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天气最很适合睡着了,听课学习多没意思啊,嘛她做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学霸,到时候肯定会太差。讲台上的老班看见刺头二号不闹了,也不斤斤计较睡着的事情了,望着讲台下来头不小的同学们压力山大。无可奈何这锅砸他头上了,没办法硬着头皮讲一直这样,谁叫他运气好呢,刚讲台上的老班看到刺头一号不闹了,也不计较睡觉的事情了,看着讲台下来头不小的同学们压力山大。。...

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睡觉了,听课多没意思啊,反正她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学霸,到时候绝对不会太差。

讲台上的老班看到刺头一号不闹了,也不计较睡觉的事情了,看着讲台下来头不小的同学们压力山大。

无奈这锅砸他头上了,只能硬着头皮讲下去,谁叫他运气不好呢,刚上任就被分到一班。

就这样元芩睡了一到中午,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要去吃饭了。

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的出了教室门,只有元芩伸了个懒腰,随后才慢慢悠悠的站起来。

“你倒是快一点啊。”

早在班级门口等待的沈遇陈有点不耐烦,他见到一班没有其他人之后,才皱着眉头走了进来。

“你是属蜗牛的嘛?行动如此缓慢。”

“我刚睡醒。”

元芩看着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缓步走出了教室,而沈遇陈则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

“你上课睡觉啊,我回去会告诉阿姨的。”

“随你。”

元芩瞄了他一眼,语气很平静,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

刚睡醒的元芩似乎不想搭理沈遇陈,一路上都没怎么怼他,不论对方怎么说话,她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圣樱是有名的贵族学校,食堂一共有三层,第一层就是普通人用餐的地方,比如就是像沈遇陈这种学习成绩好,但家境一般的学生。

这里的伙食相对来说比较实惠,二楼是贵族学生用餐的地方,这里的吃的都是米其林的手艺。

三楼嘛就是随意点菜的地方,要是觉得楼下的菜不好吃,就可以到三楼点菜去,好比就是下馆子。

到了一楼食堂之后,沈遇陈去窗口打菜,直接被元芩揪住了衣角。

“去二楼吧,我请你。”

到这时候元芩的咳嗽已经醒的差不多了。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虽然沈遇陈这么说,但还是很自觉的朝楼上走着。

嘴上说着客气话,但是身体很诚实嘛。

真是够够的了。

两人刚上二楼,就被人拦住了去路,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补习班的安昕怡,她边上站着个男生染着黄毛,嚼着口香糖。

男生不屑的盯着元芩,吹了个泡泡之后,轻蔑道,“听说你很牛叉新来的。”

元芩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耐着性子看着他们,“别惹我,不是你惹不起我,而是我看不起你。”

“丑八婆。”

男生也是个暴躁性子,抬起手伸出手指就这样指着她。

“劳资让你跟我家昕怡道歉,要不然就弄残你。”

“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夏家塞进来的,劳资的拳头可不认人。”

砰!

男生话刚落下,元芩一拳头就打在了他的鼻子上,顿时鼻血就流了出来。

他像是傻了般,抬手摸了摸,看到红色液体之后,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元芩。

随后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瞬间就昏了过去。

“……”

晕血嘛?

元芩也不管是真是假,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弯下腰就在男生的脸颊画了两个井字。

书评(286)

我要评论
  • “没有&烦人。

    “没有为什么,就是要你跟我去补课,问东问西问那么多,神烦人。”

  • 元芩二&话没说

    元芩二话没说,直接反手把他摁在了课桌上,她笑嘻嘻的看着少年,“找死啊小子。”

  • 瞄了元&直接绕

    沈遇陈瞄了元芩一眼,不想搭理,直接绕过她朝前面走去。

  • &他扔到

    说着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扔到了地上,少年趴在地上不停咳嗽。

  • &“以后

    “以后见到我绕道走,不要像活腻了一样,冲上来找打。”

  • 他拖到&都不带

    元芩弯腰拎起他的裤脚,把他拖到了阴凉地,拍了拍手,眼里的桀骜都不带掩饰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