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这样的。”夏星溪看见江嘉禾冤了卓少宇,立刻突然停住了哭泣,她拿帕子擦了擦眼泪。“也不是少宇哥哥惹哭我的。”“也不是他?”江嘉禾不解。“嗯嗯。”夏星溪咬着唇点了点点头,有意无意的往安昕怡的方向看了两眼,江嘉禾一瞬间明白了了。“安昕怡又是你。”江嘉禾夏星溪看到江嘉禾冤枉了卓少宇,立马停住了哭泣,她拿帕子擦了擦眼泪。。...

“不是这样的。”

夏星溪看到江嘉禾冤枉了卓少宇,立马停住了哭泣,她拿帕子擦了擦眼泪。

“不是少宇哥哥惹哭我的。”

“不是他?”

江嘉禾疑惑。

“嗯嗯。”

夏星溪咬着唇点了点头,有意无意的往安昕怡的方向看了两眼,江嘉禾瞬间明白了。

“安昕怡又是你。”

江嘉禾走到安大小姐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推了她一把。

安昕怡不可置信但抬起头,她如元芩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画着烟熏妆。

耳朵上带着跟江嘉禾一样的耳钉,眼眶微微泛红。

“我告诉过你,我很讨厌你,请你不要用这种方法引起我的注意。”

江嘉禾言辞依旧犀利,他皱着眉头,“这样的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

这个少年脑子可能瓦特了。

元芩蹲在最前面边看戏边喝着汤,还好她定力强,要不然嘴里的汤容易喷出来。

安昕怡也觉得委屈,把眼泪憋回去之后,可怜兮兮道,“嘉禾哥哥我没有,是她先过来找茬的。”

“我是看到你欺负人才抱不平的。”

夏星溪立马接上,她感到了冤枉,眼泪又开始往下掉。

“而且你还把少宇哥哥的脸画成这样,我只是路见不平而已。”

“不是我。”

安昕怡这才想到了始作俑者的元芩,扫了一圈之后,刚好看见了蹲在地上的准备逃走的某人。

“就是她。”

她指着楚榆的背影。

“就是她把少宇打晕的。”

“大妈,是他自己晕血昏过去的好吗?”

元芩见躲不过,直接面对四人开始硬刚。

真是什么事情都能扯上她,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吃瓜群众而已。

“就算我动手打他了又能怎么样?你打算qiang毙我啊。”

“你这个人说话怎么这个样子的。”

“就这样的,爱听不听。”

安昕怡眉头一皱,不知道怎么往下接,而卓少宇则是被元芩那一拳打出来心理阴影。

一句话不对就上来给你一拳,根本防不胜防啊,他把安昕怡护在伸手,恶狠狠的盯着。

“呦。”

江嘉禾则是不屑的打量着,眼里露出几分讥讽。

“你就是那个靠夏家关系进来的那个平民吧。”

“听说你在普通学校里成绩就不咋地,人长得也一般,怎么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狗叫嚣有什么用?真咬到人才算本事,靠夏家在这里耀武扬威,这叫狐假虎威。”

“……”

元芩阴沉着脸。

真的好想弄死他。

过了会,又勾起专业假笑,“确实是这样,看来等会我得去打个狂犬疫苗了。”

“你!”

江嘉禾没想到会被对方反将一局,气得胸口不停起伏。

在怼人方面元芩就没有输过,那些赢了她的,早就被她干掉了。

“别高兴太早,你依靠夏家靠不了多久的,早晚有一天你会被打成落水狗。”

“小伙子你很自信嘛?”元芩微微笑着,要是忽略她眼里的恶意,倒是会觉得她发自内心在笑,“估计是在某宝买的吧?”

“还有我的去留你就不要过多操心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奶奶呢。”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没有&,就是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你跟我去补课,问东问西问那么多,神烦人。”

  • 她低着&天很热

    她低着头踢着石子,八月的天很热,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树上的知了不停地叫。

  • 了,元&就这样

    周围其他人都要吓死了,元芩淡定的蹲了下来,就这样笑眯眯的看着,随后抬头看着少年的同伙们,“你们不打算说对不起嘛?”

  • 也不看&点摔了

    也不看前面是不是有人,把元芩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 了阴凉&,眼里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 兴偏要&会发生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