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嘉禾气急败坏,想对元芩动粗,虽然这么多人望着,终归是好,的吧想去最终决定放学时的时候堵她。元芩望着对方的小眼神,就明白他想做什么了,“我说你即使找人堵我,我也就怕。”“……”江嘉禾面色一沉,一瞬间会觉得脸上发热的很厉害,心中这点小九九被这元芩看着对方的小眼神,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我告诉你就算找人堵我,我也不怕。”。...

“……”

江嘉禾气急败坏,想要对元芩动粗,但是这么多人看着,总归是不好,想来想去决定放学的时候堵她。

元芩看着对方的小眼神,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我告诉你就算找人堵我,我也不怕。”

“……”

江嘉禾面色一沉,瞬间觉得脸热的厉害,心中这点小九九被这扒出来,实在是臊的慌。

不过对面这个丑丫头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有读心术嘛?

“嘉禾哥哥,你不会真的要堵北柠姐姐吧。”

夏星溪情绪平复的差不多了,眼泪也擦干净了,她走上前两步,怯生生的拉住了江嘉禾的衣袖。

随后又害怕的目光看着元芩,偷瞄一眼之后一眼又头低了下来。

“……”

这么会演嘛?

“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江嘉禾把手扯了出来,朝边上走了一步之后,看着夏星溪表情,心里有了几分决断。

“是。”

夏星溪微张嘴巴,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楚榆就帮她答了。

“姐姐没有欺负我。”

可是人家小姑娘可不管你说没说,直接开始掉眼泪洗了洗鼻子,像是收到了莫大的委屈。

“既然没有你哭什么?”

“……”

纳尼?

元芩一下子就愣住了,不仅是她就连哭哭啼啼的夏星溪也不可置信的抬头盯着他,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既然没欺负你,就不要哭了。”

“我……”

夏星溪撇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在上面吃饭,听到下面声音大就下来看看。”

“正好看到某只舔狗在对你动手动脚,还以为他欺负你呢。”

“后来你说是安昕怡欺负你,但安昕怡说罪魁祸首是这个丑八怪。”

“之后你又说丑八怪没有欺负你,可不就是你自导自演嘛。”

“哥哥……”

夏星溪心里委屈加深,明明她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

他们几个明明都是坏人为什么还要帮他们说话。

江嘉禾烦躁挠了挠头,露出嫌弃的表情。

“别哥哥长哥哥短的,我听到怪不自在的。”

“……”

噗!

元芩心里乐翻天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男主。

“对不起啊。”

江嘉禾十分敷衍了道了歉之后,就走到了安昕怡面前,他皱眉看着对方的脸。

“为什么尼每次都把脸霍霍成这样,真是难看到家了,这样盯就久了很容易做噩梦的。”

“我……”

安昕怡一时之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她喜欢了这么久男生终于跟她主动搭话了。

她激动的拿出纸巾擦着脸,目光一直停留在江嘉禾身上,笑得像个傻子。

“我马上擦掉,以后都不会化了。”

“其实你画不画对我来说影响不大,我又不会喜欢上你。”

“……”

元芩挑挑眉,事情到了这里也没大瓜吃了,她挤过人群又回到了原来的位子上。

沈遇陈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满嘴的油光,他放下筷子,“你这人好奇心就不能轻一点吗?”

“不能。”

元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红烧肉只剩下几块油肉了,表情瞬间垮掉。

书评(247)

我要评论
  • 师还没&但班里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一跤。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你跟我去补课,问东问西问那么多,神烦人。”

  • 的走出&住的是

    元芩不慌不忙的走出了小区,北柠住的是那种老式小区,地址较为偏僻,大多数住户都是老年人。

  • 这个人&就是反

    她翻了翻北柠的记忆,马上就知道这个人就是反派沈遇陈。

  • 瞄了元&直接绕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 &上不停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