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哗啦啦,天上的雨点像筛豆子似的往下直掉。小黑屋里的洞洞柒看不一直这样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拎着两条小短腿不停地得来回踱。【宿主大人,你没看见反派在被被欺负嘛?还不赶快去帮着。】“你是让我卸他们踢你的腿呢?但是打人的手?”元芩声音阴沉沉的小黑屋里的洞洞柒看不下去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拎着两条小短腿不停得来回踱步。。...

雨点哗啦啦,天上的雨点像筛豆子似的往下直掉。

小黑屋里的洞洞柒看不下去了,她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拎着两条小短腿不停得来回踱步。

【宿主大人,你没看到反派在被欺负嘛?还不赶紧去帮忙。】

“你是让我卸掉他们踢人的腿呢?还是打人的手?”

元芩声音阴沉沉的,吓得胖团一激灵。

【算了算了,还是听天由命吧。】

“……”

就在喘喘不安的心情下,一抬头就看到了元芩站了起来。

树下的少年们见雨越下越大吐了口唾沫之后,就怒骂着离开了。

她拿起边上的伞,慢慢悠悠往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沈遇陈趴在地上,身上已经湿透,目光混浊不堪,突然他感觉头顶有了遮挡。

元芩撑着伞俯下身子看着他,沈遇陈抬头两人视线在空气中碰撞。

沈遇到心里笼上一层愁云,袭过一阵揪心的疼痛。

而元芩则是淡淡看着他不言语。

她心想这个傻小子一定感动到哭了。

“你tmd到现在来救场就什么用。”他对着元芩怒吼,气得脸色发青。

“……”

愣住!

“我就看到你在那里嗑瓜子,戏好看吗?看得很爽?”

他怒睁着眼,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胀。

“……”

呆住!

“我们是盟友,你怎么这个样子呢?况且我今天挨这顿打是因为你。”

“……”

僵住!

这怎么跟她预料一点都不一样,难道不应该连哭带磕头的,承诺以后一定做个好人吗?

“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打你,毕竟我是先知嘛。”

“好啊你。”

他两眼喷火,把拳头握得咯咯响。

“我告诉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早晚有点弄死你。”

“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元芩慢慢勾起笑容,沈遇到他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

他现在还住在她家呢?

万一她给他穿小鞋怎么办?

“随你吧,你要是真把我弄死了,我就让你继承我那一毛钱的遗产。”

说着撑着伞慢慢悠悠往教室里走去。

“……”

气死我了!

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给大卸八块了。

他看着元芩的背影,像极了只愤怒的,随时准备扑上去咬人的美洲豹。

经过这么个小插曲,很快就到了放学时间。

到了傍晚出了太阳,地上雨水也干的差不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中午闹得不愉快的缘故,放学的时候夏家并没有派车来接。

“姐姐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夏星溪走上前,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

边上站在沉着脸的夏星安,很显然他看楚榆很不爽,而且对于今天学校里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

“溪溪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丑八怪白天那么对你,你居然还想送她回家。”

水灵灵的大眼睛适着聪明伶俐,此刻却带着不认同,乌黑的头发下,两条弯弯的眉毛,像那月牙儿。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姐姐她不是故意的,我相信姐姐她是善良的。”

“……”

吐了!

“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妹妹啊。”沈遇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楚榆边上,“你不会是夏家私生女吧。”

“……”

就你懂得多!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笑眯眯&着少年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朵上带&了个耳

    撞人的男生还特别横,他耳朵上带了个耳钉,头发有一撮是黄色的,就像是稻草一样。

  • 他跟我&兴偏要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较为偏&僻,大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