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快死啊。”元芩抬起头盯着他,气得差点儿原地就引发爆炸了。“我就吃你几块红烧肉而已,不至于咒我吧。”“并且是你说要请吃饭时的嘛,我也没吃够,又也没钱再去打一份,自然而然就夹你碗里的吃喽。”“……”元芩直接把筷子就砸在了沈遇陈身上,气得呼吸都就加剧,“元芩抬头盯着他,气得差点原地就爆炸了。。...

“你要死啊。”

元芩抬头盯着他,气得差点原地就爆炸了。

“我就吃你几块红烧肉而已,不至于咒我吧。”

“而且是你说要请吃饭的嘛,我没有吃够,又没有钱再去打一份,自然就夹你碗里的吃喽。”

“……”

元芩直接把筷子就砸在了沈遇陈身上,气得呼吸都开始加重,“老娘不打你,你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沈遇陈也是个机灵的,看出不对劲就开始往外跑。

楼梯口因为人江嘉禾的离开人群也都散开了,沈遇陈扶着楼梯快速下了楼。

元芩追到一半,突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她停住步子朝上一看。

有个陌生男人带着副眼睛,嘴里叼着雪茄,站在楼梯口正面无表情的盯着。

“北柠我有话跟你讲。”

“你是夏家人。”

元芩的语气是肯定的。

“是。”

男人点头。

“走吧,去三楼吧,正好我没吃饭呢。”

说着也不管男人什么态度,自顾自就往三楼走去。

男人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三楼包厢里,元芩也不客气点了一桌子菜,低着头大口朵颐。

而对面的男人则点起来一只雪茄,手放在桌子上有节奏敲打着。

“你……”

“包厢就这么大,里面还打着空调,请不要抽烟了。”

男人想要说点什么,就被元芩给截胡了。

“好,听你的。”

男人把烟掐灭之后,松了松领带,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

“我想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嗯。”

元芩嘴里包了满嘴的菜,边咀嚼边点头,她端起饮料喝了一大口之后,总算是把菜给吞了下去。

“你是想要我的肾还是心脏啊。”

她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等着对方的下文。

夏沂也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问,笑容瞬间僵住,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我接近你不是这个原因。”夏沂叹口气,显得有些无奈,“其实你是我妹妹。”

“你怎么说我是爹呢?”

对于元芩语气的恶意,夏沂像是没有听到般,他轻轻吸一口气,看着楚榆微微地笑。

“我有必要骗你吗?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家问一下你爸妈。”

“哦,然后呢?”

夏沂又被噎住。

“这样一来你就是星溪姑姑,星溪很长一段时间都呆在医院里,你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我还是觉得你想挖我心脏。”元芩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根本没有信夏沂的话,“叔,你演技太差了。”

夏沂嘴角的笑容有点保持不住,原本放在桌子上的手,也放到了桌子上面,紧紧握成拳。

她是你妹妹,你不能动手,要忍住了!

“我承认我有点小心思。”夏沂见楚榆油盐不进,继续让软态度,“认回你呢,也有点私心。”

“星溪除了心脏不好,肾脏也不好。”

“我明白了。”元芩了然的模样,“你是又想要心脏又想要我的肾啊。”

“不是。”夏沂蹙眉,“心脏病是天生的,我没有也无能为力。”

“但只要好好调养活到七八十没有问题的。”

“……”

书评(138)

我要评论
  • 走多远&上手里

    沈遇陈还没有走多远,就倒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就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根小臂粗的棍子。

  • 看天气&盖在了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 ,马上&这个人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 习班,&是不知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直接&少年,

    元芩二话没说,直接反手把他摁在了课桌上,她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找死啊小子。”

  • 去路,&驯的盯

    元芩加快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桀骜不驯的盯着他,像极了女流氓欺负良家少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