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番动静也好不容易闹醒了地上的卓少宇,他跌跌撞撞从地上爬了出来,用校服摸了一把脸。望着湿漉漉的衣服,随即又看见安昕怡手里的水瓶他除了什么不明白了的。登时他会觉得万箭穿心,但表情依旧镇静。他走进夏星溪递了一张纸巾给她,“切记跟昕怡一见识,她是说话的直看着湿漉漉的衣服,随后又看到安昕怡手里的水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番动静也总算吵醒了地上的卓少宇,他跌跌撞撞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校服摸了一把脸。

看着湿漉漉的衣服,随后又看到安昕怡手里的水瓶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顿时他觉得万箭穿心,但表情依旧镇定。

他走近夏星溪递了一张纸巾给她,“不要跟昕怡一见识,她就是说话直了些,没什么坏心眼的。”

“你不要被她骗了。”夏星溪拿纸巾擦了擦眼泪,“这个人很坏的,她刚刚把水直接就泼在你脸上了。”

“我知道啊。”

卓少宇点了点头,随后看着边上默默站在不曾出声的安昕怡。

“但圣樱中学的人都知道卓少宇喜欢安昕怡,所以无论她做什么,我都喜欢她。”

“少宇哥哥……”

“舔狗而已,说得那么好听。”

这是一个少年从三楼缓缓走了下来了,他嘴里叼着跟牙签,左耳带着耳钉。

他琥珀色眸子目光清澈,其中又藏匿着男孩少有的不羁。

元芩目光一挑,又解锁了新人物,本世界男主江嘉禾。

跟普通小说套路一样,江家是A市最顶流的家族,作为江家未来的继承人江嘉禾。

虽然经常逃课迟到早退,但是学习成绩总是能挤进前三。

江嘉禾刚从三楼下来,周围就想起来女生的尖叫声,楼梯口瞬间被堵的水泄不通。

原本坐在饭桌吃饭的人也变得寥寥无几,直奔楼梯口而去。

瞬间把元芩的视线给挡住了,看戏看不成了。

她嘴角八卦笑瞬间消失,扎堆什么的果然很讨厌。

元芩站了起来,端起桌子上的汤,也直奔楼梯口而去,沈遇陈则是无语的盯着她。

他可不认为这个怼人精看上了江嘉禾。

毕竟像他这么好看的男生,她都毫不留情的开口怼。

更何况像江嘉禾这样的长相没他好的男生了。

只见元芩端着汤举过头顶,边往里挤边嘴里不停念叨,“洒了洒了,汤要洒了啊。”

所有人纷纷让开了道儿,元芩没有费太大气力就找到了一个最适合吃瓜的位子。

“你也别哭了。”

江嘉禾怼完卓少宇,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直接塞进了夏星溪手里。

“不是所以好心都有好报的,你跟一只舔狗说那么多干嘛。”

“江嘉禾你tmd不要太过分了。”

卓少宇听到舔狗两个字瞬间火大了,直接拎着对方衣领。

两人目光就在在空气中碰撞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江嘉禾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推了一把卓少宇,骨骼分明的手指就这样指着他。

“不管你圈子多大,请好好跟我说话。”

“给你脸你得要,跟你说话那是客气,要是我真动起真格的,你恐怕就要完蛋了。”

“你就安心当一只舔狗不好吗?偏要欺负人家小姑娘。”

“我……”

卓少宇想要解释,但想到是安昕怡弄哭的之后就闭上了嘴巴,闷声打算自己抗下。

原本怼人女王安大小姐,自从江嘉禾一出来,低着个头躲在角落里默不作声,但是微微发红的脸颊还是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衣的少&年朝她

    元芩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朝她走过来,身材修长,光洁白皙的脸庞,浑身上下泛着迷人的光泽。

  • “我是&在帮他

    “我是在帮他好嘛,不要以小人之心度美女之腹,这样你会被我打死的。”

  • 有来,&,后排

    她到补习班的时候老师还没有来,但班里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后排的女生对着镜子化着妆,男生各种疯,在教室里跑来跑去。

  • 见到我&了一样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 &走多远

    沈遇陈还没有走多远,就倒在地上,而罪魁祸首就在边上手里拿着一根小臂粗的棍子。

  • 习班,&”

    “我让他跟我去上补习班,他不高兴偏要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

  • 头看了&他脸上

    元芩低头看了一眼草坪上的沈遇陈,又抬头看了看天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块白布盖在了他脸上,淡淡的对着昏迷的沈遇陈说了句不客气之后就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