎挖啦,搞清楚情况再说话行不。”

元芩通过后视镜看着驾驶座上夏星安的表情,此刻他正咬牙切齿的通过后视镜看着她。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哥哥呢?”

楚榆说话刻薄又难听,夏星安在气头上,但又说不过,只能拼命按着喇叭,狂踩油门。

夏星溪似乎有点害怕,手紧紧拉着安全带,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等到适应这车速之后,她又转过头看着元芩,“姐姐,你就很哥哥道个歉嘛,又不会少块肉的。”

“你说的挺对的,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

夏星溪又被噎住了,眼睛一红,又要开始掉眼泪,像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双肩一抖一抖的痛哭个不停。

“我只想你跟哥哥好好的,没想别的坏心思。”

“你好不到哪里去。”元芩道。

她说话很直接,边上的沈遇陈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夏星溪看上去让人很有保护欲,但每句话都能挑起怒火。

所以啊,她可比夏星安那个蠢货聪明多了,懂得用先天条件帮助自己。

她的脸白得不成样子,原本圆圆的小脸有道很深的泪痕。

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已经满是眼泪,她目光视线转移到沈遇到陈身上。

“沈哥哥,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书评(278)

我要评论
  • 人,把&一跤。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这波操&兽般。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 元芩不&式小区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眼里&都不带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 他不高&是不知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了元芩&收了视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