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会会有长相这么普普通通的妹妹。”元芩还也没说话的,夏星安貌似先她一步张口了,眼里的不屑跟被人嫌弃都不带掩藏的。“我毕竟也不是你妹妹,我要当也是当你长辈,我可没这么愚不可及的侄子。”“你!”“行了,答应下来了。”元芩摆了摆摆手,扯了扯沈遇陈的衣角。“人家元芩还没有说话,夏星安倒是先她一步开口了,眼里的鄙夷跟嫌弃都不带掩饰的。。...

“我怎么可能会有长相这么普通的妹妹。”

元芩还没有说话,夏星安倒是先她一步开口了,眼里的鄙夷跟嫌弃都不带掩饰的。

“我当然不是你妹妹,我要当也是当你长辈,我可没这么愚蠢的侄子。”

“你!”

“行了,答应了。”

元芩摆了摆手,扯了扯沈遇陈的衣角。

“人家都答应送我们回去了,还不麻溜点。”

夏星安怒视楚榆,心里暗骂她不要脸,“我什么时候说了。”

“不是你妹妹说得嘛。”

说着自顾自的就上了车。

沈遇陈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之后也坐上了车,俗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嘛。

夏星安站在外面气得要死,但这话又是自家妹妹说出来的,他又能去打她的脸,只能硬抗下这股气。

而边上的夏星溪则是笑着,怎么看都觉得这笑容有点僵硬,她挽住夏星安的手臂,“哥哥既然姐姐要跟我一起走,我们就赶紧走吧。”

“姐姐跟遇陈哥哥住的远,我怕他们到家天都黑了。”

“对啊,还不快点,司机师傅,天色可不早了。”

元芩打开车窗,对着气得要冒烟夏星安来了这么一句。

“你给我等着。”

夏星安几乎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元芩可不在意这些,她关上窗之后,开始在车里闭目养神,倒是边上的沈遇陈一直用炙热的目光盯着她。

“我知道我美的惊心动魄,但也不用一直盯着我吧,我虽然脸皮厚点,但也是会害羞的。”

“……”

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沈遇陈压下想要口吐芬芳的心,笑眯眯的看着元芩,“你就这么上了人家都车,不怕人家把我们买了。”

“能值几个钱,还没他油钱贵呢。”

“……”

“再说了你长得这么难看,白送都没人要。”

“……”

我说的是你!

是你!

还有你长得才难看!

“有什么不服气都给我憋着,毕竟你现在是寄人篱下,还是藏着点好,虽然被我扒的差不多了。”

元芩闭着眸子絮絮叨叨说着,边上的沈遇陈越听脸色越青。

恨不得马上就送眼前这个怼人精去见阎王。

吱——

突然一个急刹车,楚榆的头就这样撞到了副驾驶上。

而作为司机的夏星安看到元芩这副狼狈模样,娇柔做作的笑了笑,“哎呦喂,不好意思,我开车技术差多担待啊。”

楚榆皱着眉,抡起拳头就给夏星安的脑门来了一击。

“你神经啊。”

“你要死啊。”

“哥哥……”

坐在副驾驶的夏星溪红了眼睛,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他拉了拉夏星安的衣服。

“姐姐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气了。”

随后又看着元芩,“姐姐你跟哥哥道个歉,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我用不着她道歉,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蹬鼻子上脸。”

如果忽略那一击重拳,到没怎么从元芩脸上看到半分怒气,她继续靠着,斜视瞄了一眼,“看您说话这逻辑,直肠通大脑吧。”

“长得这么随机,话还这么多赶紧开车。”

说完又闭上了眼睛,夏星安深呼吸口气,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弄死这个丑女人,随后一踩油门,怒气冲冲的开着车。

书评(220)

我要评论
  • “打他&,难道

    “打他就打他还需要理由嘛,难道打人还要挑日子啊,我管他可不可怜,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 &很快又

    沈遇陈抬眸看了元芩一眼,很快又收了视线,乌黑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疏离。

  • 他的脖&他扔到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他人都&的蹲了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桀骜不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 都有点&看着元

    他们被这波操作吓傻了,说起话来都有点结巴,看着元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洪水猛兽般。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